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语(Greece)人攻击密西埃

按照涅斯托耳的建议,希腊人全都按家族和部落编好队,作好了战斗 的准备。这时,特洛伊人的城墙后面烟尘飞扬,原来他们开始前进了。希腊 人也向前推进。两支军队逼近,即将开始战斗。这时,王子帕里斯从特洛伊 人的队伍中跳了出来。他身穿彩色的豹皮战袍,肩上背着硬弓,身旁佩着宝 剑,手中挥舞两根长矛,他大声叫阵,要向希腊人中最勇敢的人单独挑战。 墨涅拉俄斯一看是他,心里兴奋得如同一头饿狮发现羚羊和牝鹿一样。他全 副武装,跳下战车,扑过来准备收拾这个抢去他妻子的贼徒。 帕里斯看到对手杀气腾腾,感到胆怯,不由自主地退回队伍里。赫克 托耳看到他畏缩地退回去了,愤怒得大叫:“兄弟,难道你空有一副英雄的 外表,心里却怯懦得像个女人吗?你没有看到希腊人如何嘲笑你吗?你除了 拐骗女人的本事,其他一无所长。像你这样的人,即使现在受伤倒在地上挣 扎,滚爬,美发上沾满了泥土灰尘,我也不会同情你的。” 帕里斯回答说:“赫克托耳哟,你胆量超群,意志坚定。你责备我也不 是没有道理。可是你不应该嘲笑我的美貌,因为它是神衹赐予的。如果你想 要我决斗,那么请特洛伊人和希腊人全放下武器。我愿意为了海伦和她的财 富同墨涅拉俄斯单独对阵。谁胜了,谁就带着海伦和她的财宝回去。不过, 我们必须订一个条约。这样,你们就可以和平地耕种特洛伊人的土地,而希 腊人也可以扬帆启航,回亚各斯去。” 赫克托耳听到他兄弟的话,感到意外,他高兴地从队伍里跳到前面, 挡住特洛伊人往前冲击。希腊人看到他时,纷纷朝他投石、射箭、掷飞镖。 阿伽门农连忙对希腊士兵叫道:“亚各斯的士兵们,住手!赫克托耳有话想 和我们说!”希腊人于是停止射击,静静地在原地等待。 赫克托耳大声宣布他兄弟帕里斯的建议。听完他的话,希腊人沉默着。 最后,墨涅拉俄斯说:“请听我说吧!我希望亚各斯人和特洛伊人最终能够 和解。这一场争斗是由帕里斯挑起的。我们双方都受尽了苦难。我与他必须 听从命运之神的决定拼个你死我活。其余的士兵,无论是希腊人还是特洛伊 人,都可以和平地回去。让我们献祭,并立誓,然后开始这一场不可避免的 决斗!” 双方士兵听了这话都很高兴。他们希望结束这一场不幸的战争。双方 驾车的人都勒住马头,英雄们跳下车,解下盔甲,放在地上。赫克托耳派出 两名使者,让他们回到特洛伊城内取来献祭的绵羊,同时请国王普里阿摩斯 到战场上来。国王阿伽门农也派使者塔耳堤皮奥斯回船上牵来一头活羊。神 衹的使者伊里斯变成普里阿摩斯国王的女儿拉俄狄克,也立即赶到特洛伊 城,把消息告诉海伦。海伦正在纺机前,赶织一件华丽的紫袍。上面的图案 表现特洛伊人跟希腊人战斗的情景。“快出来,你快出来,”伊里斯叫她,“你 将看到一件奇事!特洛伊人和希腊人刚才还互相敌对,现在却罢兵息战了。 他们倚着盾牌,把长矛插在地上,战争已经结束了。只有你的两个丈夫,帕 里斯和墨涅拉俄斯上阵决战,谁赢谁就能把你带回去!” 女神说着,海伦的心里不由得充满对故乡的眷恋,对她从前的丈夫墨 涅拉俄斯和其他的朋友们的怀念。她马上戴上银白色的面纱,遮住一双泪眼, 带着侍女埃特拉和克吕墨涅来到中心城门。国王普里阿摩斯和几个德高望重 的特洛伊人坐在城垛后面。他们由于年迈不能亲自参战,可是在国事会议上 他们发表的意见却是很有分量的。老人们看见海伦走来,立刻为她的天姿国 色所倾倒,并互相悄悄地低语:“怪不得希腊人与特洛伊人为这个女人争斗 了多年,她看上去就像一位不朽的女神!不过,不管她多美丽,还是让她回 到丹内阿人的船上去,免得我们的子孙再受她的祸害。” 普里阿摩斯亲切地招呼海伦。“过来吧,”他说,“我的可爱的女儿,坐 到我的身旁来!我要让你的第一个丈夫,让你的亲戚朋友们看一下,让他们 知道你对这场苦难的战争是没有责任的。这场战争是神衹们加在我们身上 的。现在告诉我,那个雄伟的男子是谁?他长得高大健壮,我还从来没有看 到如此威武的国王。” 海伦恭敬地回答说:“尊敬的父王,回顾往昔,我真愿意身遭惨死,我 离开了家乡、女儿和朋友,跟着你的儿子来到这里。想到这些,我真想淹没 在泪水里!但现在你问我这个问题,好吧,你想知道的那个人就是阿伽门农, 高贵的国王,勇敢的武士,他过去是我的夫兄。” 老国王又问:“那边的那个人是谁?他的个子没有阿特柔斯的儿子那样 高,可是却生得虎背熊腰。” “这是拉厄耳忒斯的儿子,”海伦回答说,“狡黠的奥德修斯。他的故乡 在伊塔刻一座怪石众多的岛上。” 听到回答,安忒诺尔也不由得接口说道:“公主,你说得对。我认识他, 也认识墨涅拉俄斯,他们曾作为和平使者到过我的家里,我接待过他们。他 们两人站在一起时,墨涅拉俄斯要比奥德修斯高大,但坐着时,奥德修斯显 得更加威严。墨涅拉俄斯很少说话,但说的话很有分量,充满睿智。但奥德 修斯说话时,双目看着地上,手里拄着拐杖,样子显得很不安,很难猜透他 是拘谨还是愚蠢。他如果坚持一件事情,那么一说话,声如洪钟,滔滔不绝, 再没有人比他更善于辞令了。” 普里阿摩斯朝更远的地方看去。“在那边,那个巨人是谁呀?”他大声 问道,“这个人高大有力,没有人能比得上他。”“他是英雄埃阿斯,”海伦回

特洛伊人虽然还不知道庞大的希腊战船已经逼近他们的国土,但是自 从希腊使节离开以后,全国人心惶惶,担心战争的来临。这时,帕里斯率领 船队,载着被他劫持的王后和众多的战利品回来了。普里阿摩斯国王看到这 不祥的儿媳走进宫中,心情并不高兴,他立即召集儿子们和贵族举行紧急会 议。可是他的儿子们却不以为然,因为帕里斯已分给他们大量的财宝,还把 海伦带来的漂亮的侍女送给他们成婚。他们受到财宝和美女的诱惑,加之他 们年轻好战,因此他们商量的结果是,保护这位外乡来的女人,将她留在王 宫里,决不还给希腊人。 但城里的居民十分害怕希腊人攻城。他们对王子和他抢来的美女深感 不满,只是出于对年迈的国王的敬畏,他们才没有坚决反对宫中新来的女人。 普里阿摩斯见会上众人决定收留海伦,不将她驱逐出境,便派王后到 她那里,了解她是否真的自愿跟帕里斯到特洛伊来的。 海伦声称,她的身世表明她既是特洛伊人,也是希腊人,因为丹内阿 斯和阿革诺尔既是特洛伊王室的祖先,也是她的祖先。她说她被抢走虽非自 愿,但现在她已衷心地爱上了新夫,并同他紧紧联在一起。她自愿成为他的 妻子。在发生这件事后,她已经不可能得到前夫和希腊人的原谅。如果她真 的被驱逐出去,交给希腊人处置的话,那么耻辱与死亡是她的唯一命运。她 无其他的路可走。 她含着眼泪跪倒在王后赫卡柏的面前。赫卡柏同情地把她扶起来,告 诉她国王和所有的儿子都决定保护她,准备抵抗任何的攻击。

希腊人的船队平安地来到小亚细亚的海岸。可是英雄们由于不熟悉这 地方,又让一阵顺风,吹得远离了特洛伊,来到了密西埃湾。他们在这里抛 锚登陆。希腊人在沿岸地区到处遇到武装的士兵的阻拦,他们以当地国王的 名义禁止希腊人登陆,并要他们先谒见国王,说出他们是哪里来的军队。 密西埃的国王也是希腊人,名叫忒勒福斯,是赫拉克勒斯和奥革的儿 子。他在经过种种冒险后回到密西埃国王忒宇特拉斯的宫中,偶然遇到了失 散多年的母亲。后来,他娶了国王的女儿阿尔基俄珀为妻,并在国王去世后, 继承了王位,统治密西埃。 希腊士兵根本不问这里的国王是谁,便拿起武器进攻守卫沿岸的士兵。 另有几个守兵逃脱了,他们向国王忒勒福斯报告有几千名外来的敌人侵入国 土,杀死岗哨并占领了海岸。国王闻讯,立即召集军队迎敌。他不愧为赫拉 克勒斯的儿子,也是一位光荣的英雄,他按照希腊人的方式训练他的军队。 因此希腊人出人意料地遭到他们激烈的抵抗,双方展开了殊死的拼搏。突然, 从希腊士兵中冲出了一位神奇的英雄忒耳珊得耳,他是着名的国王俄狄甫斯 的孙子,波吕尼刻斯的儿子,狄俄墨得斯的忠实战友。他在忒勒福斯的士兵 群中横冲直撞,杀死了国王身边的统帅和亲密的战友。国王大怒,奋力扑了 过去,和忒耳珊得耳对阵。结果,赫拉克勒斯的儿子取得了胜利,忒耳珊得 耳被一枪刺倒在地。 狄俄墨得斯从远处看到他倒下,急忙奔了过去,还没有等到国王忒勒 福斯摘下死者的武器,就抢过战友的尸体,扛在肩上,大步逃离了混乱的战 场。他背着尸体经过埃阿斯和阿喀琉斯面前时,他们也十分悲愤,连忙重新 召集溃散的军队,然后兵分两路,运用巧妙的迂回战术,包抄出击,很快扭 转了战局,取得了优势。 忒勒福斯的异母兄弟忒宇脱朗堤俄斯被埃阿斯一箭射中倒地。正在追 赶奥德修斯的忒勒福斯见到他的兄弟遇险,连忙过来帮助,不料被葡萄藤绊 了一跤,因为狡猾的希腊人已把敌人引进葡萄园里,在有利的地区作战。阿 喀琉斯见此情况,趁忒勒福斯刚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赶上去用长矛刺中他 的左腿。忒勒福斯坚持着站起来,拔出了矛,并在赶来的士兵的掩护下逃脱 了。如果不是夜幕降临,双方的激战还要一直继续下去,现在他们只得撤离 战场。 第二天,双方派遣使者,要求暂时停战,以便各自寻找并掩埋阵亡将 士的尸体。希腊人直到这时才惊讶地知道,原来这样英勇地保卫自己国土的 国王乃是他们的本国人,是伟大的半神赫拉克勒斯的儿子。何况在他们的军 队中还有三个王子是忒勒福斯的亲戚,他们是赫拉克勒斯的儿子特勒帕勒摩 斯,赫拉克勒斯的孙子国王忒萨罗斯的两个儿子菲迪普斯和安底福斯,他们 三人主动要求跟密西埃使者一同到忒勒福斯那儿,向他说明在海岸上登陆的 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来到亚细亚。 忒勒福斯高兴地接待了远道而来的亲戚,津津有味地倾听他们的叙述。 这时他才知道帕里斯丧失伦理,侮辱希腊人的行为,也知道了墨涅拉俄斯和 他的兄长阿伽门农以及其他希腊王子正统率联军前来讨伐。“因此,”特勒帕 勒摩斯作为国王的异母兄弟,代表他们发言,“亲爱的兄弟,你也是希腊人, 请不要离开你的人民。我们的父亲赫拉克勒斯在世界许多地方都为了希腊而 英勇作战。因为他热爱祖国,所以全希腊都有他的纪念碑。为了弥补你给希 腊人造成的伤害,请加入我们的军队,与我们共同征讨特洛伊吧!” 忒勒福斯因为受伤躺在床上,这时他费力地站起身来,友好地回答说: “你们的责难是不公正的,我的乡亲们,我们从朋友和亲戚成为今天血战的 敌人,那是你们的过失。我的守护海岸的士兵问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 可是你们却像对待野蛮人那样不回答我的士兵的询问,也不听他们的劝告, 就冲上岸来把他们杀翻在地。你们还在我身上——”他指了指伤口,“留下 了永恒的纪念。我这辈子一定不会忘记昨天的血战。当然我不会责怪你们。 我很高兴能在我的国家欢迎我的亲戚和希腊同乡。但是我不能答应跟你们一 起讨伐普里阿摩斯。 我的后妻阿斯堤俄刻是他的女儿。他是一位虔诚的老人,而他的其余 的几个儿子都是品德高尚的人,他们与轻率的帕里斯犯下的罪过没有任何关 系。你们瞧,这是我的儿子欧律皮罗斯,我怎么可以帮助你们毁灭他外祖父 的王国?正像我不反对普里阿摩斯一样,我也不会反对你们。你们都是我的 同乡。请收下我的一份薄礼吧,我给你们准备一点粮草。不管你们需要多少, 尽管开口!然后你们就出发,由神衹来决定胜负吧。这一场战争我两边都不 参加。” 三位王子听到这番友好的回答,满意地回到亚各斯人的军营中,向阿 伽门农和其他首领报告他们已和忒勒福斯建立了良好的友情。英雄们召开军 事会议,决定派埃阿斯和阿喀琉斯去谒见国王,慰问他的创伤。到了那里, 他们看到赫拉克勒斯的这位儿子忍受着极度的痛苦,阿喀琉斯感动得流下泪 来,他实在是在无意中伤了一位希腊同乡,伤了赫拉克勒斯的高贵的儿子。 国王由于他们的到来高兴得忘记了疼痛,抱歉地说,贵客临门,未曾远迎, 有失宫廷礼节。他请两位客人到他的宫中,设宴隆重招待,并赠送许多礼物。 希腊人应阿喀琉斯的要求,立即派出两名举世闻名的医生帕达里律奥 斯和马哈翁去为国王治疗。两人虽然医术高明,但因为阿喀琉斯的矛头具有 特殊的威力,无法根治。他们敷的药只能减轻他的痛苦。忒勒福斯国王在感 到舒适之时向希腊人提出种种有益的建议,为他们提供生活用品和食物,并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希腊语(Greece)人攻击密西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