【爱新觉罗·硕塞】爱新觉罗·硕塞简介

爱新觉罗·良弼字赉臣,生于满洲镶黄旗,是努尔哈赤幼弟的后裔,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是清末大臣、将领、宗社党首领。良弼曾任镶白旗汉军副都统,参与清廷改年制、练新军、立军学,反对起用袁世凯、反对清帝退位,组织“宗社党”等,被誉为“大清最后的希望”。1912年,良弼被彭家珍炸伤,两天后去世。人物生平 宗室之后 良弼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幼弟贝勒巴雅喇八世孙。祖上原系宗室,顺治年间七世祖巩阿岱以附睿亲王多尔衮故,被削爵、幽禁、黜宗室,直到嘉庆四年始命复宗籍,赐红带子。早年丧父,与母亲杭阿坦氏相依为命,从小接受正统的忠孝伦尚教育,侍母极孝。 留学从政 光绪三年,生于成都,及长,寄籍湖北。 光绪二十五年,由该省选送赴日留学,入成城学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光绪二十九年,由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第二期毕业回国,入练兵处。 光绪三十年,升练兵处军学司监督。 光绪三十一年三月,补军学司副使;八月,袁世凯延揽其为调充陆军第八标统带官。 光绪三十二年四月,回任军学司副使,并主持保定陆军学堂校务;同年新军在河南彰德举行会操,任北军审判长,其间充任考试陆军游学毕业生襄校官、提调官等职。 光绪三十三年八月,任陆军部军学司司长,兼参议上行走。 光绪三十四年十月,获选修订法律馆谘议官,参与编撰新律;十二月,授禁卫军第一协统领,实际负责管理禁卫军。宣统元年七月,清廷“从良弼等之建议”,仿日本参谋本部设立军谘府,以统筹全国陆海军事宜,军谘大臣载涛不谙军事,凡事皆以良弼为“谋主”;十月,擢升禁卫军训练大臣。 宣统二年二月,随载涛赴日、美、英、法、德、意、奥、俄八国考察陆军;同年秋,参与组织滦州秋操。 反对革命 宣统三年十月,武昌起义爆发后,良弼既反对起用袁世凯,又反对革命,冀图“以立宪弥革命,图救大局”;十一月,袁世凯进京出任内阁总理大臣,调冯国璋任禁卫军统制,良弼被夺去统领禁卫军实权;十二月,授军谘府军谘使,兼镶白旗汉军副都统。 遇刺身亡 1912年1月12日,良弼与溥伟、铁良等组织“君主立宪维持会”(俗称“宗社党”),反对南北议和与清帝逊位; 1912年1月19日,宗社党发布宣言,主张罢黜袁世凯,组建“战时皇族内阁”,由铁良任总司令,组织忠于清室的军队与革命军决战。 此时良弼的禁卫军协都统一职虽已被冯国璋接替,但在禁卫军中仍广有人脉,铁良更是久历行伍,在军中的影响大约仅次于袁世凯,因此宗社党声势不小。 26日,议事毕回家,在光明殿胡同家门口(今北京西四北大红罗厂街),遭同盟会京津保支部杀手彭家珍(四川武备学堂毕业生)向其投掷炸弹,被炸伤左腿。 良弼遇刺,并未即死,救治了两日,请日本军医做了截肢手术,但终于伤重身亡,临死前,良弼叹言:“炸我者,英雄也。我死,大清遂亡!” 1912年2月1日,以副都统阵亡例从优赐恤。良弼死后十余天,清帝逊位,抚恤之事无人再提。良弼家中并不富裕,只留下三个女儿,日子十分艰难。秋瑾好友、清末女杰吴芝瑛闻此,写就一篇言辞极为恳切哀怨文章,呈交有关部门,抚恤金一事,总算有了下落。爱新觉罗·良弼的女儿 良弼有三个女儿,他死后家庭困难,这三个女儿更是度日艰难。最后秋瑾的而好友吴芝瑛出头,写了一篇哀怨文章上交有关部门,清政府给良弼的抚恤金才有了着落。良弼是大清最后的希望 良弼死前说道:“炸我者,英雄也。我死,大清遂亡!” 良弼之死引起清室巨大恐慌,宗社党也做鸟兽散,袁世凯乘机威吓隆裕太后”称大势已去,如果革命军杀到北京,则皇室生命难保,而若同意让位,则可有优待条件。“在隆裕太后的哭声中,1912年2月12日,宣统帝溥仪颁布退位诏书,大清灭亡,此时距良弼之死仅隔半月。 但是良弼置身其间的清朝却早已是千疮百孔,显出风雨飘摇的衰颓气象,康乾盛世已成遥远梦忆。庆亲王奕劻父子站在袁世凯一边,对良弼行事多所掣肘。连铁良后来都对良弼多有微词,曾对人说良弼华而不实。如此看来,良弼在清室亲贵中的真实处境其实也不容乐观。 清朝的丧钟早已敲响,而良弼却装作充耳不闻。他想促成朝廷尽早采用君主立宪政体,转旋补救,以对抗共和革命。他的事业和人生最终因彭家珍的炸弹而仓促地画上了句号,成了清王朝退场之前的无谓牺牲。 最终,良弼留给世人评说的,不过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徒劳和带着一抹血色的悲凉……袁世凯为什么要杀良弼 良弼知道刺杀他之事绝不简单,长叹曰:“今日之害我者,即来日之夺国者。”他自知命在旦夕,于是口授遗折,称自己“举凡陆军章制、教育规划,靡不悉心赞划”。请清廷“尊重信条,实行宪政,以挽将倾之国势,而收已涣之人心”。29日夜,良弼在痛苦中死去,时年36岁。 坊间传言,良弼的最后身死与袁世凯有关。当良弼被炸之时,家人请日本医生抢救,良弼左腿被锯掉,手术情形良好,生命可保。韩锋在遗稿中说,良弼被炸后,到良宅慰问的新任民政部部长、袁世凯的心腹赵秉钧,推荐了一位中医,替良弼解除火毒,良弼服药后,伤处巨痛,辗转呼号而死。“外人传说袁世凯忌良弼枭雄,故买嘱医生,以对攻之药死之”。 真实情形究竟如何,恐怕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良弼之死,客观上非常有利于袁世凯的逼宫活动。梁士诒讲述其时隆裕太后的恐惧情形道:“良弼被炸之日,京师风云至急,入朝行礼后,隆裕太后掩面泣云:‘梁士诒啊!赵秉钧啊!胡惟德啊!我母子二人性命,都在你三人手中,你们回去好好对袁世凯说,务要保全我们母子二人的性命!’赵秉钧先大哭,誓言保驾。我亦不禁泫然。” 良弼死后,拥护清室的宗社党解体,2月12日清帝退位。2月15日,南京临时参议院选举袁世凯为大总统,辛亥革命的果实被篡夺,吴玉章甚至说:“袁世凯的逼宫竟因彭家珍刺杀良弼而获成功。”历史评价 良弼刚正傲骨,素有大志,以知兵而为清末旗员翘楚,不但是旗人中“崭新的军事人才,而且才情卓越”,参与了清末一系列振武图强的军事活动,“改军制,练新军,立军学,良弼皆主其谋”。尤注意延揽军事人才,举凡吴禄贞、哈汉章、沈尚谦、卢静远、章递骏、陈其采、冯耿光、蒋百里等无不延纳,与铁良等被称为清季干将。然其自负而傲上,惜才而厌庸碌,改革过激而得罪碌碌权臣,结果“颇为时忌”,“常以不得行其志为恨”,以独木支危厦何其难哉?

爱新觉罗·硕塞是皇太极的第五子,生母为侧妃叶赫那拉氏,满洲镶红旗。硕塞封爵和硕承泽亲王,曾随多铎攻陕州、击败李自成等人、击破明福王朱由崧、戍守大同、讨伐代州等,战功显赫。硕塞曾掌管兵部、宗人府,担任过议政王,于顺治十一年逝世,谥号曰裕。人物生平 从军入关 后金天聪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硕塞出生。硕塞出生不久,他的母亲,也就是皇太极的侧妃叶赫那拉氏就被其父皇太极赐给大臣为妻了。清崇德八年农历八月初九,皇太极病逝。不久,群臣议定由皇太极的第九子、六岁的福临登基,从此,清朝进入顺治时期。 顺治元年农历五月,硕塞由当时的皇太后孝庄作主,与轻车都尉费扬古的爱女那拉氏成亲。新婚不久,硕塞就随顺治进入北京,并被封承泽郡王。不过他在北京没有呆多久。 十月初一日,多铎受封定国大将军,统领将士南征,顺治帝派遣硕塞跟随多铎出征,攻打李自成的起义军,当时李自成一路惨败直奔潼关,并在潼关布置了重兵。黄河以南仍然是李自成的军队所占领着。 硕塞跟从豫亲王多铎率领大军直奔河南孟津,进攻陕州,大破李自成的部将张有增、刘方亮,李自成亲自前来迎战,又将其击败,大军进入潼关,硕塞击斩李自成的大将马世尧。李自成溃败之下率残部逃走到湖广。至此,硕塞和多铎平定了陕西李自成农民军的本营,并率军安抚河南。然后硕塞又随军南征南明弘光政权。 南征北战 顺治二年四月,朝廷因为诸王贝勒等人在军前奔波了很多时候,所以对他们都加以恩赐,硕塞被赏赐了团龙纱衣一套。五月十六日,硕塞跟从多铎率领清军进入南京,灭明弘光政权。自从硕塞出北京后连续击败农民军和明朝军队水陆马步敌兵一百五十多次,江南、浙江等地都被平定。招抚了明朝官员二百四十四名,马步兵三十一万七千七百名。十月,硕塞凯旋回京,顺治帝赏赐给硕塞黄金二千两,白银二万两,还有马具等物。 顺治三年,蒙古腾机思与其弟腾机特带领部众起兵反清,吴班代、多尔机思哈、蟒悟思、额尔密、克石达等部也各率所部叛奔喀尔喀车臣汗部。朝廷下令将外藩蒙古的兵马聚集在克鲁伦河,派豫亲王多铎为扬威大将军前去征讨。同时也命硕塞与之同行,前去参赞军务。到了那里之后,听说腾机思正在滚噶台进行专访,马上和豫亲王多铎率兵前去追击,两天三夜的时间才追上腾机思,腾机思不及准备结果被多铎和硕塞大败,清军俘获腾机思部落的官员和无数的牛羊牲畜。喀尔喀部土谢图汗的兵马见腾机思大败,在扎即喇布格地方迎战清军,硕塞亲自率领大军列阵大破喀尔喀部的土谢图汗。第二天,硕罗汗也前来迎战,硕塞再次亲率大军击破了他的军队。 顺治五年七月,硕塞奉命率领官军征剿天津的土寇,并将其歼灭。十一月,因为喀尔喀部落的两个楚虎尔行猎的时候进入了清朝的边界,硕塞奉命统兵驻防大同。这年冬天,大同总兵姜瓖占据大同反清。 顺治六年正月,山西的贼党刘迁攻打代州,占据了代州的外城,情形十分严峻。清章京爱松古、游击高国胜一共三百蒙古兵也都被围困。硕塞亲自率领大军前去救援,用竖梯攻城大破敌军,斩杀贼将郭芳迁,并为代州解围。又在德胜路与刘迁的七千援兵相遇,刘迁的援军距离清军三里地,硕塞扎营拒敌,并且亲自指挥作战击败了敌军的援军。多有战功,因此多尔衮晋升硕塞为亲王。 顺治七年,由于受到豪格事件的牵连,硕塞又被多尔衮降为郡王。 备受重用 顺治八年闰二月,顺治帝因为硕塞也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孙子,并且在清军入关的时候战功卓著,所以又将他晋封为和硕承泽亲王。三月,顺治帝命硕塞管理兵部事。十月,硕塞又担任议政王之职。从此备受重用。 顺治九年底,西藏宗教首领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喜措应顺治帝的邀请来京晋见,洪承畴对顺治帝说:“皇上为天下国家之主,不当往迎赖嘛。”他从儒家大一统的思想立场出发,指出皇帝代表的是国家中央政权,皇权高于一切,宗教必须接受皇权控制,皇帝亲自出边去会见一位被称为活佛的喇嘛显然不当。他认为派一员大臣代表皇帝前去迎入京师为宜。”顺治帝没有采纳洪承畴等汉大臣的意见,但是,洪承畴始终认为皇上亲往边外迎接一位活佛是不当的,后来洪承畴用“天象”来进谏顺治帝,顺治帝采纳洪承畴等人的建议,对迎接达赖的仪程进行一系列详尽安排部署。十月上旬,顺治帝派和硕承泽亲王硕塞出边外迎接五世达赖。硕塞奉命统八旗兵五千前往代噶迎接。在代噶,硕塞不但会见了西藏活佛,而且还与前来朝见活佛的喀尔喀蒙古的使者及漠南蒙古的上层贵族会盟。随后,他陪同达赖抵京。 在北京,硕塞同顺治帝、郑亲王济尔哈朗等人一道,盛情款待了来自西藏的客人。通过这一事件以及后来的册封达赖和顾实汗的事情,清朝实现了对西藏的间接统治。在这一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中,硕塞也是发挥了作用的。 此外,硕塞作为议政王,在维护清朝的政治的稳定方面,也发挥过一定的作用。 英年早逝 顺治十一年农历十二月初五日,硕塞病逝死于北京太平仓胡同他的王府中,年仅二十七岁。硕塞逝世后,其爵位由其长子博果铎承袭,并改号为庄亲王。康熙十一年八月,康熙帝为硕塞上谥号曰裕,是为承泽裕亲王。乾隆四十三年,乾隆帝定清朝开国铁帽子王,硕塞入选。恪亲王硕塞的生母 硕塞生母为皇太极侧妃叶赫那拉氏,历史上并没有过多记载。硕塞的子女 儿子 长子:庄靖亲王博果铎,硕塞逝世后承袭爵位为亲王,改号和硕庄亲王。雍正元年,博果铎逝世,时年74岁,予谥曰靖,无子。 次子:已革多罗惠郡王博翁果诺,顺治八年十一月初一日巳时生,母嫡福晋纳喇氏,议政大臣、轻车都尉费扬古之女;康熙五十一年二月二十日卯时逝世,年61岁。 三子:三等辅国温僖将军鞥额布,顺治九年六月十六日日午时生,母庶福晋。康熙二十年二月十五日未时卒,年29岁。 四子:随哈,顺治十一年十一月初三日亥时生,母庶福晋鄂尔铎苏氏,欢齐之女。顺治十四年三月初十日未时卒,年3岁。 女儿 和硕和顺公主,母嫡福晋纳喇氏,顺治五年八月二十二日生。后抚养宫中。顺治十七年封和硕公主,时年13岁,嫁给平南王尚可喜之七子尚之隆。尚之隆官至领诗卫内大臣。后来被封为和硕和顺公主。康熙三十年十一月去世,时年44岁。硕塞故居 庄亲王府初称承泽亲王府,南起太平仓胡同、北至群力胡同、东起西黄城根北街、西至西四北大街、新街口南大街。面积之大,列各王府前列。庄亲王府作为清初八家“铁帽子王”之一,与清朝相始终,共有亲王十三位(包括追封一位、革爵两位)。 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对庄亲王府进行报复性破坏,大部分变为废墟。北洋上将李纯购得该府,兴建住宅区。后因打通干道,新开辟的平安里大街即穿原庄亲王府区。人物评价 《清史稿》:“国初开创,栉风沐雨,以百战定天下,系诸王是庸。“ 李放:“秀润天成,无尘世气”。

爱新觉罗·福全是顺治帝的次子、康熙皇帝的兄长,生母宁悫妃董鄂氏,与康熙帝感情甚好。福全曾授抚远大将军,与爱新觉罗·常宁分道讨噶尔丹,大败叛军噶尔丹,深得康熙器重。1703年,爱新觉罗·福全病逝,享年50岁,康熙帝对福全思念不已。人物生平 福全幼时,顺治帝问其志,他说:"愿为贤王。"康熙六年正月封裕亲王,命与议政。 康熙二十七年,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依仗势力强盛,勾结沙俄,制造分裂,次袭了喀尔喀部;二十九年又进扰内蒙古乌朱穆秦。 清政府决定回击噶尔丹,康熙帝命福全为抚远大将军,出古北口;又令顺治帝第五子常宁为安北大将军,出喜峰口;分道进击,共讨叛逆。出征前,在紫禁城太和殿敕印,康熙帝亲自送出东直门,还按福全所请求,调大同镇马兵六百、步兵一千四百从征;又令理藩院派蒙古大军助战,还指派宫中得力的内大臣阿密达等人出塞,各率所部与福全会师。不久,康熙帝亲自出塞督战,详细分析了敌情,告与福全:大军临近敌兵,应侦察清楚对方情况;设法笼络住噶尔丹,使他不生异心;等盛京、乌拉、科尔沁各部大军赶到,全歼叛军。 福全接到康熙帝的信,马上采取行动,特派济隆等人带着书信,赶上一百只羊、二十头牛去敌营,先稳住噶尔丹。福全派出济隆之后,见协助作战的阿密达等大军到达,立即把所有部队调配为三队,准备出击。康熙帝也亲自部署战术,分为前队、次队、两翼,向噶尔丹部进发。八月初,在赤峰附近乌兰布通与噶尔丹部厄鲁特兵相遇。黎明出发,黄昏接火,在山下鸣枪响炮,展开了一场空前激烈的战斗。开始时,厄鲁特兵士依仗天险,在隔河的密林中布阵阻击;又在高岸上把一万多头骆驼捆住卧地,驼背上搭上箱垛,盖上浸湿的毡子,摆成一条掩体防线,称为"驼城";厄鲁特主力部队从"驼城"垛隙放枪射箭,进行顽抗,使清军伤亡惨重。 为转变战局,天昏黑时福全命清军左翼自山腰插入,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打得敌军狼狈逃窜;右翼在河岸泥淖处拼死硬攻,终于攻入"驼城",大败厄鲁特军。这次著名的战役得到康熙帝的嘉奖。噶尔丹虽遭惨败,并不死心,又派人至清军大营前索取土谢图汗等人。福全毫不退让,斥责噶尔丹入侵无理,将来人造回。第二天,噶尔丹部胡士克图率弟子七十人来游说,并让济隆陪同;他们先承认错误,再为侵入境界找借口,福全针锋相对,驳斥了说客。他说:即使土谢图汗有罪,皇帝自会处理,不能光听信噶尔丹一面之词就来要人;而且谁能保证噶尔丹不会乘机侵扰我境内的人民呢?济隆表示;保证噶尔丹不敢妄行。福全准许了济隆的请求,下令各路大军暂不追击,放来人回去。福全当时分析了形势,认为各路大军还没会合,据险逞凶的厄鲁特部已被击溃,先争得时间让自己的士兵养精蓄锐,等盛京大军来会师时再与噶尔丹决战,全歼残敌。康熙帝对福全的战略部署很不满意,批评他坐失战机;噶尔丹派人游说的用意是缓兵再战之计。福全经康熙帝的指点,认识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即派侍卫吴丹等人与济隆一道去追赶噶尔丹,当面辩理,噶尔丹理屈词穷,只好跪在威灵佛前叩头发誓,低头认输,还派了使臣拿着奏章和保证书前来请罪;表示愿意撤出边境,听从发落。康熙帝虽然应允了噶尔丹所请,仍告诫福全要加强防备,噶尔丹是个十分狡猾的人。 十月初,福全所派侍郎等人传信给噶尔丹,逾月未归,他估计噶尔丹早已出边逃循,且当时军中粮草不足,只能维持几天,鉴于此,便自作主张,下令回师。部队归至康熙帝军中,康熙帝对福全不请示就自行撤回十分不满,决定先回京再议罪。康熙帝先行回京,福全等留后。福全又将侦察噶尔丹行踪的情报送交康熙帝过目,叛敌确实出边,也-一认了罪。康熙帝当即命福全还师京城。十一月福全至京,队伍止于朝阳门外。康熙帝指责福全不遵从命令,自行其事,还让皇长子胤禔出面作证。福全没有争辩,他流着泪说:"我复何言!"全部领了罪。王大臣等共议福全的错误,应免去爵位,罚俸三年,撤三佐领,还取消了议政权。 噶尔丹败逃后,派人到莫斯科向沙皇提议缔结同盟。但沙俄当时无力出兵参战,只是派人到噶尔丹那里进行阴谋活动。康熙三十三年,噶尔丹再次要求清朝把当年被他打败后投奔清朝的土谢图汗等人送交给他处置,并煽动内蒙古诸部背叛清朝;第二年又率兵侵入巴颜乌兰大肆抢掠。康熙三十五年,康熙帝又挂帅亲征,福全亦随上迎敌,也一次彻底击败了噶尔丹。第二年,康熙帝第三次亲征到宁夏,追歼残敌,噶尔丹在众叛亲离、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服毒自杀,时年五十四岁;部下将他的尸首送交清军,投降清朝。 康熙四十二年福全生病,康熙帝亲临其府内看视。后来康熙帝出巡塞外,得知福全病重,特命随行诸皇子策骑还京看视。六月二十四日福全病故,终年五十一岁。康熙帝赶回京都,亲自祭奠;出殡时又亲往福全王府,恸哭不止。命御史罗占在黄花山为福全监造坟莹、建碑,规定除常年祭祀外,另有加祭。 福全自幼与康熙帝共同孝敬祖母孝庄文皇后,每次陪同祖母出游时,这兄弟二人总是前引后扈,祖母病重时他俩又精心护理,直至孝庄文皇后奉安,弟兄之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福全死后,康熙帝特命画工精绘一张像,为康熙帝与福全并坐于桐荫之下,示手足同老之意。康熙帝以此图寄以衷肠,表示了对福全的思念之情。爱新觉罗·福全的母亲 清顺治皇帝宁悫妃董鄂氏,长史喀济海女。初为世祖庶妃。顺治十年癸巳七月十七日丑时生皇二子裕宪亲王福全,康熙十二年十二月初四,尊封为皇考宁悫妃。康熙三十三年甲戌六月二十一日薨。福全为什么没当上皇帝 皇太后坐在顺治的病床前,多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说:你为女人死我不想说你什么,但是你得选好继承人啊。这顺治帝想想有理,就跟皇太后来分析。首先,这康熙的生母地位要比福全高;再来这福全懦弱,胆小怕事,没有这个魄力镇住全场啊。最后,他俩就征求了汤玛士的意见。 汤玛士说:这康熙得过天花了,以后不会再得;而这福全没得过,以后还是有这个风险的。所以这身体上是康熙胜了。皇太后和顺治想想觉得在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福全不是皇帝了。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新觉罗·硕塞】爱新觉罗·硕塞简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