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虞】刘虞妻妾华衣服

柳浑原名柳载,人称柳宜城,生于襄州襄阳河东柳氏东眷房,是唐朝政治家、诗人。他年少时就成了孤儿,后发奋读书,考中进士,担任过衢州司马、监察御史、迁左散骑常侍、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职,封爵宜城县伯。著有《请禁田季羔货宅奏》《牡丹》等作品,于789年逝世,谥号为贞,后来得以绘像凌烟阁。人物生平 柳载生于汝州梁县梁城乡思义里。他幼时便成为孤儿,有巫人给他看相说,“此儿相贱,且短命,若为僧、道,可缓死。”家人欲从其言。柳载说:“不读诗书,去当术士,不如速死。”于是发奋求学。 唐玄宗天宝元年,柳载登进士第,任单父县尉。唐肃宗至德(756年—758年)年间,被江西采访使皇甫侁任命为判官,后迁衢州司马。 柳载曾一度弃官隐居武宁山。不久,被召回朝廷,拜监察御史。柳载生性放旷,不愿在朝廷做事,想求外职,“宰相惜其才,留为左补阙”。其后任殿中侍御史、知江西租庸院事。 唐代宗大历二年,魏少游镇江西,柳载任判官,累授检校司封郎中。开元寺僧与酒徒夜饮,失火,却归罪于守门人。人均知此系一冤案,不敢言。惟柳载与同僚崔祐甫为守门人鸣冤。自此,他以公正闻名当时。大历六年,路嗣恭接替魏少游,又任命柳载为都团练副使。大历十二年,柳载出任袁州(治所在今江西省宜春)刺史。 大历十四年,崔祐甫入朝为相后,推荐柳载为谏议大夫、浙江东西黜陟使。回朝后,加朝散大夫。又转任左庶子、集贤殿学士、尚书右丞,后加银青光禄大夫,迁官右散骑常侍。 “奉天之难”时,唐德宗李适出逃奉天,柳载则隐匿于终南山。叛将朱泚以同平章事官职相诱,柳载未就。随后,柳载历经艰辛,十日之后才抵达奉天行在。后又随德宗逃往梁州。李晟收复长安后,柳载随德宗回朝,他对德宗说:“顷为狂贼点秽,臣实耻称旧名,矧字或带戈,时当偃武”,于是请求改名为柳浑。 贞元元年,柳浑被拜为兵部侍郎,获封宜城县伯。 贞元三年,柳浑以本职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判门下省,出任宰相。一次,德宗命玉工制作玉带,误伤一锷。工人害怕,至市上买他玉补上。德宗一看,不是同类,认为有欺君之罪,欲将玉工处死。柳浑说:“以法律,误伤乘舆器服,罪当杖。”由于柳浑执法公正,玉工杖打六十,得免一死,其余工人也被释放。 韩滉自镇海军入朝,德宗委以重任。朝臣虽有议论,均未直言。韩滉事无巨细,一概过问。有时竟超越自己职权以外。柳浑虽为韩滉所推荐,但也厌恶其专政,对韩滉说:“先相国因处事偏激,不一年而去任,今公奈何又蹈前非!”韩滉悔恨,其威稍减。 后来,德宗听信大将马燧等人的建议,与吐蕃订盟约于平凉。有人认为,此约可保百年无事。而柳浑却跪谏说:“吐蕃人面兽心,不可信。”德宗变色说:“浑,儒生,不晓边境之事。”果不出浑所料,夜半,邠宁节度使韩游瑰飞奏朝廷,告知吐蕃背盟,“将校皆覆没”。次日,德宗慰勉柳浑说:“你是一儒士,竟知万里以外的敌情,可嘉。”自此对柳浑骤加礼遇,在随后与宰相李泌的谈话中,甚至想将“刑法委浑”。 当初,柳浑与张延赏一同出任宰相,柳浑在议事时,屡次与张延赏产生分歧。张延赏让亲信对柳浑说:“相公是有德望的老臣,只要在朝堂上少说话,宰相之位便可保长久。”柳浑说:“你替我向张公道歉,我柳浑的头可以被砍下,舌头说话却是不能禁止的!”自此以后,两人便互生嫌隙。德宗喜欢斯文儒雅、不露锋芒的人,但柳浑朴实而正直,轻率而简易,举止随意,在德宗面前还常说俗语。德宗积累不满,打算将柳浑贬为王府长史,经李泌劝谏,德宗才将他罢为右散骑常侍。 柳浑与人交,以真诚相见。勤俭,不谋私利,不置产业。贞元五年二月五日,柳浑病逝于长安昌化里的家中,享年七十五岁。 [25] 谥号“贞”。 大中二年七月十一日,柳浑与李岘等共三十七人得以绘像凌烟阁。柳浑的后人 柳浑为西晋汝南太守柳卓的后代,如今他的直系子孙数以万计,分布在江西宜春、上栗、武宁、湖南、湖北等地。柳浑墓 一本传承400年的柳氏家谱中标有柳浑墓葬地的简易图,10多位柳氏后裔进而根据此图,在上栗与宜春交界的洪塘镇江村找到了始祖柳浑的墓。墓碑刻有“宰相柳浑墓” 字样及其夫人和子孙的姓名。 柳明春说,1950年以前,萍乡县一直属于袁州府管辖,因几度柳浑隐居,加上他们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标有柳浑墓地的家谱一直不外传,所以外界对柳浑墓地一直是个谜。柳明春说,20多年前,上栗柳氏后人发现柳浑墓并修缮。 柳浑功在千秋,泽被后代,其直系子孙数以万计,分布在江西宜春、上栗、武宁、湖南、湖北等地。其中江西武宁有“柳山”、“柳浑精舍”等名胜古迹,江西宜春有柳浑墓,江西万载、上栗等地,都有柳氏宗祠。人物评价 李适:①卿文儒之士,而万里知军戎之情。②自今凡军旅粮储事,卿主之。吏、礼委延赏,刑法委浑。 李泌:浑褊直无他。 李勉、卢翰:吾辈方柳宜城,悉为拘俗之人也。 刘昫:①张镒、萧复、柳浑,节行才能訏谟亮直,皆足相明主,平泰阶,而卢杞忌之于前,延赏排之于后,管仲有言:“任君子,使小人间之,害霸也。”②得人则兴,失人则亡。镒、复、浑去,宗社其殃。 宋祁:祐甫发正己隐情,浑策吐蕃必叛,伐谋知几,君子哉! 李塨:“去圣教为异术,不若速死。”伟哉斯言!卒为唐名相,有以也夫。 蓝鼎元:浑言弃圣教为异术不若速死,又曰头可断舌不可禁,可想见其为人矣。浑持正不阿,知大体,又有远识,能料事未然,亦一代名臣也。浑不为异术,故能浩气孤行,超然功名之外,人品事业岂不由学术哉?

刘虞字伯安,是光武帝刘秀的后裔,东汉末年政治家、宗室,被称作是力压曹操、刘备的三国“人气王”。刘虞出生于东海郯,曾任甘陵相国、太傅、幽州牧、大司马等职,封爵襄贲侯;他治理地方政绩卓著、以怀柔政策安抚幽州各族,让百姓安居乐业,深得民心。193年,刘虞进宫公孙瓒兵败而被其杀害,幽州百姓都痛哭流涕。人物生平 政绩卓著图片 1刘虞 刘虞的祖父刘嘉曾任光禄勋,父亲刘舒曾任丹阳太守,刘虞通晓《五经》,最初获举孝廉,担任曹吏,因能履行职务而获升为郡吏,后因累积政绩迁为幽州刺史,刘虞任幽州刺史期间,在鲜卑、乌桓、夫余、濊貊等外族间有崇高威望,随时朝贡,不敢侵扰,百姓传唱歌谣赞颂刘虞的功德。后因公事被免官。 中平元年,黄巾起义爆发,黄巾军攻破冀州诸郡。此后,朝廷任命刘虞为甘陵国相,前去安抚灾荒后的百姓,以俭朴为下属榜样,不久升为宗正。 维城燕北 中平四年,前中山国相张纯、前太山太守张举与乌桓大人连盟,发动叛乱,进攻到蓟下,烧毁城郭,虏略百姓,杀护乌桓校尉箕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等,部队达到十余万,屯住在肥如。张举自称“天子”,张纯自称“弥天将军安定王”,传书到各州郡,说要代替汉朝。张纯又使乌桓峭王等五万人部队,进入青、冀二州,攻破清河、平原,杀害吏民。 中平五年,朝廷因为刘虞在北方的威信很高,再次任命他为幽州牧。刘虞到达蓟城,精简了部队,广泛布施恩惠,派遣使者告峭王等人朝廷将宽大处理,可以免除他们犯下的罪责,又悬赏通缉张举、张纯二人。二人逃到塞外,其余的也都投降或逃跑了。至中平六年三月,张纯被手下王政杀死,首级被送到刘虞处。汉灵帝刘宏派使者升刘虞为太尉,封容丘侯。刘虞先是推让,并举荐卫尉赵谟、益州牧刘焉、豫州牧黄琬、南阳太守羊续担任此职,但刘宏最终还是拜刘虞为太尉。当时官拜三公的人,都要往西园缴纳巨额礼钱,刘宏因刘虞一贯有清廉的名声,加上平定张纯叛乱有功,便特意免去刘虞的礼钱。 幽州本为穷州,需要青、冀两州补贴官务开支,但当时因战乱交通断绝,无法调度金钱。刘虞在幽州追求宽政,劝导百姓种田,从开放上谷的市场与外族交易及开采渔阳的盐铁矿取得收入,令百余万青州、徐州人流亡至此,安居乐业。刘虞虽为三公级的高官,但天性爱好节约,穿着破旧的衣服,一顿饭都不吃一道以上的荤菜。远近原本作风奢侈的豪族,都被他感化而改变风气。 忠于汉室 永汉元年,董卓专权,派使者授予刘虞大司马,进封襄贲侯。 初平元年,董卓拜刘虞为太傅,召他入朝任职。但因道路阻塞,任命竟不能够到达。 公孙瓒奉命征讨乌桓时,受刘虞的节度。公孙瓒只注重自己的部队强大,放任部曲侵扰百姓,而刘虞注重仁政,很关爱百姓,于是与公孙瓒之间逐渐出现了矛盾。 初平二年,冀州刺史韩馥、勃海太守袁绍以及山东诸将商议,由于皇帝年幼且被董卓控制,想立汉室宗亲的刘虞为新皇帝,刘虞坚决不肯;于是韩馥等人又请刘虞领尚书事,以便按照制度对众人封官,刘虞再次拒绝。被劫至长安的汉献帝想要东归,当时刘虞的儿子刘和在皇帝身边作侍中,于是皇帝派他偷偷地潜出武关,去找刘虞让他带兵来救。刘和途径南阳,被别有用心的袁术扣留,派遣别的使者去找刘虞,说要一起派兵西进去接汉献帝。刘虞于是派遣数千骑兵到袁术那,而袁术竟自己留下不予派遣。 起先,公孙瓒看出袁术耍诈,坚决制止刘虞派兵,而刘虞不听从,公孙瓒就偷偷派人劝袁术扣留刘和,并吞并刘虞派去的部队。刘虞得知后与公孙瓒间的仇怨就更深了。不久,刘和找机会从袁术那逃跑北上,结果又被袁绍扣留。当时,公孙瓒已经多次被袁绍击败,还不断地进攻。刘虞嫌公孙瓒过于穷兵黩武,怕他成功后就不好控制了,于是不许他再次出兵,并稍稍削弱了他的权限。公孙瓒大怒,屡次违反命令,又开始侵犯百姓。刘虞准备赏赐给游牧民族的物品,多次被公孙瓒抢夺,刘虞不能制止,于是上报朝廷诉说公孙瓒掠夺百姓的罪行,公孙瓒也上表告发刘虞办事不利,两人相互指责,朝廷也无力处理。公孙瓒别修城池以防备刘虞。刘虞几次邀请公孙瓒,他都称病不来,于是刘虞密谋征讨他。 战败被杀 初平四年,刘虞自己纠合十万人进攻公孙瓒。临行前,从事程绪劝阻,被刘虞斩首。刘虞告诉士兵:“不要多伤人,只杀公孙瓒一个就行了。”刘虞手下从事公孙纪,因为同姓而被公孙瓒厚待,趁夜跑到公孙瓒处告发刘虞的计划。当时,公孙瓒的部众都散布在外面,公孙瓒自觉不敌,本想逃走。结果刘虞的士兵不擅于作战,又爱惜百姓的房屋,下令不许焚烧城池,一时间竟攻不下来。公孙瓒于是召集精锐勇士数百人,顺风纵火,趁势突袭。刘虞遂大败,向北逃至居庸县。公孙瓒追击,三日城陷,抓住了刘虞,仍让他作傀儡管理州中事务。正赶上朝廷派使者段训来增加刘虞的封邑,让他掌管北方六州的事务。公孙瓒借机拜为前将军,封易侯,假节督幽、并、青、冀四州。公孙瓒还诬陷刘虞之前与袁绍合谋要当皇帝,胁迫使者段训将刘虞斩首,并送首级到京都,半路被刘虞的故吏尾敦劫走安葬。刘虞在北方很得人心,他死后,幽州及流亡至此的百姓都痛哭流涕。 身后之事 刘虞死后,其旧部鲜于辅、齐周、鲜于银推举阎柔为乌桓司马,与公孙瓒部将邹丹战于潞河之北,斩杀邹丹等四千余人。乌桓峭王及后与刘虞子刘和合袁绍兵于兴平二年破公孙瓒于鲍丘,杀二万余人。刘虞妻妾华衣服图片 2刘虞 当初,刘虞以简朴著称,帽子旧了也不换,打上补丁再戴。等到他遇害时,公孙瓒派兵搜他的家,却发现他的妻妾都穿着很高档的服饰,当时人们因此怀疑他的简朴品质。 估计史官在写刘虞传时也觉得刘虞的传记有问题,但手中资料确实是那样的,最后忍不住还是抖了句刘虞的黑材料:刘虞平时在人前十分节约,帽子破了都打个补丁继续戴,吃饭也基本没肉菜(官至太尉,曹嵩还有上百车货物呢,刘虞岂会穷到这个地步,钱都到哪里去了呢?克扣的公孙瓒的军粮又哪里去了呢?真是有表演的嫌疑),结果发现刘虞家里妻妾真是锦衣玉食啊。 不过,对于英雄人物,最主要的是学习他们的优点,他们的缺点引以为戒就行,去攻击这些小地方,是得不偿失的。比如刘虞,他是因为妻妾穿着华丽而失败吗?比如袁术,他是因为奢侈而失败吗?显然都不是,司马炎以数十倍于他们的奢华而一统天下。刘虞不敢作天子 刘虞不敢作天子这句话出自于唐代文学家元稹的《董逃行》。 刘虞的手下公孙瓒一直以来都是和刘虞对着干的,汉献帝被董卓控制,刘虞前去搭救汉献帝,却在途中被公孙瓒摆了一道,这件事情中,刘虞并没有因此就杀掉公孙瓒,而是将公孙瓒用兵的权利稍加控制,可是公孙瓒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直接和刘虞对着干。 后来刘虞亲自派了十万人前去杀刘虞,但是又怕让老百姓受苦,又命令众军不可以毁掉老百姓的房子,不可以防火烧城池,只能杀公孙瓒,不能杀无辜的人,这样的命令使得将士们无从下手,以至于被公孙瓒反过来将刘虞杀死,刘虞终究死于自己的仁慈,这也说明在战场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要是没有刘虞的从中作梗,想必刘虞的理想已经实现了,若是刘虞做了皇帝,恐怕当时的三国也会不复存在。刘虞的手下大将 田畴,掾。受刘虞命令出使长安拜见献帝。 魏攸,东曹掾,右北平人。刘虞欲讨伐公孙瓒时作劝阻,因其认为公孙瓒尚有利用价值。 公孙瓒,奋武将军。以讨乌桓为名累积势力,不听刘虞号令,刘虞本欲讨伐,但反为公孙瓒知悉并杀害。 鲜于银,刘虞从事,骑都尉。受刘虞命令出使长安拜见献帝。刘虞被杀后与刘和向公孙瓒复仇,令公孙瓒元气大伤。 公孙纪,州从事。因公孙瓒以同姓而厚待,在刘虞集结兵马欲讨公孙瓒告密令公孙瓒成功逃脱。历史评价图片 3刘虞 田畴:汉室衰颓,人怀异心,唯刘公不失忠节。 范晔:①自帝室王公之胃,皆生长脂腴,不知稼穑,其能厉行饬身,卓然不群者,或未闻焉。刘虞守道慕名,以忠厚自牧。美哉乎,季汉之名宗子也!若虞、瓒无间,同情共力,纠人完聚,稸保燕、蓟之饶,缮兵昭武,以临群雄之隙,舍诸天运,征乎人文,则古之休烈,何远之有!②襄贲励德,维城燕北。仁能洽下,忠以卫国。 皮日休:刘虞不敢作天子,曹瞒篡乱从此始。 司马光:虞以恩厚得众心,北州百姓流旧莫不痛惜。 郝经:①刘虞独能饬身厉行,忠厚恭俭,化行幽朔,夙夜忧勤,志存王室;至使董卓畏服,群策见推,却尊号而不受,奉章表以自通。振振哉!汉家贤宗子,卫武公、东平宪王之俦也。②懿哉幽州,乃心帝室。奔命奉章,陨身碎璧。气躔箕尾,大津尚赤。 王夫之:①韩馥、袁绍奉刘虞为主,是项羽立怀王心、唐高祖立越王侑之术也;虞秉正而明于计,岂徇之哉?……刘虞之贤必不受,操知之矣。②进与卓为敌,而退受术之掣,刘虞怀忠义而死于公孙瓒,职此繇也。③绍、术、瓒、表虽怀异志,而朱儁、曹操、刘虞、孙策,夫岂不可激厉入援以解天子之困厄。④若当董卓初诛之日,廷犹有老成之臣,人犹坚戴汉之心,刘虞怀忠于北陲,孙坚立功于雒阳,相制相持,而允之忠勋非董承从乱之比,操亦何敢遽睥睨神器、效董卓之狂愚乎?⑤刘虞贤矣,袁绍弗能惑也。 蔡东藩:刘虞为汉室名裔,恩信夙孚,乃以战略之未娴,谬思讨瓒,卒至身死家亡,为天下笑!盖以楚得臣之忿,兼宋襄公之愚,其不至为人禽戮者几希,区区小惠,不足道焉。

【刘虞】刘虞妻妾华衣服。李轶字季文,出生于南阳郡宛城县一个豪强大姓,是东汉时期的官员、将领,封爵舞阳王。他早年和堂兄协助刘縯、刘秀兄弟起兵,是昆阳大战突围十三骑之一;之后他背叛刘氏兄弟转投更始帝刘玄帐下,甚至一直主张杀了刘縯,更始政权崩溃时他又想投靠刘备,一生反复。公元25年,李轶被朱鲔杀死。【刘虞】刘虞妻妾华衣服。人物生平【刘虞】刘虞妻妾华衣服。 舂陵起兵 李氏家族是南阳的豪强大姓,李轶的伯父李守是王莽的宗卿师,李轶的堂兄李通也担任过五威将军从事等官职。 公元22年,绿林军大起义爆发,南阳为之骚动,李通因为当时流传的图谶上讲“刘氏复兴,李氏为辅”,便也有起兵的心思,因为李轶向来是个好事之徒,李通便把李轶找来共同商议此事。李轶就对李通说:“现四方扰乱,王莽政权眼看就要垮台,汉朝要重新复兴了。南阳的刘氏宗室之中,只有刘縯、刘秀兄弟能泛爱并容纳豪杰,李家可以与他们共谋灭王莽兴汉朝的大事。”李通笑着说:“我的意见也是这样。 不久,刘秀因为逃避官吏的追捕,来到宛城躲避,李轶就奉李通之命来找刘秀共商大事,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同时起兵。随后,李轶就随刘秀回到舂陵,准备举兵。 李轶走后,因为起兵计划泄露,李氏在长安和宛城的族人被官兵捕杀,几乎灭门。公元22年十月,逃过灭门之难的李轶,随刘氏兄弟舂陵起兵,直到在参加攻打棘阳的战斗时李轶才与逃出宛城的李通重逢。 谋杀刘縯 刘縯、刘秀兄弟起兵之后,因为力量过小,就与绿林军联合,当时绿林军势力非常大,刘縯、刘秀兄弟的实力比较弱,李轶就抛弃了一同起兵的情谊,开始拼命讨好朱鲔等绿林军将领。 公元23年(新莽地皇四年,刘玄更始元年)二月,绿林军拥立刘玄为帝,建立了更始政权,李轶被任命为五威将军。五月,王邑、王寻统帅的新朝大军与包围了绿林军控制下的昆阳,昆阳之战爆发。面对强敌,刘秀、宗佻、李轶等十三骑突破重围,去搬救兵,最终内外夹击,大破敌军。 昆阳大战之后,由于刘縯、刘秀兄弟威名鹊起,越来越响亮,刘氏兄弟与绿林军将领的矛盾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李轶彻底与刘氏兄弟分道扬镳,他和朱鲔等人一再进言,劝刘玄早点动手杀了刘縯,以免留下后患。对李轶的变化,刘秀敏锐觉察到了,刘秀对刘縯说:“李轶这个人不能再信任了。”但刘縯并不放在心上。不久之后,在李轶、朱鲔的一再建议之下,刘玄寻机杀害了刘縯。 【刘虞】刘虞妻妾华衣服。朝廷新贵 公元24年二月,刘玄迁都长安之后,打破汉高祖刘邦的祖训,封了十三个异姓王,其中李通封为西平王;李轶封为舞阴王,他们的另一个堂兄弟李松则出任了丞相。一时之时李氏一门权高位重,成了炙手可热的朝廷新贵。 封王之后,刘玄又令舞阴王李轶主持各郡国的招降工作,各地的官员为了保住职位,纷纷拜访李轶,想见李轶一面,得等很长时间。济南太守耿艾的儿子耿纯也来拜访李轶,他见此情景,就规劝李轶,他说:“大王以龙虎之雄姿,逢风云之际会,迅速拔地而起,一月之间兄弟称王,但士民们并不知道你有什么德行,你也没有对百姓宣扬有什么功劳,恩宠与官位暴兴,这是聪明人所忌讳的。兢兢业业警惕自持,还恐怕没有好下场,何况是骤然暴发而自足,难道可以成功吗?”李轶听了耿纯的话,感到很耿纯说的有道理,也安排耿纯做了官,但他并没有听从耿纯的规劝。 【刘虞】刘虞妻妾华衣服。暗通冯异 就在李轶志得意满之际,从河北传来一个消息:刘秀已经扫平河北,大有西进长安之势。为了防备刘秀的进攻,公元24年冬十二月,刘玄派朱鲔、李轶、田立、陈侨等人率领大军三十万,以洛阳为中心,构筑中原防御体系。刘秀方面则任命冯异为孟津将军,率领魏郡、河内两郡兵马镇守孟津渡,与朱鲔、李轶的洛阳大军隔河对峙。 一开始,李轶是铁了心防守洛阳,比如他发现冯异的副将竟然是更始政权叛逃到刘秀方面的刘隆,就将刘隆的妻子、儿女无论老小全部抓起来,杀了个干净。但是随着形势对更始政权越来越不利,李轶也开始寻找后路了。而就在此时,冯异给李轶写了一封信。 冯异在信上说:“我听说明镜是用来照形的,往事能用来说明今事的道理。以前微子离开殷商而入周,项伯叛楚而归汉,周勃迎代王而废黜少帝,霍光尊孝宣而废昌邑王刘贺。他们都是畏天知命,看到了存亡的征兆,见到了废兴的事实,所以能成功于一时,垂伟业于万世哩!假如长安还可以扶助,延期岁月,疏不间亲,远不逾近,你李轶怎么会独居一隅呢?现长安坏乱,赤眉已临近市郊,王侯们制造灾难,大臣们各怀去意,朝纲法纪已经绝灭,四方分崩离析,异姓并起,所以光武不避艰苦,经营河北。现在英俊云集,百姓风靡,虽然像邠、岐归古公亶父,也不足以比喻。你李轶如果能觉悟成败,及时确定大计,也像微子、项伯一样论功成业,转祸为福,就在此时了。如果等到猛将们长驱直入,严厉的兵众把城围了起来,虽然悔恨,也来不及了。” 李轶接到信之后,非常矛盾,他知道更始政权已经走向灭亡了,但是因为自己背叛了刘氏兄弟,还是杀害刘縯的主谋之一,害怕刘秀不会原谅自己,所以不敢投降。 思前想后,李轶给冯异回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我本来就是与萧王一起,首谋起义,志在复兴汉室。如今我奉命镇守洛阳,冯将军镇守孟津,都占据了中原的关隘要口,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我愿意和冯将军合作共事,我们双方只要同心同德、计划周密,将会无往而不胜。请您把我的计划转告给萧王,我愿意竭尽全力,佐国安民。” 李轶自从与冯异接洽后,再也不出兵与冯异作战。对各地的告急文书,一律按下,置之不理,坐拥大军三十万于洛阳,不发一卒以驰援各地。冯异腾出兵力之后,在黄河南北接连攻拔城池,招降更始守军十余万,接着又把更始朝廷的河南太守武勃包围在士乡县,武勃派人火速向洛阳的李轶求援。而李轶闭门不救,置之不理。最终,李轶坐视武勃的军队被冯异彻底消灭。而且,武勃本人也被冯异杀掉。 丧命洛阳 冯异看到李轶信守诺言,确实有归顺之意,急忙派人飞骑千里送信,向刘秀禀报战局详情。 刘秀知道此事之后,没有准备接纳李轶投降,反而想把李轶的书信故意泄露出去,让朱鲔知道,利用朱鲔的刀为大哥刘縯报仇。于是,他马上给冯异下令:“李季文为人奸诈,他的话一般人不能得其要领。我们应该把他的信公开,告诉各地的太守、都尉作为警备之用。”冯异不敢违抗,只好照办。他将李轶给自己信制成公文,向各地宣布说:这是舞阴王的来函,他表面上愿意归顺萧王,实际上却居心叵测,请诸位小心防范!一时之间,李轶给冯异的密函成了公开信,在黄河南北各地广为流传。朱鲔得知此事之后,非常愤怒,马上派人将李轶刺死。李轶的故事 “机轴”一词出自《后汉书·冯异传》,在李轶给冯异的回信之中有这样一句话:“今轶守洛阳 ,将军镇孟津 ,俱据机轴,千载一会,思成断金。”李贤注:“机,弩牙也;轴,车轴也。皆在物之要,故取喻焉。” 机轴现多用于比喻关键重要的处所、职务、部门、位置。人物评价 《后汉书》:“时李轶、朱鲔擅命山东,王匡、张卬横暴三辅。其所授官爵者,皆群小贾竖,或有膳夫庖人,多着绣面衣、锦裤、襜褕、诸于,骂詈道中。”、“时李轶兄弟用事,专制方面。”、“李轶等擅命于外,所置牧守交错,州郡不知所从,彊者为右。” 《读通鉴论》伯升初起,始发于李轶,迎光武而与建谋,则轶固光武兄弟所倚为腹心也。更始立,朱鲔、张卬暴贵,轶遽背而即于彼。因势而迁者,小人之恒也,亦何至反戈推刃而无余情哉?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刘虞】刘虞妻妾华衣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