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绀弩】聂绀弩女儿聂海燕

聂凤智是我国优秀共产党员、革命家、军事家,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等,战功卓越,于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且获得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等荣誉。新中国成立后,聂凤智历任华东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军区空军党委书记等职位。文革中,聂凤智同样遭受迫害,于1992年病逝南京。人物生平 西征入川 1928年在湖北礼山县区苏维埃政府做儿童团工作。1929年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至1932年历任红四方面军红1军1师、红4军12师司号员,营号目,警卫员,班长,排长,连政治指导员。参加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一至第四次反“围剿”作战和西征入川。 1932年至1933年任红四方面军第9军27师81团副营长、营长、营政治教导员。1933年至1937年任红四方面军红9军第27师第81团副团长。参加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和多次反“围攻”及进攻战役。 1935年5月随军长征,先后任红31军第93师第274团团长,第279团政治委员,第271团政治委员。 1936年10月率部到达甘肃会师。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7月入延安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三期之第一期教员训练班学习。同年10月起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2大队主任教员兼第2大队2队队长。1940年4月至12月任延安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3大队支队长,3团副团长。 1941年8月至1943年6月任山东胶东抗日军政大学【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山东第一分校胶东支校】校长,并任胶东军区军政委员会委员。1943年6月至1945年5月任胶东军区第5旅13团团长兼政治委员。 1945年5月起任胶东军区中海军分区司令员,胶东军区第5旅旅长,率部参加巩固发展胶东抗日根据地和坚持敌后抗日游击战争。 解放战争时期 1945年8月起任胶东军区第6师代师长。1946年2月起任警备第5旅旅长。1946年6月至1947年1月任胶东军区第5师师长。1947年1月起任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25师师长,4月起任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参谋长,6月起任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0月起任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司令员。1949年2月起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27军军长,7月起任华东军政大学教育长、党委委员,华东军政大学副校长兼教育长。率部参加华东战场多次重要战役战斗和解放上海的作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8月至1952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1952年起任中朝联合空军代司令员。同年11月起任空军联合司令部党委书记。 1953年至1955年4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空军副司令员。1955年4月至1958年10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军区空军党委书记。 遭遇迫害 1958年10月至1960年3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军区空军党委书记。1960年3月至1962年3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兼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军区空军党委书记。1962年3月至“文化大革命”初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军区党委常委、军区空军党委书记。1966年至1975年“文化大革命”中受迫害,被关押。 再担重任 1975年4月至1977年4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军区党委常委。1977年4月至1982年10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司令员、军区党委书记。1977年8月至1982年9月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1955年9月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2年4月3日19时45分在南京逝世。是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一届一中全会任中央军委委员,中共十二大、十三大相继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聂凤智二次授勋 聂凤智曾于1955年9月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聂凤智夫人何鸣 1938年,聂凤智是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的队长兼教员,何鸣是女生队的学员。两人相识,但来往不多。后来一起到了晋察冀,聂凤智是“抗大”三团的副团长,何鸣是“抗大”分来的护士。聂所长上任,何鸣护士也到了卫生所。于是,开始了两人的“相知”阶段。 这一切,让何鸣这个小护士也不禁抿着嘴笑:这个又黑又瘦的聂所长,仗打得好,脑子也聪明。自此,就不知不觉地注意起他来,关心起他来。聂凤智这么灵的脑子,这“注意”、“关心”还看不出来?也对何鸣这位16岁就离开家乡长途跋涉投奔革命的中学小女生、重庆辣妹子有了深刻的印象。 1940年元旦,26岁的聂凤智与18岁的何鸣,由“抗大”教育长罗瑞卿主持,办了十桌粉丝烧豆腐的宴席,隆重结婚。聂凤智和许世友 所谓的“聂凤智吓服许世友”不过是聂凤智发现用无法以情动人方式劝服许世友,只好另辟蹊径“吓唬”许世友。 聂凤智和许世友两人先后担任过南京军区的司令员,而且许世友是聂凤智的老领导。在军中关于两人的传言一直有传言,有人猜测说许世友账下猛将如云,但是他只偏爱聂凤智。还有说许世友职位调离后,接任他的肯定是聂凤智。他们两人的关系也成了军队中的谜团。不过他们的两人的关系其实并没有那么的复杂化,许世友是聂凤智戎马生涯中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他俩一起并肩战斗了几十年,所以有着深厚的战斗友谊。人物评价 相貌平平 聂凤智将军,矮小、精瘦、黝黑,相貌平平。左眼眉心藏一痣,相书谓“黑虎含珠”。将军凡与人见面,辄面露丝丝微笑,慈眉善目,亲切可人,若弥勒佛状。 急性司令 1965年10月,叶群、吴法宪至江苏太仓搞“四清”,林彪亦至苏州疗养。空四军政委江腾蛟,逢周日即去苏州、太仓,请客送礼,忙得不亦乐乎,部队工作则不闻不问。聂凤智将军闻之,大怒,当面责问江腾蛟:“你是空四军政委,还是招待所所长?” 聂凤智将军1975年复出,始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继任司令员。因身体状况欠佳,需每日挂吊针,输抗菌素,然将军从不迟到早退。某日,上班时间到,吊针尚未滴完,夫人何鸣曰:“你是司令员,迟几分钟上班有什么关系?”将军曰:“迟一分钟也不行。”遂拔吊针急走。 黑虎将军 聂 凤智15岁就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他有智有勇,几乎指挥和参加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各种不同类型的战斗、战役,甚至包括陆海空协同作战。有专家曾如此评价: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几乎在每一个历史转折关头或者戏剧性进程中,差不多都有聂凤智将军的精彩表演。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聂凤智将军矮小、精瘦、黝黑,左眼眉心藏一痣,相书谓“黑虎含珠”,人称黑虎将军。 谦虚谨慎 1958年9月24日,蒋介石出动100余架飞机,进犯大陆。聂凤智将军于指挥所持话筒指挥,将军命路桥、衢州、连城、惠阳等飞机出动,由于各地距离不同,到晋江时间不同,呈层层包围之态势。敌不知内情,以为是共军之新战法,急撤退。美国《航空》杂志特登文章,介绍聂凤智的“口袋战术”。为此,彭德怀元帅打电话询之聂凤智,将军老老实实答曰:“歪打正着。”彭德怀元帅感慨系之:“若是其他人,早就吹上天了。”将军时任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

聂鹤亭中将曾参加过南昌起义、广州起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战役,担任过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副司令员、工程兵副司令员等职位,且于1956年补授中将军衔。聂鹤亭将军在文革中也遭到迫害,最终于1971年在北京去世。生平概况 聂鹤亭,一九二六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任叶挺独立团排长。一九二七年参加南昌起义、广州起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连长,中共东江特委教导营营长,工农红军第四军参谋,红四军第十一师三十五团副团长,三十三团团长,师参谋长,四军参谋长,红一军团第一师参谋长,军团作战科科长,甘肃野战军参谋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四大队大队长,军委总参谋部一局局长,军委参谋部部长,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高级参谋,晋察冀军区第四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晋察冀军区参谋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松江军区司令员,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参谋长,哈尔滨卫戍司令员兼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辽北军区司令员,第四野战军副参谋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副司令员,工程兵副司令员。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五日被补授予中将军衔。是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聂鹤亭的妻子奥利娅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战败投降,苏俄入满洲,中共方逢际会,欲借俄人之力以霸天下,遣官兵十万出关,鹤亭幸与其焉。越明年,国共满洲战事益炽,林彪受命,统揽满洲全局,思鹤亭为旧部,且素相得,遂拔为“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鹤亭跌蹉数载,幡然大用,未免矜然自得也。 往昔俄国鼎革,王公流散,多有入中国避祸者,归国无计,遂与华人结缡,生女子,则华夷混种,聪慧丽质,满洲尤多。其中有奥利娅者,居哈尔滨,娉婷轶众,婀娜动人,鹤亭惑其色,遂纳之。时议少之,鹤亭不以为意,常与人曰“男女情洽,何忌华夷?刘亚楼、李立三能为,余何不能欤?”其时刘、李皆娶俄妇,鹤亭刺之也。林彪闻之,颇不悦,遂贬之于地方军区,仅以练兵筹饷委之。鹤亭沙汰停私,门生藜藿,虽愤懑亦无奈何,隐忍不发而已。聂鹤亭的孙子聂磊 世界小姐张梓林的老公聂磊传有俄罗斯血统,爷爷聂鹤亭官至中将。聂鹤亭犯了啥错误 在《罗荣桓传》中有这么一段:“有一位曾参加过“南昌起义”的老干部,历任重要职务,但在处理个人生活问题上屡有失当,进城以后,又犯有不服从组织分配的错误。罗荣桓曾经亲自找他谈话,批评了他的严重错误,严肃地警告他,如果不改,就要给他以严厉处分。但在评定他的军衔时,罗荣桓全面分析了这位干部的功过,还是主张授予他中将军衔”。 那么谁是这位曾参加过“南昌起义”的老干部呢?他就是开国中将聂鹤亭!!!聂鹤亭的中将军衔是在1956年1月25日补授的,距55年9月28日我军第一次授衔仅4个月。 聂鹤亭的遭遇同建国后他的表现有关,聂鹤亭自恃老资格,觉得党中央给予的职位太低,从而闹情绪、闹矛盾;加上他在自己个人生活方面屡屡失态,而且1955年聂鹤亭在得知拟授他中将时极不满意,大放厥词,结果被中央军委严重警告,并要求他端正态度,作出深刻检查。聂不服气,继续闹,终于被踢出第一次授衔。 据说总干部部的一些领导同志很看不惯他这一套,在评定他的军衔的时候,主张授他少将军衔,要不是罗帅原则性强,本着团结同志、帮助同志的原则,主张授他中将,他可能还会和二野十六军军长尹先炳一样,最后就授个大校军衔,一辈子当不上将军。在如果不是后来在若干老战友的规劝下态度好了些,那中将还不知何时能够授上。

聂绀弩原名聂国棪,出生湖北京山,毕业于上海高等英文学校,是新中国著名诗人、散文家,被周恩来戏称为“20世纪最大的自由主义者”。聂绀弩的诗独具一格,新奇又别有韵味,著有诗集《元旦》、《三草》等作品。聂绀弩受“胡风案”牵连,后被扣上“右派分子”的帽子,于1979年得以平反,1986年病逝,享年83岁。人物生平 聂绀弩(1903年1月28日-1986年3月26日)原名聂国棪,笔名绀弩、耳耶、悍膂、臧其人、史青文、甘努、二鸦、澹台灭闇、箫今度、迈斯等,诗人、作家、编辑家、古典文学研究家,因在言论和诗词中被加“现行反革命罪”服刑九年多后,于1976年获释。10月10日在入狱十年后获释,其作品《我若为王》选入人教版语文七年级课本。他是中国现代杂文史上继鲁迅、瞿秋白之后,在杂文创作上成绩卓著、影响很大的战斗杂文大家。在杂文写作上,细纹恣肆、用笔酣畅、反复驳难、淋漓尽致,在雄辩中时时呈现出俏皮的风格。 初涉媒体 聂绀弩1903年1月28日出生于湖北省京山县城。少年时代就开始写诗,在《大汉报》上发表诗作。1921年,考入上海高等英文学校。1922年,参加国民党,到福建泉州国民革命军“东路讨贼军”前敌总指挥部任文书;后出国到马来亚吉隆坡,在任运怀义学担任教员。1923年,到缅甸仰光任《觉民日报》、《缅甸晨报》编辑。1924年,回国考入广州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1926年初,受国民党派遣入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次年蒋介石“四一二政变”后,作为国民党员被遣送回国,在南京国民党中央党务学校任训育员。1928年,任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副主任,后兼任《新京日报》副刊《雨花》编辑,同年与周颖结婚。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因组织“文艺青年反日会”为当局不满,为避免被捕弃职逃亡日本,与在东京帝国大学留学的周颖团聚。1932年2月,经胡风介绍加入“左翼作家联盟东京分盟。1933年2月,因参与日本左翼文化运动,聂绀弩夫妇与胡风等被捕入狱,7月一起被驱逐回国到上海,从此即参加上海“左联”的活动,为理论研究委员会主要成员。 创办报纸 1934年4月,创办《中华日报》副刊《动向》任编辑,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出版首部短篇小说集《邂逅》。1936年2月,聂绀弩和胡风、萧军、萧红等在鲁迅支持下创办文学杂志《海燕》,6月出版论文集《从白话文到新文字》,9月将从南京逃出的丁玲送到西安。1937年9月,聂绀弩和胡风等一起到汉口创办《七月》杂志,同年出版论文集《语言·文字·思想》。1938年8月,到皖南任新四军文化委员会委员兼秘书、军部刊物《抗敌》文艺编辑,同年出版杂文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1939年,到浙江金华,先参与中共浙江省委文化工作委员会机关刊物《东南战线》,6月起任替代它的半月刊《文化战士》主编。 1940年5月,到桂林出任《力报》副刊《新垦地》编辑,八月参与创办杂文月刊《野草》任编辑,同年出版短篇小说集《风尘》和《夜戏》。1941年,创办《半月文艺》,同年和次年相继出版杂文集《历史的奥秘》、《蛇与塔》、《范蠡与西施》、《女权论辩白》、《早醒记》 。1943年到重庆,直至1947年先后担任《艺文志》、《真报》、《客观》、《商务日报》、《新民日报》等报刊编辑及西南学院教授,出版剧本、小说杂文集《婵娟》和小说《姐姐》。 出版作品 1947年6月,聂绀弩被中共派到香港,担任《文汇报》主编,直到1951年被调到北京。1949月7月,他应邀参加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10月1日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开国大典”,任中南区文教委员会委员,不久回港。在港四年期间,先后出版散文集《沉吟》、《巨象》,杂文集《追悼》、《二鸦杂文》、《血书》、《海外奇谈》、《寸磔纸老虎》,诗集《元旦》、剧本小说集《天亮了》、短篇小说集《两条路》、剧本《小鬼凤儿》等。 1951年聂绀弩回北京,先后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兼古典文学研究部副部长,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兼古典部主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光明日报社编委等职。 惨遭迫害 1955年5月,当局在全国发动清理“胡风反革命集团”运动,聂绀弩作为胡风老朋友,虽曾写过揭发信但仍受牵连,7月被隔离审查,人民文学出版社已印刷好的《绀弩杂文选》停止发行,次年5月受到开除中共党籍留党察看和撤职处分。1957年,时任全国政协委员、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的妻子周颖响应共产党的“整风”号召提意见,被打成“右派分子”;聂绀弩因帮她修改过发言稿而受株连,次年初也被划为“右派分子”,开除党籍,与中央国家机关1300多名“右派分子”一起被遣送到北大荒黑龙江垦区“劳动改造”。1959年10月,调到牡丹江农垦局《北大荒文艺》编辑部当编辑,次年冬结束劳改回北京,被安排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任专员,后来又被摘掉“右派分子”帽子。 1962年,聂绀弩得知胡风夫人梅志在北京就设法见面,夫妻俩就鼓励她写信要求探监见胡风。1966年初,胡风获“监外执行”回家短暂居住时,聂绀弩又去探望并赠诗,此后与发配到四川的胡风也一直通信,文革开始时因担心被红卫兵抄家失去自己未曾发表过的文字手稿,就委托一位前往四川的朋友带给梅志,却被公安机关截获。因他有些诗词稿中有为胡风、丁玲“鸣冤叫屈”的内容,再加还有人交待揭发了他在私下曾有“恶毒攻击”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的言论, 1967年1月25日以“现行反革命”罪嫌被捕入狱。1969年10月,因战备原因被转押到山西临汾的省第三监狱,1974年4月被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判为无期徒刑。其妻周颖为此四处奔走求告,找到曾任山西省法院审判员和时任临汾监狱监狱长等愿意为这冤案受害者帮忙,恰好1975年底中共中央曾下达“对在押的原国民党县团以上党政军特人员,一律宽大释放”的文件,而监方释放这类人员时已上报名单中有一人病死未销,于是聂绀弩就被以曾任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副主任为由,在后来清理复查时作为顶替名额上报,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于1976年10月10日以 “特赦” 获释,由周颖从监狱中接回北京。 平反昭雪 1979年3月和4月,聂绀弩的“反革命罪”和“右派分子”相继被平反改正,恢复名誉、级别、工资及中共党籍,9月任人民文学出版社顾问,11月当选为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常务理事,此后又任全国政协委员。1986年3月26日,聂绀弩病逝于北京,享年83岁。 聂绀弩的著作还有:《聂绀弩杂文集》 ,《绀弩散文》,诗集《三草》、《中国古典小说论集》、《散宜生诗》,鲁迅评论集《高山仰止》、回忆录《脚印》,《聂绀弩旧体诗全编》,十卷本《聂绀弩全集》等。聂绀弩诗词 聂绀弩的诗作新奇而不失韵味、幽默而满含辛酸,被称作“独具一格的散宜生体”。 聂绀弩落拓不羁,我行我素,不拘小节,周恩来说过他是“大自由主义者”。当年《申报》的《自由谈》上,有两个人的杂文与鲁迅神似,一是刻意学鲁的唐弢,一是随意为之的聂绀弩,他被认为是鲁迅之后的杂文第一人。晚年,聂绀弩运交华盖后又写起旧体诗来,古怪而又美妙,实为文坛一绝,堪称“我国千年传统诗歌里的天外彗星”。 有人说,若论武略,聂绀弩可以为将;如论文才,他可以为相。若单看一看他青年时代的传奇生涯,这一判断就不为过了。 著有诗集《元旦》、诗集《三草》等。聂绀弩女儿聂海燕为什么自杀 按章诒和的《往事》所载,实是暗示聂绀弩之妻周颖与女婿小方有染。导致海燕自杀,随后小方也自杀。当然原文所载这只是聂绀弩一人猜测,并无真凭实据。 章诒和有一种说法,聂绀弩对于爱女海燕之死,一直颇为怀疑,耿耿于怀。聂绀弩曾经对李健生说过:“我想不通,海燕到底为什么死……按说我坐了牢,母女应该是相依为命的。可我后来读到海燕早就写好了的遗嘱,才知道事情很复杂。女儿在遗嘱里说:‘我政治上受骗了,生活上也受骗了。’又说‘我的两个小孩千万不要让母亲带’。为什么女儿不信任母亲?所谓‘生活上也受骗了’,是指谁?是小方一个人骗了她,还是连同周颖两个人都骗了她?海燕是怎么知道自己受骗的?她看到了或者发现了什么?这些到底都是怎么回事?李大姐,我总该弄清楚吧?”李健生无话可对。海燕的死因及其遗嘱,一直都是聂绀弩脑子里的谜团,也是他心中解不开的一个死结。 而同样与聂绀弩夫妇关系比较亲密的姚锡佩,对此问题却有她的解释。她在《我所知道的周颖》一文中写道:“我从未听说周颖在其中有何责任,如果她曾包庇了女婿,恐怕也是出于并不希望看到感情尚好的小两口真正破裂。至于为什么女儿遗嘱‘我的两个小孩千万不要让母亲带’,我曾问过一位熟悉她们家事的人,据说是周颖对外孙有点溺爱,母女俩常争吵,这种现象也是人间常事。至少我在80年代从未听绀弩或其他人说过女儿之死是周颖的责任。我倒不时地听他俩一起深情地回忆爱女,只是末了绀弩总要强调:‘如果海燕知道我要回来,她一定不会死的。’周颖听后,总是默默地走开,她内心的痛楚可能比绀弩更深。”黄苗子告密出卖聂绀弩 唧唧复唧唧,老来医院息。不闻机杼声,唯闻刀剑戟。问你何所思,问你何所忆。昨夜见黑帖,妖风卷臭腥。罪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是卧底,阿爷害人精。阿爷陷好人,投之入死槛。 该诗落款时间是2009年10月,是黄苗子躺在北京朝阳医院病床上写的,是未完稿。这一年3月,章诒和在南方周末撰文《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之后引起千层浪,该诗书写的应是黄苗子当时的心境。 黄苗子之子黄大刚回忆,章诒和关于聂绀弩的文章在南方周末刊登见报的当天,家里人就已通过各方朋友获悉,“当时父亲住院,我们一直瞒着他。当时谣言很多,有些说默认了。”黄大刚说,直到2009年5月,父亲的一位朋友不相信谣传,拿着报道复印件去医院看望,黄苗子这才得知此事。 黄大刚说,随后他刚到医院,父亲就把那张报纸复印件给了自己,“说‘你看看这个’。他当时虽没多说什么,但对我不太满意,觉得我们瞒着他。”因怕生气影响老人健康,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黄家对这一话题尽量避开不谈,或有意岔开,但黄苗子时会提起。黄大刚回忆,有次父亲感慨,“没想到,老了老了还碰上这么一件事”。 2009年夏天,黄苗子出院后,家人担心老人上网,便断了网线。“他让我们恢复,我们就各种理由搪塞。”黄苗子一度找到在电信工作的朋友,“当时那朋友慌着给我报告,说‘耗不住黄老,牛都吹了,说有根电话线我就能让你上网’。”在黄苗子频繁催促下,全家耗了半个月,最终不得不恢复网络。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聂绀弩】聂绀弩女儿聂海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