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孛儿帖】成吉思汗和孛儿帖

鲍先志出生湖北省麻城市鲍家湾,自幼孤苦无依,1930年参加红军,次年加入中共。鲍先志参加过长征、反围剿斗争、百团大战、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大西南等战役,为新中国成立、为川东地区建设贡献巨大,于1955年授予开国中将军衔。建国后历任军政委、军区政治部主任、军区副政委等职务,于1988年逝世,享年78岁。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1911年3月6日,鲍先志出生在湖北省麻城市顺河镇西张店土城寨村鲍家湾一个贫农家庭。1岁丧母,5岁丧父,由叔祖父抚养长大。8岁时曾入私塾读书1年,因家贫辍学参加劳动。 1926年秋,参加村少年儿童队并任队长。 土地革命 1929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任村团支部书记,后又任乡青年总队长、青年俱乐部主任、苏维埃青年团委书记,领导青年开展反霸斗争,开始了早期的革命活动。 1930年,当选村苏维埃主席,同年10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1931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历任鄂豫皖红四军第十一师经理处粮秣员、班长、副排长,第十师二十八团二营四连文书、书记、团政治处秘书,师司令部秘书,师司令部书记,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司令部书记,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师三十一团政治处主任,师政治部代主任,红四军政治部总务处处长。 1936年11月至1937年8月,任红四军卫生部政治委员。 抗日战争 抗日战争初期,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政治部宣传科副科长,七六九团政治处组织股股长,参加了夜袭阳明堡烧毁24架敌机的战斗,后转战山西平定、昔阳一带,参加创建太行山区抗日民主根据地。 1938年2月,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五旅七六九团政治处副主任,同年8月任该团政治委员。 1940年8月,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五旅七六九团政治委员,率部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日夜连续战斗,击溃板井大队,消灭了赤边大队,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在作战中他沉着勇敢,指挥果断,旅部授予他二等奖章。 1942年6月,任太行军区第六军分区政治委员,认真贯彻执行了党中央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积极发展抗日武装,带领军民开展反扫荡斗争,为巩固和发展太行山区抗日革命根据地作出了贡献。 1943年10月至1944年10月,任太行军区第六军分区副政治委员。参加太行山区反“扫荡”斗争,巩固和发展太行山抗日根据地。 1945年4月至6月,作为冀鲁豫的代表出席了中共七大。 解放战争 1945年11月至1946年7月,任晋冀鲁豫区第六纵队政治部主任。认真总结了王克勤的带兵经验,组织部队普遍开展王克勤运动。 1947年6月,任第六纵队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在刘伯承、邓小平同志指挥下,与纵队其他领导一道,率部跋山涉水,日夜兼程,突破黄河防线,一战定陶,二战六营集,三战羊山集,连战连捷。尔后跨过黄泛区,强渡汝河、淮河,千里跃进大别山,直插国民党心脏地区,为粉碎国民党的重点进攻,拉开人民解放军战略反攻的序幕作出了积极贡献。 1947年9月,任鄂豫军区副政治委员、中共鄂东工委书记,积极扩展解放区,建设地方政权。 1948年7月,任皖西军区副司令员,在坚持大别山地区游击战争中,他不畏环境险恶,斗争残酷,带领部队灵活作战,打破国民党的封锁,巩固扩大了解放区。 1949年3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十一军政治委员,坚决执行中央军委和刘、邓首长关于渡江作战的指示,指挥部队由安庆一举突破长江天险,全歼国民党一七四师及九十六军一部,为渡江战役的胜利,推翻蒋家王朝,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接着他带领部队乘胜追击,连功克衢州、丽水、金华等十余座县城,歼国民党军五、六万人,解放了浙南全境。 建国以后 1949年10月至1950年9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第十一军政治委员、党委书记。后又进军西南,参加了歼灭宋浠廉、罗文广两个兵团的战斗。此后,进攻重庆、逼近成都,参加成都战役,与兄弟部队一道,聚歼胡宗南部30余万人。成都解放后,进入川东,兼任万县地委书记,帮助建立政权,肃清残敌匪特,为川东地区建设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1949年12月至1951年3月,兼任中共四川万县地委书记、川东区委委员。 1950年1月至1951年2月,任万县军分区党委书记,万县地委妇女工作委员会书记、保卫委员会书记。 1950年2月至1951年2月,任万县军分区政治委员,中共万县市委书记。 1950年9月至1951年2月,任西南军区炮兵司令部政治委员。 1951年3月至1952年11月,任第十一军政治委员、军党委书记。 1952年11月至1954年2月,任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兼干部管理部军法处处长。 1953年1月至1954年2月,任山东军区党委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 1954年2月至1955年3月,任华东军区政治部第二副主任。 1955年3月至1956年10月,任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1955年11月至1960年2月,任中共南京军区监察委员会副书记。 1956年5月至1960年2月,任中共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委员会常务委员。 1956年10月至1963年3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 1960年2月至1963年7月,任政治部党委书记。 1960年7月至1969年4月,任中共南京军区监察委员会书记。 1963年3月至1969年12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党委常委。 1969年12月至1975年8月,任济南军区副政治委员。 1970年7月至1975年8月,任济南军区党委常委。 1978年3月至1983年6月,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 1988年12月30日,鲍先志逝世于南京,享年78岁。骨灰安放于麻城市革命公墓。鲍先志子女 长子:鲍声苏,红色经典影片《闪闪的红星》中潘冬子原型。红军长征后,国民党反动派和还乡团将鲍声苏贩卖给了恶霸地主,受尽折磨。 鲍声苏悲惨的童年深深打动了李心田,为他的创作提供了有利的素材。为了不忘记象鲍志苏一样的红军子女艰辛的童年,并告诫后人,李心田便创作了《闪闪的红星》。 鲍先志对家属子女要求非常严格,他常常教育子女要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子女结婚,鲍先志只给100元钱。组织上给他配的专车,家人谁也不准用。鲍先志的夫人 夫人:韩志新,1919年8月19日出生于河北黄骅县羊二镇孟二庄村,1938年5月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与鲍先志在延安结婚。曾任江苏省农林厅干部处处长,山东省出版总局政治处处长。1981年5月离职休养。人物评价 经中央军委审定的《鲍先志同志生平》指出:鲍先志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军优秀的政治工作领导者”。“在六十余年的革命生涯中,鲍先志同志忠于党,忠于人民,刻苦学习,积极工作,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他投身革命后,不怕牺牲,英勇善战,屡建战功;他有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胸怀坦荡,光明磊落,对革命事业赤胆忠诚;他思想敏锐,勇于创新,具有丰富的整治工作经验和出色的组织指挥才能;他事业心强,工作积极,认真负责,扎实细致,完成任务坚决;他有坚强的党性和高度的组织纪律观念,顾全大局,富有远见,模范地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他谦虚谨慎,实事求是,作风民主,团结同志,联系群众,平易近人,为人正派,办事公道,思想品德高尚;他严亚以律己,以身作则,言行一致,生活简朴,廉洁奉公,大公无私,对家属子女要求严格,始终保持了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 荆楚网:鲍先志是军队政治工作领导者的杰出代表,被前苏联顾问誉为"中国军队政治工作的专家"。 纪念鲍先志诞辰一百周年,江苏省军区原政委彭勃亲笔书写一副对联:“爱国忠魂千秋颂,革命功德万古扬。”其中的“爱国忠魂”、“革命功勋”是对鲍先志最概括、最集中也是最客观的评价之一。 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朱善璐受江苏省委和罗志军书记委托,代表江苏省委、南京市委和罗志军书记发表讲话:“鲍老将军身上凝聚着中国共产党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革命战士的革命精神、崇高品格,始终如一;为祖国、为民族、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的伟大精神将永载史册。鲍老将军和他的战友们长期以来为江苏的和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改革开放新的时代伟业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他们继承了过去革命的传统,也建立的新的功勋。”这是对鲍先志恰如其分的评价。 人民日报评:鲍先志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他认真执行党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积极发展抗日武装,为巩固和发展太行山区抗日根据地作出了贡献。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他英勇善战,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病重期间,他仍然关心党、国家和军队的建设,保持革命的晚节。(1989年1月15日《人民日报》)

光献翼圣皇后弘吉剌·孛儿帖是成吉思汗的正妻,也是成吉思汗众多妻妾中地位最高、最得宠的,为他生了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四大汗国统治者,辅佐成吉思汗奠基业、镇守蒙古,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孛儿帖曾经被人掳走,成吉思汗为救爱妻,打响了人生中的第一场战争,可见她在成吉思汗心中的地位。人物生平 十岁初恋 1171年,成吉思汗九岁时,也速该巴特尔把他带到他母亲诃额仑兀真的娘家斡勒忽纳兀惕部去,想向他的母方亲族聘娶姑娘。从斡难河边像小脾脏一样的小山包迭里温孛拉答哈出发。当走到千里之外的扯克彻儿山与赤忽儿古山之间(大约在今呼伦湖、贝尔湖之间的乌尔逊河西)时遇见了翁吉剌惕部人德·薛禅。 德薛禅对也速该说:"你这儿子可是个目中有火,面上带光的孩子啊!昨夜我梦见一只白海青抓着日月落在我的手上。我曾对人讲过,不知此梦是什么吉兆?如今,你领着儿子来到了这里,我的梦便有了答案。"德薛禅接着说道:"我们翁吉剌惕自古美女多。所以,我们一直以外甥之貌、女儿之色生活。男人生来守营地,女儿则要出嫁到他乡。我有一小女,请到家里看看!"说罢,领着也速该朝家里走去。 也速该前去一看,他的女儿果然貌美,名为孛儿帖,长帖木真一岁。也速该便于第二天向德薛禅提起了亲事。德薛禅说:"虽然,多次求婚才答应则显尊贵,刚一求婚便予之则轻贱,但是,女儿之命必在你家,请把你儿子留下便是了。" 难后重逢 1171年,也速该巴特尔归途中,不幸中了塔塔儿人的圈套中毒,恐命不久矣速派人把铁木真从孛儿帖兀真那儿请回来,但还是来不及见面就去世了。见势,同族泰亦赤兀部人欺凌铁木真一家。 也速该死后的那年春天,泰亦赤兀部带着族人离弃了特木真一家。 入夏首月,泰亦赤兀人为绝后患欲赶尽杀绝,抓走了铁木真。铁木真经人帮助逃出,几经周折与家人团聚。 1180年,18岁的铁木真时与异母弟弟别勒古台一起,寻找孛儿帖兀真。成吉思汗沿着克鲁伦河终于找到了孛儿帖兀真。德薛禅知道成吉思汗一家的遭遇,无丝毫悔婚之意,如今见到了成吉思汗高兴万分,决定把女儿嫁给成吉思汗。言出必行的风范和彼此的信赖与忠贞最终使得成吉思汗和孛儿帖兀真走到了一起,从而留下了千古佳话。 喜结良缘 孛儿帖兀真与成吉思汗成婚。婚后,娘家人送他们回去。德·薛禅送到客鲁涟河的兀剌黑啜勒地方,自己回家去了。他的妻子、孛儿帖兀真的母亲,名叫搠坛。搠坛送她的女儿,一直送到古连勒古山中桑沽儿小河的成吉思汗家里。 祸及娇妻 1180年,18岁的铁木真成婚的这年夏天,诃额仑家使唤的老妇豁阿黑臣听到了震天动地的马蹄声,便急忙跑进帐里喊道:"大家快快起来!马蹄声正在震天动地,泰亦赤兀惕人可能又来袭扰我们了。"帖木真们纷纷从床上跳起来,抓来了各自的马匹,向不儿罕山急速行去。留在家中的女佣人豁阿黑臣,将夫人孛儿帖藏进坚固的帐车里,套上腰花牛逃向统格黎溪上游。 天亮后,一群兵士从对面驰来,豁阿黑臣心急火燎,猛抽腰花牛想要赶紧走开,可不幸的是车轴却断了。兵士们问:"车里装的是什么?"豁阿黑臣说:"装的是羊毛。""兄弟们下去查看一下!"其中一年长者说道。众人应声下马,前去拉开帐车闭门,发现了躲在车里的孛儿帖夫人。 这伙来袭者不是泰亦赤兀惕人,而是昔日被也速该抢去新娘的篾儿奇惕人,他们是为报也客赤列都新娘诃额仑被抢之仇而来的。未能找到帖木真的他们自相商量道:"此来,为的是报诃额仑被抢之仇。如今抢到了他们的妻媳,也算仇已报了。"便掉转马头,归家而去。篾儿奇惕人把抢去的孛儿帖夫人交给了也客赤列都的弟弟赤勒格儿。铁木真躲在山中的帖木真对此一无所知。 营救妻子 当局成吉思汗实力悬殊,就找札木合与脱斡邻勒王罕联盟。不过就算这样成吉思汗还得再等,等兵力充足能抗衡篾儿奇部,有把握营救孛儿帖兀真为止。 1181年,婚后第二年,成吉思汗忍痛等待九个月后,终于时机成熟马上发动对篾儿奇的攻击,救出了孛儿帖夫人。此时孛儿帖兀真已经身怀六甲,成吉思汗更觉的对妻子愧疚而更疼爱和珍惜。 灭篾儿奇一仗,是为救孛儿帖兀真而打的,也是成吉思汗策划参与的第一仗,大获全胜,从此名声大振,原来的部众百姓纷纷回归。孛儿帖是否被沾污过 孛儿帖被别人睡了 孛儿帖在二十刚过的花样年岁里,就遭遇了人生中的一次重大变故,被迫离开心爱之人,忍辱负重,还生下了一个遭受世人诟病的孩子。 据记载,就在这一年的夏天,雨季来临之际。一天深夜,铁木真的仇敌篾儿乞惕人袭击了他的营帐。正在睡梦中的铁木真翻身跃起,来不及抵抗,就一溜烟地逃跑了,躲进不儿罕山。铁木真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美丽的妻子还留在营帐里。 可怜的孛儿帖怎么办呢?丈夫独自一个人逃跑了,身边找不到帮手,也没有供逃跑的马匹。孤独无援的孛儿帖只好钻进一辆牛车。她运气实在不好,竟然被篾儿乞惕人找到了。篾儿乞惕人以为这次偷袭一定能抓住铁木真,没想到还是被他逃走了。他们气坏了,押上年轻貌美的孛儿帖扬长而去。 在草原部落,女人也是战利品,更何况这是铁木真的女人。 当铁木真兴高采烈夺回了失去9个月之久的孛儿帖之时,这时候的妻子孛儿帖莫名其妙地挺着大肚子。腹内婴孩是谁的骨肉?根本就说不清。 铁木真倒没有介意妻子怀孕的事情。毕竟当初是自己抛弃了妻子,心里始终感觉愧对妻子。后来,孛儿帖生下了孩子,铁木真视之为自己的亲骨肉,取名为“术赤”。对于术赤,铁木真既不十分亲近他,但也不鄙视他,足见他对孛儿帖的愧疚之深。 也许此时,会有人觉得惋惜,一个纯洁如玉的女孩子就这样被玷污,她的身心该遭受多么大的打击。然而,正如同孛儿帖的名字一般,她的心灵很干净,她用她对成吉思汗巨大的爱克服了这些困难,最终与成吉思汗冰释前嫌。可能就是孛儿帖夫人的遭遇这样令人痛心,使得成吉思汗更加珍惜自己的第一位结发夫妻。她拥有着蒙古国所有女人中最高的地位,被举国上下所有人所敬重。成吉思汗和孛儿帖 孛儿帖兀真与成吉思汗成婚。婚后,娘家人送他们回去。德·薛禅送到客鲁涟河的兀剌黑啜勒地方,自己回家去了。 1180年,18岁的铁木真成婚的这年夏天,诃额仑家使唤的老妇豁阿黑臣听到了震天动地的马蹄声,便急忙跑进帐里喊道:"大家快快起来!马蹄声正在震天动地,泰亦赤兀惕人可能又来袭扰我们了。"帖木真们纷纷从床上跳起来,抓来了各自的马匹,向不儿罕山急速行去。留在家中的女佣人豁阿黑臣,将夫人孛儿帖藏进坚固的帐车里,套上腰花牛逃向统格黎溪上游。 这伙来袭者不是泰亦赤兀惕人,而是昔日被也速该抢去新娘的篾儿奇惕人,他们是为报也客赤列都新娘诃额仑被抢之仇而来的。未能找到帖木真的他们自相商量道:"此来,为的是报诃额仑被抢之仇。如今抢到了他们的妻媳,也算仇已报了。"便掉转马头,归家而去。篾儿奇惕人把抢去的孛儿帖夫人交给了也客赤列都的弟弟赤勒格儿。铁木真躲在山中的帖木真对此一无所知。 1181年,婚后第二年,成吉思汗忍痛等待九个月后,终于时机成熟马上发动对篾儿奇的攻击,救出了孛儿帖夫人。此时孛儿帖兀真已经身怀六甲,成吉思汗更觉的对妻子愧疚而更疼爱和珍惜。 灭篾儿奇一仗,是为救孛儿帖兀真而打的,也是成吉思汗策划参与的第一仗,大获全胜,从此名声大振,原来的部众百姓纷纷回归。

曹仲达出生乌兹别克斯坦,是南北朝北齐时期的少数名族画家,发明了“曹衣出水”的画法,与吴道子的“吴带当风”相对照,人称“曹家样”。曹仲达生平事迹不多,曾担任过朝散大夫,擅长画人物、肖像、佛教图像等,有《弋猎图》《名马图》等作品,真迹已无存。他的佛画独树一帜,在唐代风靡一时,现存的北朝佛教造像中仍有他的风格。人物生平图片 1曹仲达 曹仲达是南北朝时期北齐的著名少数民族画家。原籍西域曹国,官至朝散大夫。《历代名画记》引国朝宣律师撰《三宝感应痛记》称“北齐最称工,能画梵像”。僧彦悰 《后画录》对曹氏所下评语为“师依周研,竹树山水,外国佛像,无竞于时”。语意有所费解,故《历代名画记》转录为“曹师于袁,冰寒于水。外国佛像,亡竞于时。”这一改动,就比较讲得通了。由此推之第一句 为曹氏以袁倩父子为师,第二句用古成语,意思是冰出于水,而寒于水,就是说弟子学自老师,本事反而超过老师。至于作天竺佛画,是他的看家本事,别人无法与之竞争而超过他的。 曹氏既擅长佛画,又擅长泥塑。他自辟蹊径,独树一帜,所做佛画,到唐代有“曹家样”之美称。同时与张僧繇的“张家样”都是唐人总结出来的。此外还有吴道子的“吴家样”和周昉的“周家样”,在唐代风靡一时,唐代壁画中往往可窥见其影响,研究者可以从中探索。唐人把曹家样的特点概括为“曹衣出水”,颇得其形象。如以之与“吴带当风”的吴家样相对照,两者的面貌相当明白易晓。由此而去理解“曹之笔,其体稠叠,而衣服紧窄”,和“吴之笔,其势圆转,而衣服飘举”,二者风貌判然有别。我们从历代的人物、宗教画和雕塑中,都能看到这两种技法。曹仲达作品 据记载,他还画过卢思道、斛律明月、慕容绍宗等人的肖像,又画过《齐神武临轩对武骑图》、《弋猎图》及《名马图》,这些作品皆早已不存,但可知他也擅长肖像画及描绘贵族生活等题材。曹仲达曹衣出水图片 2曹衣出水 曹氏既擅长佛画,又擅长泥塑。他自辟蹊径,独树一帜,所做佛画,到唐代有“曹家样”之美称。同时与张僧繇的“张家样”都是唐人总结出来的。此外还有吴道子的“吴家样”和周昉的“周家样”,在唐代风靡一时,唐代壁画中往往可窥见其影响,研究者可以从中探索。唐人把曹家样的特点概括为“曹衣出水”,颇得其形象。如以之与“吴带当风”的吴家样相对照,两者的面貌相当明白易晓。由此而去理解“曹之笔,其体稠叠,而衣服紧窄”,和“吴之笔,其势圆转,而衣服飘举”,二者风貌判然有别。我们从历代的人物、宗教画和雕塑中,都能看到这两种技法。 曹衣出水是由中亚曹国的北齐曹仲达创造的中国古代人物衣服褶纹画法之一。《图画见闻志》说曹仲达的人物画,衣服褶纹多用细笔紧束,似衣披薄纱,又如刚从水中捞出之感,后人就以“曹衣出水”命名。 曹仲达的“曹衣出水”画法,与唐代吴道子的“吴带当风”并称。唐代又将曹仲达的佛画风格称为曹家样,与张僧繇的张家样、吴道子的吴家样、周昉的周家样并列,奉为典范,对佛教绘画及雕塑都具有重大影响。他来自西域,绘画风格带有异邦色彩,但到中原后又受到汉族美术的熏染,相互融合,受到当时人的赞许和肯定。曹仲达曹不兴图片 3曹不兴 曹不兴和曹仲达不是一个人。 曹不兴是三国吴人。曾临摹康僧会带来的佛像,被称为佛画第一人。曹不兴最擅长的是人物画。据《建康实录》载,他曾在宽五十尺的素绢上作画,所画人物的头面、手足、肩背、前胸等皆不失尺度。 曹仲达是北齐画家,来自中亚曹国。其独创的佛像画法,喜欢用线条表现出紧质贴身的衣纹。人物评价 唐彦悰:“曹师于袁,冰寒于水。外国佛像,无竞于时。”“周昙研。沙门彦悰云,师塞北勤,授曹仲达,比曹不足,方塞有余。塞北勤未详。” 郭若虚 《图画见闻志》卷一“论曹吴体法”条:“曹之笔,其体稠叠而衣服紧窄。古后背称之曰:……曹衣出水……雕塑铸像,亦本曹吴。” 释道宣《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卷中《隋释明宪五十菩萨像缘》:“时有北齐画工曹仲达者,本曹国人,善于丹青,妙尽梵迹,传摩西瑞,京邑所推,故今寺壁正阳皆其真范。”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孛儿帖】成吉思汗和孛儿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