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载澄】载澄的福晋

爱新觉罗·阿巴泰,满洲正蓝旗,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与庶妃伊尔根觉罗氏的儿子,清朝开国元勋。阿巴泰曾征讨东海窝集部乌尔固辰、穆梭二路,征讨扎鲁特部,攻克杏山,攻破蓟州等州县,被封为多罗饶余郡王。顺治三年,爱新觉罗·阿巴泰逝世,后追谥为“敏”。人物生平 少年时代 阿巴泰的母亲伊尔根觉罗氏,万历十四年与努尔哈赤成亲,是他的第七房妻子。伊尔根觉罗氏出身一般,生前没有受过努尔哈赤的宠幸,死后也没获过任何哀荣。她连生卒年月都没有留下,在清朝史书中甚至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阿巴泰母亲地位较低,直接影响到他日后在诸兄弟中的排位。不过,因为在年龄上的优势,阿巴泰比诸弟较早参与征战,较早建功立业,所以努尔哈赤对他还是比较器重的。 万历三十九年,年仅23岁的阿巴泰第一次奉父命率军远征。当时,北方宁古塔地方(今黑龙江省宁安县一带)的首领僧格、尼喀礼到努尔哈赤居住的赫图阿拉城进贡,努尔哈赤赠给他们铠甲40副。从赫图阿拉至宁古塔,路途遥远,僧格、尼喀礼携铠甲行至绥芬路(今黑龙江绥芬河流域),被乌尔固宸(在今俄罗斯境内比金河一带)和穆棱(今黑龙江省穆棱河流域)二地的部落抢走。努尔哈赤几次派人追索未成,便派遣阿巴泰和大将费英东、安费扬古率兵一千攻取乌尔固宸和穆棱二地。这是阿巴泰参加的第一次远征。 这次远征,对青年阿巴泰来说,无疑是一次难得的历练。从此,开始了他30余年的戎马生涯。 天命三年,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誓师征伐明朝,阿巴泰随征。攻克抚顺城时收降明游击参将李永芳。李永芳官职虽低,却是第一个公开投降后金的明将。努尔哈赤极力笼络,授予他三等副将,统辖抚顺降民,并将阿巴泰的女儿嫁给他。此后,李永芳对内对外称“抚西额驸”,竭尽忠诚报效后金。李永芳的9个儿子,后来都做了清朝的高官。 天聪时期 天命十一年九月,皇太极继位之初,封赏诸贝勒并赐宴。赴宴的诸贝勒中,地位最显赫是代善、莽古尔泰、阿敏、阿济格、多尔衮、多铎、岳讬。阿巴泰虽已38岁,因只是个贝勒,座位排在了诸和硕贝勒以下。眼瞅着诸弟侄觥筹交错、开怀畅饮,他深感脸上无光,心中郁闷不乐。回到府第,不禁对属下大发牢骚:“今后我再不赴宴!”“战则我披甲胄而行,猎则我佩弓矢而往,赴宴而坐于子弟之列,我觉可耻。”努尔哈赤生前,有蒙古亲戚来访,阿巴泰曾与四大贝勒一起出见,如今随着诸弟侄逐渐长大,自己的地位每况愈下。皇太极听到他的牢骚话,未予理睬,只命臣属做些说服工作。谁知阿巴泰的怨气不仅没消,反而越来越大。 天聪元年十二月,皇太极因为蒙古察哈尔部首领昂坤杜棱归附后金,所以在盛京皇宫八角殿设大宴,召诸贝勒做陪,阿巴泰拒不参加,借口是“没有像样的皮裘可穿,皇上原先赐的皮裘已改制成两件,给儿子们穿了”。实际原因是“出席宴席,如果座位于小贝勒之列,感到很羞愧!”。皇太极听了,大为不满,说:“如果阿巴泰怨恨我自己,还可以姑息宽容,现在他蔑视诸子弟,我怎么可以再宽容他?”随即把阿巴泰的话转告给诸贝勒,集合起来讨论对阿巴泰的处理。大贝勒代善首先教训阿巴泰:“你在此之前连与五大臣一同议事的资格都没有。德格类、济尔哈朗、杜度、岳讬、硕讬,早已参与议政,你却不在其中。因你在诸弟之列,父汗拨给你六个牛录的属民,才有了贝勒的身份。今天你想欺侮谁?阿济格、多尔衮、多铎都是父汗分给全旗之子,诸贝勒又比你先入八分之列。你今为贝勒,心犹不足,想与三大贝勒(指代善、莽古尔泰、阿敏)并列,扰乱朝政。如果你当了大贝勒,岂不更生称汗的念头吗?”在诸大贝勒的齐声斥责中,原先理直气壮的阿巴泰显得狼狈不堪,只好低头认罪,甘愿受罚。这一次,他被罚了雕鞍马、素鞍马各八匹,甲胄四副。 天聪二年,阿巴泰与岳托、硕托一起攻打锦州,明军退守宁远,阿巴泰等人率兵攻克了明朝的二十一墩台,摧毁锦州、杏山、高桥三城后退军回师。 天聪三年,阿巴泰跟从皇太极大军伐明,从喀喇沁波罗河屯行七日,偕同阿济格率左翼四旗及蒙古军攻打明朝龙井关,在夜半的时候攻克。明将易爱从汉儿庄领兵来救援,阿巴泰率军进攻并且斩杀了他,顺势又攻取汉儿庄。当时皇太极攻克洪山口,逼近遵化,打败明军山海关援兵。再领军趋近通州,明总兵满桂、侯世禄屯兵顺义,阿巴泰偕同岳托击败他们,俘获了千余匹战马、一百匹骆驼,顺义城也被攻下。当时袁崇焕、祖大寿的二万士兵屯守在北京广渠门外,阿巴泰偕同莽古尔泰率领军队攻打他们。后听闻明军在右方向有伏兵,诸贝勒率军入隘后必定趋向右方,如果在中路突破的话,就和逃避敌人同罪。豪格军趋向右方,并且打败了明朝的伏兵,转战至北京城下。阿巴泰却从中路出军,虽也破明军,应当和豪格的大军回合后再停止攻击,诸贝勒商议违约之罪,阿巴泰应当被削去爵位。皇太极却指阿巴泰并非怯懦,只是要照顾他的二子,才与豪格失约,决定对阿巴泰宽容处理不加罪于他。阿巴泰率大军至通州,焚烧明朝的舟楫,并攻打张家湾。而后跟从皇太极到达蓟州,从山海关方向来的五千明军杀来,阿巴泰奋起攻打,围歼明军。 天聪四年,阿巴泰跟从皇太极围攻永平,与济尔哈朗一起斩叛将刘兴祚。皇太极再命阿巴泰守永平。明军攻打滦州,阿巴泰偕同萨哈廉开赴救援,明军被打退后他们也跟着撒退了。 天聪五年,皇太极仿照明朝制度设立六部,阿巴泰奉命执掌工部。他的工作多有疏漏,使皇太极大失所望。皇太极批评说:自设六部以来,礼、刑、工三部办事多有缺失,至于工部更不及他部。这都是贝勒才短,承政(当时各部最高长官称“承政”,即后来的尚书)疏忽,启心郎(辅佐贝勒、尚书的官员,后裁撤)怠惰所致。 对阿巴泰来说,栉风沐雨的军旅生涯,刀枪剑戟的阵前厮杀,是他人生的主旋律,而在衙门中正襟危坐,应对烦琐的公务,却令他英雄气短。工部负责工程建筑,少不了销算各种账目,这令阿巴泰感到头痛。他甚至连工部的衙门都懒得去,至多在府第中敷衍了事。皇太极的批评,说明阿巴泰在工部少有建树,很不称职。 天聪七年,阿巴泰奉命修筑兰磐城,皇太极赐给他御用蟒衣一袭、 紫貂皮八套、马一匹。六月,皇太极向大臣们询问,打明朝、朝鲜、察哈尔这三个地方,先打哪个。阿巴泰请求先讨伐明朝。八月,阿巴泰率军攻打山海关,俘数千人后退兵。皇太极迎接并慰劳他们,但是责备他不肯深入进军。 天聪八年,跟从皇太极大军出征宣府,到达应州,阿巴泰攻克灵丘和王家庄两地。 倍受冷落 崇德元年四月,皇太极称帝改元,定宗室世爵,幼弟多尔衮、多铎及子侄辈的豪格、岳讬都晋封亲王,阿济格也晋封为郡王。阿巴泰年齿徒长,仍封贝勒爵,只是在贝勒爵位前加上了“饶余”的美号,以示差异。与亲王比,贝勒爵位整低了两级。对此,他心怀芥蒂,对皇太极总有抵触。 崇德三年,皇太极讨伐喀尔喀,阿巴泰与代善留守,阿巴泰修筑辽阳都尔弼城,再次疏通盛京至辽河的道路,道路宽有十丈,高三尺,两边修筑了濬壕。多尔衮率军攻打明朝,以阿巴泰为副将,从长城口进入,越过明都北京趋近涿州,直抵山西。又向东直至山东临清,攻克济南。并且攻打天津、迁安,出兵青山关后退军。回到盛京被赏赐马二匹、银五千两。 崇德四年,阿巴泰偕同阿济格攻打锦州、宁远。 崇德五年,阿巴泰偕同多尔衮在义州屯田,分兵攻克锦州城西九台,收割其稻禾;又攻克小凌河西二台。偕同杜度伏兵宁远,截断明军运道,夺米千石。移师打败明军杏山、松山兵马。当时大军连番围锦州,阿巴泰屡次在松锦之间来回行军。 崇德六年,阿巴泰以跟从多尔衮离着锦州三十里的地方为营,以及遣士卒私自回家的罪过,论罪削爵,夺去所属户口。皇太极下诏宽恕,只罚银二千两。再跟从皇太极大破洪承畴十三万援兵。 崇德七年,锦州出降,偕同济尔哈朗一起围攻杏山,攻克后还守锦州。论功行赏时,赏赐蟒缎七十匹。同年十月,阿巴泰率军讨伐明朝,内大臣图尔格为副将。大军自黄崖口进入明朝边境,在蓟州打败明将白腾蛟等人,并连续攻破河间、景州。趋近山东兖州,擒斩明鲁王朱以派等人。并分兵到达山东莱州、登州、青州、莒州、沂州等地,向南直至海州。回军时攻打河北沧州、天津、三河、密云。一共攻克八十八城,逼降六城,俘虏三十六万人,掠得黄金一万二千两、白银二百二十万两。 崇德八年五月,全师退军回师,皇太极派遣济尔哈朗、多尔衮等于盛京郊外三十里迎接阿巴泰大军,并赏赐白银万两。 皇太极在位的18年中,阿巴泰因各种过失受到的处罚不少于10次。耐人寻味的是,他虽屡屡被罚,只是罚银、罚物,银子固然赔了不少,却从来没有受过降爵或削爵的重惩。原因在于:其一,阿巴泰一生小错不断,大错不犯;其二,他出身偏房,长期被排斥在最高权力核心以外,这反而成全了阿巴泰,一次次骨肉相残的争斗,从来没有波及到他。其三,他身经百战,战功卓著,在朝中享有很高声望。其四,对这位爱发牢骚的兄长,皇太极不能不有所宽容。当然,皇太极的宽容是有限度的,比如他对桀骜不驯的大贝勒阿敏、莽古尔泰就不讲宽容,而是毫不留情地把他们置于死地。他对阿巴泰网开一面,是因为后者既出身偏房,又有勇无谋,对他从来构不成威胁。 晚年逝世 顺治元年四月,晋封为多罗饶余郡王。 顺治二年正月,阿巴泰统率左右两翼出兵镇守山东,剿灭满家洞土寇后再退兵。满家洞为活跃在山东嘉祥一带的抗清武装,他们挖遍地洞,出没其中,形成一定声势。清军用土石塞填地洞,攻破十几处。继而阿巴泰派遣都统准塔击败驻扎在徐州一带的南明军队,积极准备南下。 顺治三年三月二十五日,阿巴泰病逝,终年五十八岁。 康熙元年,被追封为和硕饶余亲王,赐谥号曰敏。乾隆十九年入盛京贤王祠。阿巴泰的后代 长子:固山贤悫贝子尚建 次子:固山温良贝子博和托 三子:博洛(1613—1652年),清朝入关前即参与作战,功封贝子。随摄政王多尔衮攻入北京,他率军连续攻克浙江、福建、广东。顺治九年逝世,时年40岁 四子:岳乐(1625—1689年),初封镇国公。顺治三年从肃亲王豪格入四川,积军功封贝勒,改号安郡王。在荡平“三藩”的战争中立有大功 五子:和度 长女:嫁李永芳 次女:嫁英俄尔岱阿巴泰的故事 两次违抗皇太极 阿巴泰有一女长得楚楚动人,到了出嫁年龄,皇太极命将她嫁给外藩蒙古,阿巴泰执意不肯。皇太极不好强迫,又令嫁给本国大臣,阿巴泰仍不从命。清朝有一项恪守了几百年的老规矩:宗室王公子女婚配,不得由父母自作主张,而必须由皇帝或皇太后(如慈禧太后执政时代)指定,这就是所谓的“指婚”。阿巴泰依仗是皇太极兄长,两次违旨,难免会招致皇太极的不满。 受制于妻被逼离婚 阿巴泰的福晋迷信萨满,尽管皇太极谕令在先:全国臣民,禁止萨满跳神问卜求医。她却私下派官员找到萨满,请她为自己的宝贝女儿占一卦,嫁给国人与外藩蒙古,究竟哪个吉利?阿巴泰明知这样做违法,也不加阻拦。这件事很快被阿巴泰家的三个仆人举报。刑部拟定:福晋擅自择嫁,遣官问卜,不守妇道,与其女俱应论死;阿巴泰屡违帝命,私庇福晋,全无家法,应革爵,罚银一千两;萨满及不吐实情的使女、太监,俱应处死。最后还是皇太极给阿巴泰留了点面子:阿巴泰免革爵,罚银一千两;其福晋免死,由其子博洛赡养;其女也免死,择婿嫁之;不吐露实情的使女、太监,仍处死。 阿巴泰长年征战在外,出生入死,每回到家中,才能享受短暂的天伦之乐。他珍惜家庭的生活。在战场上叱咤风云,在家务事上却做不了老婆的主。所以在他的罪名中就有了“受制于妻”一条,就是“惧内”。妻子被勒令交给儿子博洛赡养,实际是强制阿巴泰与她离异。阿巴泰真算得上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人物评价 皇太极:“尔自谓手痛不耐劳苦。不知人身血脉,劳则无滞。惟家居佚乐,不涉郊原,手不持弓矢,忽尔劳动,疾痛易生。若日以骑射为事,宁复患此?凡有统帅之责者,非躬自教练,士卒奚由奋?尔毋媮安,斯克敌制胜,身不期强而自强矣。”

爱新觉罗·载澄别称“澄贝勒”,是恭亲王奕訢的长子,生母为嫡福晋瓜尔佳氏,被封为郡王衔贝勒。载澄出身显赫,又接受过良好教育,在诗文方面也颇为出色,奈何人品堪忧,连父亲都恨不得他早点死。载澄家中只有一个嫡福晋,连小妾都没有,却喜欢四处偷情,以至染了性病不能生育;甚至带坏同治帝,带着他寻花问柳,依然我行我素。载澄年仅28岁就去世了,结束了荒淫荒唐的一生。人物生平图片 1载澄 恭亲王奕訢第一子。母为嫡福晋瓜尔佳氏,大学士桂良之女。 生于咸丰八年八月初六日生。 咸丰十年正月封为辅国公。 同治元年正月演员戴三眼花翎;七月,晋封多罗贝勒。 同治七年三月加恩在上书房读书。 同治十一年九月赏食贝勒全俸。 同治十二年正月在内廷行走,赏加郡王衔。 同治十三年二月赏穿黄马褂;七月,革去贝勒、郡王衔;八月,赏还贝勒、郡王衔。 光绪四年三月,补授内大臣。 光绪五年三月,赏食贝勒双俸;十二月,补授正红旗蒙古都统。 光绪六年正月,派任专操大臣;九月,派任备查坛庙大臣。 光绪七年正月,管理右翼近支第二族族长事务;四月,管理正白旗觉罗学事务。 光绪九年十二月,补授管宴大臣、管理值年旗大臣。 光绪十一年六月初十卒,年二十八岁。载澄的福晋子女图片 2载澄 嫡福晋:费莫氏,费莫·文煜之女。载澄家里只有一位福晋,却没有姨太太。那位福晋也因和贝勒不合,终年住在娘家的时候多。 养子:爱新觉罗·溥伟,本系郡王衔多罗贝勒载滢第一子。因载澄死后无子,溥伟便被过继给载澄。载澄和载滢 载澄和载滢都是恭亲王奕䜣的儿子,载澄是载滢同父异母的哥哥。载滢著有《世泽堂遗稿》3册传世,哥哥载澄曾为他的作品写序。载澄去世后,因为没有子嗣,故而将载滢的长子爱新觉罗·溥伟过继给他。载澄和同治图片 3同治帝 载淳与载澄一为君一为臣,毕竟是亲叔伯兄弟,两人年龄接近;载澄自幼在宫内上书房伴读,与载淳气味相投。长大后,载澄经常出没于声色犬马之地,见多识广,常把外间的奇闻趣事绘声绘色地讲给小皇帝听。载淳亲政后,禁不住诱惑,仍常与载澄微服出宫,与他到娼楼酒馆宵游夜宴,寻花问柳。奕䜣虽知情,又不敢张扬,使皇帝蒙羞。故借口载澄诱抢族姑一事,下令把他关入宗人府的高墙内,意在永久监禁。不想奕的福晋去世,载澄乘机向慈禧太后请求:“当尽人子之礼,奔丧披孝。”儿子给母亲尽孝,这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太后特旨放出,载澄原形毕露,依然故我。人物评价 载澄天资聪颖,自幼受到良好教育,喜读书吟诗,虽未及三十而陨,已有不少成熟的诗作。 同父异母弟载滢曾为他写序文:“兄以皇孙之贵,秉光明俊伟之资,其习威仪,博材艺,精骑射……兄自束发受书,过目即能成诵。喜为诗,叉手而成。” 不过,载澄是个典型的公子哥,人们评价道:“奕?有四个儿子,老大载澄,老二载滢,老三载浚,老四载潢,各个吃喝嫖赌兼抽大烟。老大载澄最坏,不仅自己坏,还带着小皇帝载淳出去一起坏,逛窑子让载淳染上花柳病不治而亡。载澄也染上了性病,不能生育,死后过继载滢的儿子溥伟为子。这倒便宜了溥伟,载澄是恭亲王奕?的长子,有继承家业和王位的资格,奕?死后,溥伟就成了第二任恭亲王。”

爱新觉罗·德格类是努尔哈赤与继福晋富察氏的儿子,封爵多罗贝勒,英勇善战,曾与阿巴泰征讨喀尔喀蒙古扎鲁特部、攻克海州、出征锦州归化旅顺口等地、跟从皇太极讨伐明朝,战功赫赫。德格类曾掌管户部事宜,于天聪九年逝世,同年,姐姐莽古济被皇太极处死,德格类被追削贝勒爵位,康熙五十二年得以恢复宗籍。人物生平 少年时代 万历二十年十一月十三日,德格类出生于建州女真佛阿位城,他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第十子,生母是富察大福晋。早年被封为贝勒。后来被授予台吉的称号。 天命六年,后金军攻击明朝辽东奉集堡,大军将要回师的时候,有一名士兵指出明军的所在,德格类偕同贝勒岳托、硕讬攻击他们,击败明将李秉诚。然后德格类又和台吉寨桑古一起巡视三岔河桥,到达海州(今辽宁省阜新市海州区),海州城中的官员张乐舁抬着轿子迎接德格类等人,德格类命令后金士兵不要扰民,不要抢夺百姓的财物,还不能住在城上,不能进入民居。第二天,派遣巡视三岔河的人回来禀报桥被毁坏而且没有船可以渡河,于是率军回去。 天命八年,德格类和贝勒阿巴泰一起讨伐喀尔喀扎鲁特部。天命十一年,又跟从代善讨伐喀尔喀扎鲁特部。 随军征战 天聪三年,德格类和济尔哈朗、岳托、阿济格等再次攻打明朝的锦州和宁远,烧毁了明军囤积在那的所有物资粮食,而且还抓获了许多的明军士兵,为皇太极大举攻明创造了条件。根据功劳被封为和硕贝勒。 天聪四年,德格类与阿敏留守盛京。三月曾赴辽河边迎接皇太极及诸大臣还京,互行抱见礼。四月,德格类幼子夭亡,皇太极亲来慰问。 天聪五年,皇太极初设六部,各贝勒掌管各部,德格类奉命掌管户部。后跟从皇太极围大凌河,农历八月一日,皇太极设筵款待前来参战的蒙古军,然后再次申令军纪,并兵分两路,一路由德格类、岳托、阿济格率兵两万,经义州屯住于锦州和大凌河之间,切断锦州与大凌河的联系。皇太极亲自率大军经黑山、广宁从正面压向大凌河城。二十七日,明军派4万人由锦州行趋大凌河,距城7.5公里时被后金兵发现。当时皇太极及大贝勒代善、莽古尔泰、德格类等总兵力不及2万人,皇太极考虑如等后金重兵到来,必然失去战机,遂决定与明军对阵。当时,明马、步兵合营,四面布列大小枪炮,沉着应战,皇大极率后金军两翼骑兵列阵。德格类率师策应皇太极,击破了明监军道张春的军队。十月,祖大寿因为城内粮绝而投降后金,德格类偕同阿巴泰等伪装成明军袭击锦州,收获非常大。 大凌河之役后不久,皇太极批评莽古尔泰的军队不听号令并且贻误军机,莽古尔泰不服,双方发生了争执。十月二十日,皇太极指责莽古尔泰所部。莽古尔泰手按佩刀,怒视皇太极,大声吵闹。德格类见同母兄这样做大事不妙。上前斥责其兄道:“放肆,你这不是大逆不道吗?”接着抡拳便打。莽古尔泰大骂德格类,并拔出佩刀,最后被德格类推到一边。两天后,大贝勒代善及众台吉,以莽古尔泰向汗挥刀之罪,夺去莽古尔泰和硕贝勒爵位,降为多罗贝勒,并且夺去五牛录诸申给德格类。 战功赫赫 天聪六年,五月,德格类跟随后金军出征察哈尔,林丹汗兵败逃走,后金军驻扎在穆噜哈喇克沁。德格类与济尔哈朗、岳托率右翼兵进攻归化城,收降了察哈尔部一千余人。然后德格类又和岳托一起劫掠周围的土地,自耀州到盖州一直向南进行劫掠。同年十二月,莽古尔泰卒,德格类继掌正蓝旗。 天聪七年五月,明将孔有德、耿仲明从登州渡海来降,德格类率军攻克了明朝辽东的重要出海口旅顺口。 天聪八年,德格类又跟从皇太极讨伐明朝,林丹汗被后金军打败后跑到青海在青海打草滩去世,察哈尔蒙古有很多人前来归降,德格类奉命抚定蒙古前来归顺的人户。后来他又攻克独石口,再次攻打赤城,未能攻克。率军进入保安,在应州与入塞的后金军会师,然后班师。 晚年逝世 天聪九年十月初二,德格类病死。同年十二月,莽古尔泰虽然已死,仍为亲妹莽古济格格属下冷僧机控告莽古尔泰与德格类、莽古济格格盟誓怨望,即将危及皇太极,以莽古济格格的丈夫琐诺木为证人,以大逆之罪削除莽古尔泰宗籍,德格类以同谋之罪,被追削贝勒之爵位。其子邓什库受牵连而被削去宗籍;德克西克,以侍卫跟从豪格征讨张献忠时战死,顺治帝下诏其子辉尔食一等阿思哈尼哈番俸禄。康熙五十二年,康熙帝下命恢复德格类一系宗籍,赐红带子为“觉罗”。德格类子女 第一子:德克西克,天命元年三月二十四日生。 第二子:费雅塔,天聪元年五月二十四日生,母继妻博和罗克氏,褚祜里他布囊之女;卒年未详。 第三子:瓦克扎,天聪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生,卒年未详。德格类斥责兄长莽古尔泰 莽古尔泰撤军以后,来到皇太极御帐,请求皇太极将正蓝旗护军调回,以补充军力。可皇太极不等莽古尔泰奏请完毕,就开始责怪莽古尔泰。性情鲁莽的莽古尔泰,大为恼怒。莽古尔泰说着把手放到了刀柄上。站在他身边的同母弟弟贝勒德格类看到这种情形,急步给了莽古尔泰一拳,提醒他莫干“傻事”。莽古尔泰挨了一拳,更加怒不可遏,随手将刀拔出五寸许。德格类大惊失色,赶忙将其手按住,并用力把他推出御帐之外。人物评价 《清史稿》:“国初开创,栉风沐雨,以百战定天下,系诸王是庸。“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新觉罗·载澄】载澄的福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