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甫斯和克瑞翁

当俄狄甫斯终于知道可怕的真相时,他只求速死。他觉得要是全体人 民起来反抗他,把他用石块击死,那真是一件好事。只因为他求死不成,所 以他请求把他放逐,并且很高兴接受这样的惩罚。可是,当他自怨自艾的狂 乱心情逐渐平静时,开始感到盲目地漂泊异乡实在是件可怕的事,他心中重 新泛起对故乡的留恋之情。他想,自己无意犯下了罪孽,已经得到足够的惩 罚,伊俄卡斯特悬梁自尽,他也用胸针戳瞎了自己的眼睛。因此,他想留在 家里。 他把这个心愿对克瑞翁和双生子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尼刻斯说了。可 是,克瑞翁对他的态度好像已经变了,他的两个儿子也变得自私无情。克瑞 翁强迫他按原来的决定去做。两个儿子也要他离去。他们塞给他一根讨饭棒, 逼他从宫中出去,只有两个女儿同情他。小女儿伊斯墨涅留在两个哥哥的家 中,借以维护被赶走的父亲的权益。大女儿安提戈涅与父亲一起流放,她牵 着盲人,四处漂泊。她赤着双脚,忍饥挨饿,不顾日晒雨淋,跟父亲穿过了 不少森林。如果跟哥哥住在一起,她会过上多么舒服的生活呵! 俄狄甫斯开始时打算在喀泰戎的荒野上寻死。但因为他是一个敬畏神 衹的人,一切都听命于神的意志,没有得到神衹的吩咐,他不敢这样做,所 以他决定先去阿波罗神庙请求神谕。 他在这里得到一则使他感到安慰的神谕。神衹们知道俄狄甫斯并非有 意地违犯了天伦,破坏人类神圣的法律。尽管是误犯,但罪孽必须抵偿。然 而惩罚也不会永无止境。神谕向他启示: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可以期待 到赎罪的一天。那时他将到达命运女神指定的那个国家,严厉的复仇女神将 会解脱他。神谕仍像谜一般神奇。俄狄甫斯会得到复仇女神的饶恕吗?但他 相信神衹的喻示,把命运交给神谕安排。于是,他在希腊到处流浪,乞讨度 日。他生活节俭,需求极微,但感到心满意足,因为他的长期放逐,他的苦 难生活和高贵精神已教会他知足常乐。

其他的几个英雄也整装待发。不久,阿德拉斯托斯组建了一支强大的 军队,分成七队,由七位英雄分别率领。他们充满了信心和希望,离开了亚 各斯。可是在途中他们碰到了第一个灾难。他们到达尼密阿的森林,那里的 河流、小溪和湖泊都已干涸。他们饱受炎热之苦,干渴难忍,盔甲、盾牌都 成了沉重的累赘。走路扬起的尘土纷纷落在他们焦枯的嘴唇上,连马匹也渴 得在嘴边泛出了层层涎沫。 阿德拉斯托斯带了几个武士在森林里到处寻找水源,可惜枉费心机。 他们遇到一位绝顶漂亮,却又十分可怜的女人。她抱着一个男孩,身上的衣 服褴褛,头发飘散。她坐在树荫下,气质高雅,好像女王一样。阿德拉斯托 斯吃了一惊,他以为遇到了森林女神,连忙向她跪下,请求神衹指点迷津, 让他逃离苦难。可是女人低垂着眼帘,回答说:“外乡人,我不是女神。如 果你看出我的外貌有什么非凡之处,那是因为我一生忍受的苦难比世间任何 凡人都多。我叫许珀茵柏勒,以前是雷姆诺斯岛上亚马孙人的女王,父亲是 威武的托阿斯。后来我被海盗劫持拐卖,成了尼密阿国王来喀古土的奴隶。 这个男孩不是我的儿子。他叫俄菲尔特斯,是我的主人之子,我是他的保姆。 我很愿意帮你们找到你们所需要的东西。在这片干旱荒凉的地方,只有一处 水源。除了我以外,谁也不知道这个地方。那里泉水丰富,足够你们全军人 马解渴!” 妇人站起来,把孩子放在草地上,哼了一支摇篮曲,把孩子哄睡了。 英雄们招呼全军人马跟着许珀茜柏勒走。他们穿过茂密的森林,不一会来到 一处怪石嶙峋的峡谷,这时,泉水倾泻在岩石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有水了!”山谷间回荡起欢乐的喊声。“有水了!有水了!”全军将士欢 呼雀跃,都扑在溪水边,张开干枯冒烟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喝着甜美的泉水。 后来,他们又赶着车,牵着马,穿过树林,干脆连车带马一直走到水里,让 马浸在水中冲凉。现在全军人马从干渴中解脱出来,又恢复了精神。 许珀茜柏勒带领阿德拉斯托斯和他的随从们回到大路上。可是,还没 有到原先那块地方,她凭着乳母的本性,敏锐地听到远处传来孩子可怜的哭 声。一种可怕的预感攫住她的心,她飞快地往前奔去。可是,赶到放孩子的 地方,孩子却不见了。许珀茜柏勒朝四周看了一眼,顿时明白了,前面不远 的地方有一条大蛇盘绕在树上,蛇头搁在鼓鼓的肚子上。许珀茜柏勒悲痛地 惊叫起来。英雄们急忙赶了过来。第一个看到恶蛇的是英雄希波迈冬,他马 上搬起一块大石头朝蛇掷去,可是石头扔在有鳞甲的蛇身上被弹回来,碎得 像泥土一样。他又把长矛投去,正好击中大蛇张开的嘴里,矛尖一直从蛇头 上冒了出来。蛇痛得把身子陀螺似的在矛杆上缠绕,最后终于吱吱地叫着断 了气。 大蛇被打死后,可怜的许珀茜柏勒才鼓起勇气追寻孩子的踪迹。她看 到一副悲惨的景象。草地被孩子的鲜血染红了,地上是零乱的孩子的尸骨。 许珀茜柏勒绝望地跪下,拾起那些尸骨,交给站在一旁的英雄们。英雄们隆 重地埋葬了为他们丧命的孩子。为了纪念他,他们举行了神圣的尼密阿赛会, 并崇拜他为半人的神衹,称他为阿尔席莫洛斯,意即早熟的人。 许珀茜柏勒被孩子的母亲欧律狄刻关入监狱,并要被残酷地处死。幸 好许珀茜柏勒的儿子们已经出来寻找她,不久救出了他们的母亲。

不久,国王克瑞翁带着武装的随从从底比斯侵入库洛诺斯。 “我的部队来到阿提喀地区,你们一定会感到惊讶,”他对村民们说,“可 是请别惊讶,也别发怒。我还不至于幼稚到大胆地向希腊最强大的城市挑战。 我是一位老人,市民们派我来是为了说服这个人,让他跟我一起回底比斯 去。”他又转过身子,看着俄狄甫斯,假惺惺地对他和他女儿的命运表示同 情。 俄狄甫斯举起行乞棒,向他示意不要靠近。“无耻的骗子,”他大声说, “你还嫌我遭受的折磨不够,还想把我抢走!你休想利用我让你的城市免除 即将到来的灾难,我不愿到你们那里去。我只会派复仇的妖魔与你同去。我 的两个不争气的儿子,除了在底比斯有两块墓地葬身外,其余的土地不是属 于他们的!” 克瑞翁想用武力劫走瞎眼的国王,可是库洛诺斯的村民却不让他们把 他劫走。克瑞翁示意他的随从把伊斯墨涅和安提戈涅从俄狄甫斯身边抢走。 他们不顾库洛诺斯人的反抗,把两位姑娘拖走了。克瑞翁嘲弄地说:“我夺 走了你的支柱。你这个瞎子,现在你一个人去流浪吧!”他因为成功地抢走 了姑娘,胆子越发大了。他再次走近俄狄甫斯,正想动手,这时忒修斯听说 武装的底比斯人侵入库洛诺斯的消息,立即赶来。他听说了发生的事情,非 常生气,派人骑马和徒步去追赶劫走两位姑娘的底比斯人。然后,他对克瑞 翁说,他必须把俄狄甫斯的两个女儿放回来,否则决不放他走。 “埃勾斯的儿子,”克瑞翁假装谄媚地说,“我不是来跟你,跟你的城市 打仗的。我对他原是一番好意,不知道你的人民竟会如此保护我的瞎亲戚, 不知道他们竟会如此地庇护一个娶母的罪人而不愿将他送回国去。” 忒修斯命令他闭嘴,并要他说出藏匿两个姑娘的地方。过了一会儿, 两个姑娘被救回,重新和俄狄甫斯在一起。克瑞翁被迫带着仆人悻悻地离开 了库洛诺斯。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俄狄甫斯和克瑞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