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菩萨的幼子

在那秘密如坟墓的房间里,

然而,有一天,一个在母亲方面的血统是凡人的青年,大胆地接近。他不时地被迫停下来,揉清他昏眩的眼睛。使他前来的任务是如此地紧急,为达成他的目的,驱使他加速脚步,向宫殿迈进。经过光亮耀眼的大门,进入四面光明灿烂的宝殿,太阳神就坐在那里。少年被迫停下脚步,他已无法再支持了。

愤怒,她决定要去惹麻烦———而事实上她进行得非常顺利。在国王皮里亚斯和海之女神西蒂斯的重要婚礼中,众神中只有伊丽丝没有被邀请,她把一个上面刻着 献给最美丽的人 的金苹果丢在设宴的礼堂中。当然,所有的女神都想得到它,但最后的选择,仅落于三名女神:阿科罗蒂、希勒、雅典娜。她们要求宙斯在她们之间作个裁决,但宙斯很聪明地拒绝参预此事,他告诉他们前往靠近特洛伊城的爱达山,年轻的王子巴利斯或叫亚历山大正在那里为他父亲牧羊。宙斯告诉她们,巴利斯是一名选美的极佳裁判。虽然巴利斯是一名王子,但他却做牧羊人的工作,因为他父亲特洛伊城的国王普里尔蒙受到警告说:有一天,巴利斯会使该城毁灭,而因此把他赶走。这时,巴利斯正和一位可爱的女神奥伊诺妮住在一起。

来到她身边。

一切都已准备就绪,需要即刻启程。奥林匹斯山各门的门守四季之神,伫立以待大开门户。马匹已在车前上了辔和轭,骄傲和兴高采烈的费厄顿跨上马车,然后他们离去了。他作了他的抉择,不论它的结果如何,现在他已无法改变主意。他起初的爽快,不是在于当进入天空时,他想冲得那么快,以致追上东风神和把他抛在后面;而是在于马匹的飞脚,穿过低低的云层,好像穿过薄稀的海雾一般,然后在碧空中步步高升,爬到天空的最高处。费厄顿沉醉了好一会儿,自以为是天空的主宰。但突然间情况大变。马车剧烈地前后震动,马愈跑愈快,他终于失去了控制。已经不是他,而是马匹领着在轨道上奔驰。车上轻轻的重量和持缰的软弱的手,告诉他们,驾驶者已不在了,它们成为车子的主人,没有其他的人在驱策它们。它们脱离轨道,高低起伏,左右不定地任意奔驰。它们险些将马车撞毁在天蝎座上;它们倏然停止,又几乎撞上巨蟹座。这时,可怜的驾驶者,由于惊恐过度,已进入半昏迷状态,马缰任其脱落。

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是海伦,她是宙斯和丽达的女儿,加斯陀和波鲁克斯的妹妹。根据传说,她的美丽,使得希腊没有一个王子不想娶她。当她的追求者集合在她家向她正式求婚时,他们人数是那么多,而且都出身于那么有声望的家庭,以致她有名的父亲丁达路斯国王不敢由他们之间选取一人,害怕其他的人联合起来对抗他。因此,丁达路斯首先要那些可能成为海伦丈夫的所有人发誓,无论什么人是胜利者,如果他在他的婚姻中发生什么差错,他们都得保护他。毕竟发誓对每个人都有好处,因为每个人都有希望成为入幕之宾,所以,他们保证他们将竭力惩罚任何带走或企图抢走海伦的人。然后,丁达路斯选上亚基米伦的兄弟曼尼劳斯,并且任命他成为斯巴达国王。

当黛尼伊坐在那里度着漫长的日子和时刻,除了仰望天上的浮云外别无所事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天上突然降下一阵金雨,充满了她的屋子。她是如何知道那是宙斯化成这种方式来造访她,我们不得而知,但她知道她所生的是宙斯的儿子。

任何明智的话语,对这男孩已起不了作用。光荣的景象呈现在他眼前,他看见自己神气地站在神奇的车上,手里扬扬得意地控着连主神杰夫 都无法控制的马匹。他根本没有考虑到父亲详述地危险。他既不觉得恐惧,也不怀疑自己的力量。最后,太阳神只好放弃劝阻孩子的企图,在他看来,劝阻已无望,另外,也没有时间了。启驾的时间已迫在眉梢,东方的各门已发出紫色的光芒,同时黎明已开启充满红光的宫廷。星星们由天空渐渐地消失,甚至残留的晨星也模糊了。

污辱了给他食物的玉手,

她泪流满烦,温柔地拥抱着柏萨斯,

无疑的,费厄顿一定经常看着太阳神驰骋于空中,而且常又敬畏又兴奋地告诉自己:在高空中的正是我的父亲。 同时他想要知道,如果坐着车,驱驰于令人昏眩的轨道,将光亮带给世界,不知会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由于父亲的诺言,使他的狂想成为可能,他立时大喊:父亲,我选择取代您的地位,那是我惟一的要求,只要一天,短暂的一天,让我代你驾车。

当时,在靠近地中海的东端,有一个大城市,其富庶和强盛举世无匹,甚至今日,也没有一个城市比它更出名。该城名叫特洛伊,导使该城名垂不朽的因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诗篇之一的《伊里亚德》 所记述的一场战争,而导致这场战争的原因,则要追究到三个善忌的女神间的争执。 序幕:巴利斯之仲裁

在某个岛上有一些叫做高更的可怕怪物,它们以致人于死的魔力声名远播。波力戴克第斯明显地告诉柏萨斯关于高更的事。他大概是告诉柏萨斯,他宁愿得到高更的一个头,而不愿有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这些实际上似乎是他为了杀柏萨斯而计划的。他宣布他将要结婚,于是大会亲友以资庆祝,包括柏萨斯在内。每一位来宾依照传统,都带了送给未来的新娘的礼物。只有柏萨斯空手而来,他没有东西可送。他年轻又高傲,因此觉得羞辱,于是他站了起来,照着国王想要他做的方法做了。他宣布要送给国王一份比所有东西更好的礼物。他要前地去杀死密图莎,带她的头回来作为贺礼。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国王的心意,没有一个精神正常的人会提出如此的建议。密图莎是那群高更之一。

这是更加疯狂和鲁莽的讯号,马匹冲至天的顶端,再向下俯冲,使世界发生大火。最高的山,像妙西丝女神住的爱达和海利肯山、帕诺修斯山以及通天的奥林匹斯山首先着火,火势由山坡而下,延伸到山涧深谷和黑暗的森林,直到每个地方的所有东西都在燃烧。泉水蒸发成气,河床干涸。据说尼罗河在地表上消失,将头隐藏起来,到现在仍然潜伏着。

偷走了一名妇女。

然而,宙斯仍然化身为金雨,

什么都逃不过太阳神的眼睛,他立刻看到少年,慈祥地望着他而问道:你来这里有何贵事? 我来此, 少年勇敢地回答:

因此,当巴利斯将金苹果给阿科罗蒂时,事情发生了。这位爱与美的女神非常明白到哪里去找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她领着年轻的牧羊人直接来到斯巴达,毫无考虑到抛下孤零零的奥伊诺妮。曼尼劳斯和海伦把他当成他们的宾客,亲切地款待他。宾主之间的联系非常炽烈,每个都有帮助和不伤害对方的义务。但是,巴利斯破坏神圣的契约。曼尼劳斯完全相信这个默契,他留巴利斯在家中而前往克里特岛。于是: 莅临的巴利斯, 进入朋友祥和的寓所,

愉悦的日光换来铜墙铁壁,

太阳神发觉自己的愚昧,何以自己会许下这种致命的诺言,来成全由一个心智未成熟的孩子所想出的要求?亲爱的孩子,他说:这是惟一我要拒绝的事。我知道我不能拒绝,因为我已向史蒂克斯立誓,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必须屈服,但我相信你不会坚持才对。请细听我告诉你关于你的要求。你是克里曼妮和我的儿子,你是一个凡人,没有一个凡人能驾驭我的车子,事实上,除了我,其他的神都无法办到,连神的统治者也一样。想想那路程,它从海中升起时是那么峻险,尽管早晨鸟儿精神抖擞,都几乎无法爬上它。到了中天,更是连我都不敢向下瞧上一眼。最糟的还是下坡,它是那么的急降,以致连在海上等我的众神,也想知道我是如何避免像倒裁葱似地跌下去。要控制这些马也是一个长期的奋斗。当爬坡时,它们的脾气变得更是暴躁,更加严重地反抗我的控制。如果是你,它们会怎样对付你呢?

阿奇里斯是被他的母亲所留住。这位海之女神知道,假如他前往特洛伊城,他命中注定要死在那里。她送他到里克米狄斯的宫廷里,这位曾不忠地杀死西萨斯的国王,使他穿上女人的衣服,隐匿在少女群中。奥狄色斯奉首领们之命,去寻找阿奇里斯。奥狄色斯扮成一名小贩,前往听说是阿奇里斯所在的宫廷,他的袋子里装着女人所喜爱的五光十色的装饰品,同时还有一些很好的武器。当这些女孩围观这些小饰物时,阿奇里斯拨弄着那些利剑和匕首。于是,奥狄色斯认出他来,并且毫无麻烦地使阿奇里斯忘了母亲说过的话,跟他一道归入希腊的军营里。

当狂风和巨浪袭击时,

你是否以为天上有各种各样的珍奇异物,譬如琳琅满目的事物充满众神的城市?其实这些东西一样也没有。你会经过兽群,一群凶残的猛兽,那才是你能看到的一切。公牛星、狮子星、天蝎座、巨蟹座,每一处都想伤害你。请听我的劝告,看看你四周围环绕的,繁华世界中所有的事物。选取它们之中你所喜爱的东西,那就属于你的。假如你想证明你是我的儿子的话,那么,我对你的担忧,就足以证明我是你的父亲。

当这三位姿态美妙的女神在他面前出现时,他的惊讶是可以想象得到的。他并没有被要求注视这三位妩媚的女神、而选择在他心目中谁最漂亮,却只被要求考虑每个人所提供的贿赂品,而选择何者他认为最值得接受。无论如何,这项抉择是不容易的。男人最关心的东西都摆在眼前,希勒答应使他成为欧罗巴和亚细亚两洲的主宰;雅典娜愿意领导特洛伊人战胜希腊人,而且将希腊毁灭;阿科罗蒂则答应给他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巴利斯正如后面的故事所叙述,是一位柔软且有点怯懦的人,他选择了后者,他将金苹果给阿科罗蒂。

她暂时将生产的事隐瞒父亲,但是,在这范围狭窄的铜屋里,想隐瞒是愈来愈难。最后,有一天,这个小孩———名叫柏萨斯———被他祖父发现了。你的孩子! 阿克利西厄斯非常生气地问道:谁是这孩子的父亲? 但是当黛尼伊骄傲地回答: 宙斯。 他却不相信女儿。他惟一相信的是,这个孩子对他有可怕的危险。他不敢杀这个孩子,原因和阻止他杀死女儿的理由相同,畏于宙斯和追踪凶手的复仇三女神富丽丝。但是如果他不能直接杀他们,他仍可使他们踏上必死之路。他造了一个木箱子,把母子两个关在里面,然后带到海上,投入水里。

是要证实你是不是我的父亲,我母亲说你是我的父亲。可是,当我将此事告诉班上的男同学时,他们却笑我,他们不相信我。我问母亲,母亲告诉我,最好来问你。 太阳神笑着摘下那光彩夺目的皇冠,因此少年可以毫无困难地看到他。过来吧,费厄顿, 他说:你的确是我的儿子,克里曼妮告诉你的是真话。我希望你也能相信我的话,我一定给你证明。无论你向我要求什么,你能够如愿以偿。我要求诸神的监誓者冥河神史蒂克斯,为我的诺言作证。

特洛伊之役

高更有三个,

太阳神的宫殿是光耀万丈的地方,照耀着黄金的光彩,映射着象牙的洁白,闪烁着珠宝的辉煌。宫内宫外每一样东西都是亮闪闪的,灿烂至极。那里永远是晴朗的正午,任何阴影都不能消灭它的光明,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黑暗,什么是夜晚,几乎没有人能长期忍受那永不磨灭的光芒,也几乎没有人曾到过那里。

这就是巴利斯的裁决,因它成为特洛伊之战爆发的真正原因,而驰名远近。

在雕刻的箱子里,

专门挑拨惹事的自-由女神伊丽丝在奥林匹斯山自然不受欢迎,当众神举行宴会时,他们往往把她遗忘。这使她感到极度地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太阳菩萨的幼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