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勒玛科斯回到伊塔刻

这就是他对我的预言。我感谢他,并问:瞧,我的母亲的幽灵坐在那里,可是她默默无言,也不看我一眼。请告诉我,我该怎样使她认出自己的儿子呢?

他的话刚说完,他就看见他的儿子忒勒玛科斯站在门口了。牧猪人高兴得连忙放下杯子,朝他的年轻的主人迎上去,并拥抱他,吻着他的手,眼泪也不禁淌下来,好像他的一个亲人死而复生一样。一位年老的父亲看见他的晚生的儿子在外漂流十年重回故土,也不会比牧猪人更高兴的。忒勒玛科斯没有马上进来,直到听仆人说家里没有发生什么事时,他才把长矛交给牧猪人,走进草棚。

不一会,他的助手们都赶着猪回来了。老牧人吩咐宰杀一头五岁大的肥猪,招待客人。

但这时我的朋友埃尔朋诺尔的幽灵却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的遗体还躺在喀耳刻的宫殿里没有安葬。他含着泪水向我悲诉他的厄运,请我回到埃埃厄岛的时候将他隆重埋葬。我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他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们就这样伤心地坐着交谈,一边是埃尔朋诺耳的幽灵,一边是手握宝剑,不让幽灵舐食祭品鲜血的我。不一会,我的母亲安提克勒亚的灵魂也来到我的面前。当年我出发远征特洛伊时,她还健在。看到她时,我不由得失声痛哭。可是我仍然守护着祭品,不让她走近舐血。

忒勒玛科斯冷静地说:亲爱的客人,人民并不恨我;我也没有兄弟,所以也没有兄弟间的争夺,我是家中的独子。可是有许多心怀恶意的男人,从伊塔刻和附近的岛屿涌来向我的母亲求婚。她一直回避他们,可是他们硬留下来,整日饮宴,赶也赶不走。不久,我的家产就要被他们挥霍一空了。 然后他转身对牧猪人说:你是我的朋友,像慈父一样,请帮助我吧,请你进城给我的母亲捎个口信,告诉她,我在这里。不过要小心,别让任何求婚人知道这件事。

他们进了草房。牧猪人给他在地上铺了些树叶和树枝,又在上面垫了一张粗陋的野羊皮,然后请他坐在羊皮上。奥德修斯感谢牧猪人的好意。欧迈俄斯听了,回答说:老人家,我们一点也不能亏待客人。当然,我没有什么财产,不能好好招待你。如果我的主人在家,我的情况一定要好一些。他会赐给我房屋、田地和妻子。那样,我就能慷慨地款待外乡的朋友了!

我听了深受感动,张开双臂,想去拥抱母亲,可是她像梦中的幻影一样消失了。现在许多阴魂涌过来,全是著名英雄的妻子。她们都吮吸祭品的鲜血,向我诉说各自的命运。她们的幻影也消失了。我抬起头来,看到了令我激动的幻影。那是大统帅阿伽门农的阴魂。他慢慢地走近土坑,吮吸鲜血。然后,他抬起头,认出了我,悲痛得哭了起来。他朝我伸出双手,但无法够到我。我急忙问起他的情况。尊贵的奥德修斯哟,他说,也许你以为是海神把我淹死的,其实不是如此。我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和她的情人埃癸斯托斯乘我沐浴时谋杀了我,在我怀着对妻儿的想念之情从远方归来时被他们杀害了。为此,我也劝你,奥德修斯,千万要小心,不要太相信自己的妻子,不要因为她的热情而把秘密都告诉她。但是我忘了你的妻子是聪明而贤淑的!尽管如此,我仍然劝你悄悄地返回伊塔刻,因为能够完全相信的女人几乎是没有的啊!

牧猪人立即穿上鞋子,把鞋束紧,然后手执长矛,匆忙离去。

奥德修斯变成了乞丐,穿过茂密的山林和高地,来到女神指定的地点。他在这里果然找到了牧猪人欧迈俄斯,这是他的一个忠心的仆人。欧迈俄斯正在山坡上用巨石围成的牧场上牧猪。这里共有十二个猪圈,每圈有五十头母猪。公猪的头数明显少于母猪,它们都在圈外。宫殿里的求婚人每天都要宰杀一头肥猪,因此只剩下三百六十头了。此外还有四条猛犬看守猪群,它们看上去凶暴得像恶狼一样。

提瑞西阿斯的灵魂终于出现了,右手拄着一根金杖,他立刻认出了我,对我说:尊贵的拉厄耳忒斯的儿子,你怎么离开了阳间,来到了令人恐怖的阴间?请把宝剑从土坑上移开,让我喝一口祭供的鲜血,然后我告诉你未来的事情。听到这话,我往后退了一步,把剑推入剑鞘。他俯下身,舐着黑色的羊血,然后说道:奥德修斯,你希望我告诉你回归祖国的可喜消息。可是有一个神衹在阻拦你,你不能逃脱他的手掌。这是海神波塞冬。你曾经深深地得罪过他,把他的儿子波吕斐摩斯的眼睛戳瞎。因此,你的归程不会平安。但你不必失望,最后你仍能回到故土。你首先在特里纳喀亚岛登陆。如果你不动太阳神养在那里的圣牛和圣羊,你就能平安回家。如果你伤害它们,你的船和你的朋友就会遭殃。即使你一个人侥幸逃出,也要孤独可怜地过上许多年才能由外乡人的海船载回故乡。你回家后,仍然悲愁和烦恼,因为骄横的男人在挥霍你的财产,向你的妻子珀涅罗珀求婚。你将用计谋或武力杀掉他们。不久,你又得漂流,来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不知道大海,不知道船只,也不知道在食物中放盐调味。在那个遥远的国家里,有人会奇怪地问你为什么在肩上扛一把木铲。这时,你就把船桨插在地上,并向海神波塞冬献祭,请求海神谅解。你把航海知识传给异国的民族,这时海神将会息怒。然后,你重新回家。你的王国从此繁荣昌盛,你也可以活到老年,在一个离开大海很远的地方离开世间。

他们正说着,一只雄鹰从面前飞过,它的利爪抓住一只鸽子。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把忒勒玛科斯拉到一旁,凑近他的耳朵,悄悄地说:孩子,如果我的观察不错,这便是你们家庭的一种吉兆。别的人永远也不能统治伊塔刻。你们始终是这块土地的主人!

牧猪人不相信地摇摇头,回答说:你以为,一个外乡人给我们讲一点有关主人的事,我们就会相信吗?过去,已有不少的外乡客,为了寻求衣食和住宿,讲了不少关于主人的情况,王后和她的儿子听了感动得流泪。但我认为他们都是来骗吃骗喝的,我相信,他一定不在人世了。我再也不会有这样善良的主人了。当我想起奥德修斯的时候,我就觉得是在想念一位仁慈的长兄,而不是我的主人。

让她喝些祭供的鲜血,她就会开口说话了。提瑞西阿斯回答说。说完,他的阴魂消失在黑暗的阴间王国里。我的母亲的阴魂走近我,并吮吸鲜血。突然,他认出我来,流着泪对我说:亲爱的儿子,你怎么活生生地来到这死人的王国?你从特洛伊回国一直在海上漂流吗?我们情况详细地告诉了她,然后问她怎么死的,并打听家中的情况。她回答说:你的妻子仍在家中,坚贞不渝地等你回去。她日日夜夜地为你流泪。你的儿子忒勒玛科斯管理着你的财产。你的父亲拉厄耳忒斯在乡下居住,不愿到城里去。整个冬天,他像仆人似地躺在炉边的稻草上,衣衫褴褛,生活很苦;夏天,他露宿野外,躺在树叶上,他是因为悲叹你的命运才过这种生活的。我的可爱的儿子,我也是因为想念你而死的。

说完,他挥手跟大家告别,步行到乡下去。这时,奥德修斯和牧猪人正在草棚里准备早餐,别的牧人忙着把猪赶出去。他们刚坐下来用早餐,突然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和狗吠声,但不是狂吠,倒好像是在迎接它们的主人。 一定是个朋友或熟人来看你,奥德修斯对牧猪人说,这些狗对陌生人不会是这样的。

奥德修斯给牧猪人编造了一段故事,说他是没落的富家子弟,家住克里特岛,然后又编了一些离奇的冒险经历。他在故事中提到了特洛伊战争,说在那里认识了奥德修斯。他说在回家途中风浪使他漂到忒斯普洛托斯人的海岸,那里的国王对他讲奥德修斯曾在忒斯普洛托斯作客,后来他到多多那的神坛祈求宙斯的神谕去了。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忒勒玛科斯回到伊塔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