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喀琉斯重新武装

年老的国王普里阿摩斯站在高耸的塔楼里。他看到勇猛的珀琉斯的儿 子凶狠地追击逃亡的特洛伊人,任何神衹和凡人都不能阻止他前进。国王抱 怨着从塔楼上走下来,对守卫城池的士兵说:打开城门,守住门口,让所 有逃亡的特洛伊人回到城里来。不过要当心,阿喀琉斯正在追击他们,等士 兵们一回到城内,马上把城门关上,别让珀琉斯凶狠的儿子冲进城来!守 城的士兵遵照命令拉开门栓,于是城门大开。 特洛伊人饥渴万分地从战场上回来,阿喀琉斯紧追不舍。阿波罗把这 一切看在眼里,马上离开城门,前去帮助那些惊慌失措的逃兵。他首先鼓起 安忒诺尔的儿子阿革诺耳的勇气。 然后,他隐蔽在浓雾中,站在宙斯的圣树下,策应阿革诺耳。于是, 阿革诺耳在特洛伊人中第一个意识到在逃跑,他站住了脚,思索了一阵,怀 着内疚的心情对自己说:在你身后穷追不舍的人是谁?他的身体不是一样 可以用矛刺伤吗?他不是跟其他人一样也是凡人吗?说着,他镇定下来, 等待着冲过来的阿喀琉斯。 阿革诺耳一只手拿住盾牌,另一只手挥着长矛,朝阿喀琉斯大喝一声: 你别以为马上就可以占领特洛伊城。我们中间也有顶天立地的英雄,他们 准备为保卫父亲、母亲和妻子儿女而战。说着他投出他的矛,击中对方新 浇铸的胫甲,但矛当的一声弹落在地上,没有伤着阿喀琉斯。阿喀琉斯猛扑 过来,但阿波罗用浓雾遮掩着将阿革诺耳带走,并诱使阿喀琉斯走上歧路, 仍然追赶他,因为他已化作阿革诺耳的模样,穿过麦田,朝斯卡曼德洛斯河 奔去。 阿喀琉斯紧紧在后面追击,希望追上对手。就在这时,特洛伊人从大 开的城门里幸运地回到城里。他们争先恐后,你推我挤,直到进了城里才舒 了一口气,擦着满头大汗,饮水解渴,然后在城垛上坐下或躺下休息。 但希腊人都扛着盾牌蜂拥着奔向城池,特洛伊人只有赫克托耳还留在 城外。阿喀琉斯仍在追赶阿波罗,他以为是在追赶阿革诺耳。突然,阿波罗 停下来,转过身来,以神衹的洪亮的声音说道:你为什么对我紧追不放, 而放弃追赶特洛伊人呢?你以为在追赶一个凡人,其实你是在追赶一位你伤 害不了的神衹! 阿喀琉斯恍然大悟,气恼地叫喊起来。你这个残酷而奸诈的神衹!你 竟然把我从城墙边引开!不是因为你,许多特洛伊人都得丧命,你狡猾地援 救了特洛伊人,剥夺了我取胜的机会。作为神衹,你是用不着害怕报复的。 尽管如此,我是多么希望向你报复啊!说着他转过身子,像匹暴躁的战马 一样顽强地朝城池奔去。 年迈的普里阿摩斯在塔楼上看到阿喀琉斯奔过来,急得连连捶胸,痛 苦地呼唤着在城外站着等待阿喀琉斯的儿子。赫克托耳呀,尊贵的儿子! 你为什么还在外面?你想送进虎口吗?他已经杀掉我那么多的儿子。快进城 吧,进来保护特洛伊的男人和女人。请怜悯我吧! 宙斯在折磨我,使我在暮年还遭受这种难忍的苦难,让我亲眼看到儿 子们被杀死,女儿们被抢走为奴,城池被毁,珍宝被掳掠一空。最后我会死 在投枪或长矛之下,抛尸门外,被我亲手喂养的狗吞食尸体,舔食我的血迹! 赫卡柏站在他旁边,也哭泣着大声呼喊:赫克托耳呀,可怜我吧,听 我的话!从城墙后打退那个可怕的英雄,千万别在城外和他交锋! 父母亲的大声呼唤和哀求都不能使赫克托耳回心转意。他坚定地站在 原地,静静地等待着阿喀琉斯,并且自言自语地说:那时,我的朋友波吕 达玛斯劝我把军队撤回城去,但由于我指挥失误,许多人丧失了生命。我愧 对特洛伊的男女老幼。也许有一天他们会说,赫克托耳由于相信自己的力量 而毁了整个民族。因此,最好还是让我和那个可怕的敌人决一死战。要么我 取得胜利,要么我战死城下!否则怎么办呢?难道我应当放下盾牌和盔甲, 把海伦和帕里斯抢回来的珍宝都献出去?瞧,我想到哪里去了?如果我真的 哀求他,他不会怜悯我的,相反,他会无情地将我杀死。看来还是和他交战 为好,看看奥林匹斯圣山的神衹究竟让谁获得胜利。

双方军队在艰苦的鏖战后稍事休息。特洛伊人从车上卸下马匹,还来 不及想到用膳,就集合商议。大家笔直地站成一圈,没有人敢坐下来,因为 他们心有余悸,生怕阿喀琉斯会再来。 这时潘托斯的儿子波吕达玛斯走了过来。他是个明智的人,能知过去 未来,他劝告大家不要等到天明就赶快撤回城去。如果阿喀琉斯重新武装 起来,等到明天早晨他就会发现我们在这里。到那时候,要是还有人能够逃 回城去,那真是万幸了。因此我建议所有战士都到城里过夜,那里有高大的 城墙和坚固的城门,可以保护我们,明天早上我们再上城墙。如果他真的从 战船上下来围攻我们,我们也能抵挡他! 赫克托耳听了他的发言站起身来,责备地说:波吕达玛斯,你的这些 话真让我扫兴。 现在,宙斯保护我们,已让我们取得了胜利,我们已把亚各斯人赶到 了海边。你的建议显得多么愚蠢,没有一个特洛伊人会听你的话。我命令, 今晚让所有的士兵都饱餐一顿,并且严密警戒。如果有人担心他的金钱和财 富,那么就让他将家财拿出来请大家饮宴,当然,让我们的士兵来享受,总 比让给希腊人要好些。明天清晨,我们将向希腊战船发起攻击。如果阿喀琉 斯真的参加作战,那是他自找倒霉!我将坚持战斗,直到我或他夺取胜利为 止。 特洛伊人不听波吕达玛斯的明智的建议,他们对赫克托耳不理智的决 策却鼓掌欢呼,并且兴致勃勃地开怀畅饮,饱餐一顿。 希腊人彻夜围着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哀悼他。阿喀琉斯怨愤地说:现 在,命运女神已经决定让我们两个人的鲜血洒在异国的土地上,因为我已不 能回到我年迈的父亲珀琉斯和母亲忒提斯的宫殿里。特洛伊城前的黄土将会 掩埋我的尸体。帕特洛克罗斯哟,命运注定我要死在你的后面,因此我在没 有夺回赫克托耳的铠甲并取得他的首级以前,我还不能参加你的葬礼。他是 杀害你的凶手,我要拿他的头颅向你献祭,并且还要向你献祭十二个特洛伊 的贵族子弟。亲爱的朋友,现在你暂且在我的船上安息,让我完成我的大业 吧!他说完,便命令他的朋友们取来一口大鼎,烧了温水,给阵亡的英雄 净身,涂抹香膏。然后,他们将尸体抬起,放到床上,从头到脚盖上一条贵 重的亚麻布尸被,再盖上一件罩袍。 同时,忒提斯来到赫淮斯托斯的宫殿。它像星光一样灿烂,美丽而坚 固。这是跛腿的赫淮斯托斯为自己建造的铜殿。忒提斯看到他正在汗流浃背 地工作。他要铸造二十只三脚鼎,每只铜鼎下都装着金轮。这样,它们用不 着人推,便可以自动滚到奥林匹斯圣山的大殿内,然后再滚到神衹们的房间 里。这真是令人惊奇的珍品。这些三脚鼎除了耳柄以外均已完工。 他正在挥舞锤子,要把耳柄钉在合适的地方。他的妻子,美惠三女神 之一的卡律斯牵着忒提斯的手,领她坐在一张银椅子上,并且把一张踏脚凳 放在她的脚下,然后她去叫丈夫过来。 赫淮斯托斯看到海洋女神忒提斯,高兴得大叫起来。我多高兴啊,最 高贵的女神光临我家作客。她是我初生时救过我的恩人,因为我生下来就是 跛腿,母亲把我遗弃了。如果不是欧律诺墨和忒提斯把我拾回去,并在海边 的石洞里扶养我长大,我早就死掉了,我的救命恩人今天居然到我家里来了! 亲爱的妻子,好好款待客人!让我先把面前杂乱的东西收拾一下。 满脸烟灰的神衹赫淮斯托斯从铁砧旁站起来,跛着腿走去把风箱从火 炉上移开,把工具锁进银箱里,又用海绵擦洗双手、脸、脖子和胸脯,然后 穿上紧身服,由女佣们搀着,一拐一拐地走出房间。这些女佣并不是真正的 人,她们仅仅具有人的形象。她们是赫淮斯托斯用黄金铸成的,容貌俊美, 灵巧而健壮,会思想会说话,还具有艺术才能。她们轻盈地从主人那儿走开。 赫淮斯托斯接过一把漂亮的椅子,坐在忒提斯身边,握着她的手,说:敬 爱的女神,什么风把你吹到我的屋子里?告诉我你的来意,我一定尽力满足 你的任何要求! 忒提斯叹了一口气,把她的忧愁告诉他,请他为已注定即将灭亡的阿 喀琉斯赶制战盔,盾牌,铠甲和胫甲,因为阿喀琉斯的一副神衹赠送的铠甲, 已让他的朋友在特洛伊城外战死时丢失了。 放心吧,尊贵的女神!赫淮斯托斯回答说,你不用担忧!我马上就 动手给你的儿子赶造盔甲。如果我造的盔甲能够使他免于死亡,我会感到格 外高兴。他会喜欢我造的盔甲的,每一个看到的人都会感到惊讶的?说完, 他离开了女神,跛着腿来到炉灶旁,架上二十只风箱,让它们扇风吹火。坩 锅里熔化着金、银、铜、锡。赫淮斯托斯把铁砧放在坐垫上,右手抓起大锤, 左手抓住钳子,开始锻造。他先打成一面五层厚的盾牌,背面有一个银把手, 镶上三道金边。盾面上绘制了大地、海洋、天空、太阳、月亮和闪烁的星星; 远方是两座美丽的城市,一座城市里正在举行集会。那里有集市,正在争吵 的市民,传令的使者和当权者;另一座城市被两支军队围困着。城里有妇女、 孩子和老人;城外有埋伏的战士;另一边是激烈的战斗场面:有受伤的士兵, 有争夺尸体和盔甲的斗争。他还在远处刻绘了一幅和平宁静的田园风光:农 民在赶牛耕地,起伏的麦浪,挥镰割麦的收获者,田旁有一棵大栎树,树下 放着餐食。此外还有葡萄园,银枝上挂满了一串串熟透了的紫黑色的熟葡萄。 周围是青铜的沟渠和锡制的篱笆。有一条小道直通葡萄园,在这收获季节, 欢乐的青年男女正用精致的篮子搬运葡萄,青年矫健活泼,姑娘脚步轻盈。 他们中间有一个抱琴的少年,另一些人围着他唱歌跳舞。此外,他还刻绘了

集会的人全已到齐。阿喀琉斯站起来说道:阿特柔斯的儿子呀,尽管 我心里还感到委屈,可是,让我们一起忘掉过去吧。我个人的怨恨已经了却。 现在,让我们去作战吧! 希腊人听了他的话,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后来统帅阿伽门农也站起来 说:请大家安静!在这种闹声中谁还能听清别人的讲话?请你们听我说。 希腊的儿女们常常谴责我在那个不幸的日子里所做的无礼的事情。其实,这 并不是我的罪过。那是宙斯、命运女神和复仇女神让我在那次的群众大会上 丧失了理智,因此,我犯下了过错。当赫克托耳屠杀亚各斯人时,我不断地 在思考自己的过失。我渐渐意识到是宙斯使我迷了心窍。现在,我愿意作出 补偿,并向你赔罪,阿喀琉斯,重上战场吧。我将把奥德修斯不久前以我的 名义许诺的礼物都给你。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在这里稍等,我叫我的奴隶把 礼物都搬来。 尊敬的大统帅阿伽门农,是否把那些礼物给我,这由你去决定。阿喀 琉斯回答说,我渴望着上战场去厮杀。让我们别再延误战机了,因为还有 许多事情要做呢!狡黠的奥德修斯马上建议说:阿喀琉斯,请给大家留出 一点时间,让他们先饮酒用餐,恢复力量。 阿伽门农可以在此时间里把礼物送来,也好给丹内阿人开开眼。然后, 他将作为主人在大营帐里隆重地宴请你。 这是一个好主意,奥德修斯,阿特柔斯的儿子回答说,阿喀琉斯, 你可以从军士中亲自挑选一批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让他们到我的船上搬运礼 品。传令官塔耳堤皮奥斯,你快去取一头公猪来,我们要给宙斯和太阳神献 祭礼,请神衹为我们之间的盟誓作证。 随你的便吧,阿喀琉斯说,只要我还没有给朋友报仇,我决不会用 餐饮酒! 奥德修斯在一旁安慰他:希腊人中最高贵的英雄,你比我强健,也比 我勇敢。可是在计谋方面,我自认比你强些,因为我比你年长,比你经历得 多。所以你还是听从我的劝告吧!丹内阿人不需要饿着肚子来哀悼死者。一 个人死了,我们安葬他,为他哀悼一天。幸存的人该吃就吃,这样才能保持 体力,更加勇猛地投入战斗! 他说着就带领涅斯托耳的儿子们,还有墨革斯、迈里俄纳斯、托阿斯、 墨拉尼普斯和吕科墨得斯到阿伽门农的营房去。他们从那里取来所许诺的礼 物:七只三脚鼎,二十只炊鼎,十二匹骏马,七个娇美的姑娘,而第八个则 是最为美丽的勃里撒厄斯。奥得修斯称取了十泰伦特黄金,走在大家的前面, 众青年捧着其他的礼物跟在后面。大家站成一圈。阿伽门农从座位上站起来, 传令使塔耳堤皮奥斯抓住公猪准备献祭。他先作祈祷,然后割断公猪的喉管, 把宰杀的公猪扔进波涛汹涌的大海里,让鱼儿啄食。这时,阿喀琉斯站起来 高声说道:万神之父宙斯,你常常使凡人变得多么糊涂啊!如果你不是有 意让许多丹内阿人丧命,阿特柔斯的儿子一定不会激起我的恼怒,也不会用 暴力抢走属于我的美女!好吧,现在让我们用餐吧,然后准备战斗。 集会解散了。王子们围着阿喀琉斯劝他进食,然而他一再拒绝。如果 你们真的爱我,他说,就让我安静地留在这里,直到太阳沉入大海为止。 说完这些话,他叫他们去用餐。只有阿特柔斯的两个儿子、奥德修斯、涅斯 托耳、伊多墨纽斯和福尼克斯没有离开。他们想方设法宽慰他,然而无效。 阿喀琉斯仍然静静地站着,面带哀伤。宙斯俯视着他,满怀同情。他转过身 子,对女儿帕拉斯;雅典娜说: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这位高贵的英 雄呢?去吧,用琼浆玉液和长生不老的食物给他滋补! 正当战士们准备作战时,女神秘密地把琼浆玉液和长生不老的食物灌 进阿喀琉斯的腹内。然后她仍回到万能的父亲的宫殿里。丹内阿人从战船上 像潮水似地涌出来。战盔和战盔,盾和盾,胸甲和胸甲,矛和矛互相挤碰着, 大地在他们的脚下震响。阿喀琉斯首先穿上护甲,接着束起胸甲,背上利剑, 拿起灿亮的大盾。然后戴上飘舞着高耸的黄金羽饰的头盔。他试着来回走动, 看看穿了铠甲是否活动自如。他的铠甲轻便得如同鸟翼,使他急想腾空飞翔。 阿喀琉斯拿起他父亲珀琉斯的粗大的长矛,其他的丹内阿人都挥舞不动。奥 托墨冬和阿耳奇摩斯为他套上战马,在马嘴里放上嚼环,然后把缰绳引到战 车上。奥托墨冬跳上车,阿喀琉斯也一跃而上,站在奥托墨冬的身旁。两 匹神马啊,他呼唤着父亲的战马,请把今天上阵的英雄安全带回家吧! 他正说着,神衹突然显示了凶兆:他的神马珊托斯深深地埋下头来,飘动的 鬃毛一直垂到地上。它凭着女神赫拉赋予它的说话的本领,回答说:伟大 的阿喀琉斯呀,我们今天带你上战场,仍然载着你完好地活着回来。可是你 毁灭的一天也将临近了。帕特洛克罗斯的失败,并不是因为我们跑得慢,我 们可以跟跑得最快的风神策菲罗竞走,而且不会感到疲倦。这是神意。而命 运女神也决定你将要在一个神衹的手里丧命。神马还要往下说时,复仇女 神堵住了它的嘴。阿喀琉斯痛苦地回答说:珊托斯,你为什么跟我说到死 呢?我不需要你的预言。我自己知道我必然会在这里遭到厄运。可是,只要 我在战场上没有杀死无数的特洛伊人,我是不会死的!说着他大吼一声, 驱动神马飞快地朝战场前进。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喀琉斯重新武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