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耳戈大侠们在雷姆诺斯岛

埃厄忒斯和他的王后厄伊底伊亚也闻声赶来。不一会,大院里挤满了 人,一片欢腾。奴仆们有的为款待客人忙着宰杀一头大公牛,有的劈木柴, 生火,还有的在忙着烧水。正当大家忙忙碌碌的时候,爱神却高高地飞翔在 空中,从箭袋中抽出一支箭,然后悄无声息地降落下来,蹲在伊阿宋的身后, 瞄准国王的女儿美狄亚。谁也没有发现飞箭,连美狄亚也没看见,她只觉得 心口一阵灼痛,不时地深深吸着气,然后偷偷地抬头注视着伊阿宋。她不再 想别的事,心中充满甜蜜的痛苦,脸上羞得绯红。 在欢乐的嘈杂声中,没有人发现美狄亚的心事。仆人们端上佳肴美酒, 阿耳戈英雄们已经沐浴更衣,高高兴兴地在餐桌旁坐下,享用丰盛的美食, 并且畅饮起来。席间,埃厄忒斯的外孙叙述了途中的遭遇,国王乘机悄悄向 他打听这些外乡人的情况。“我不想对你隐瞒,外祖父,”阿耳戈斯附在他的 耳后低声说,“这些人是为了金羊毛才来找你的。有个国王想把他们赶出他 们的国土,因此派给他们这个危险的任务。他希望这批英雄会惹起宙斯的愤 怒,招致佛里克索斯的报复。帕拉斯·雅典娜帮助他们建造了一条坚 固的大船,这船经得起惊涛骇浪。 全希腊的英雄们都勇敢地集合在这条船上。” 国王听到这些吃了一惊,十分恨他的外孙们。他认为一定是他们引来 了这么多的外乡人,进了他的王宫大院。国王眼睛里充满着怒火,大声地说: “你们这批叛徒,滚出去,别让我看见你们!你们不是来取金羊毛,而是来 抢我的王杖和王位的。要不是你们远道而来,做了我的宾客,我今天真的不 会饶了你们!” 坐在国王边上的忒拉蒙,听到这话,十分生气,正想站起来回骂国王, 但伊阿宋及时阻止了他,温和地说:“埃厄忒斯,请你放心,我们来到你的 城里,进了你的王宫,并不是来抢劫的。谁愿意漂泊过海,经历如此险恶的 航程,前来夺取别人的财产,让自己致富呢?是可怜的命运和暴君的命令把 我推上了这条路。你如果把金羊毛送给我,全希腊人都会因此而称赞你,我 们也一定会报答你的好意。如果你遇上战事,那么就可以把我们看作你的盟 友,我们将为你而战!” 伊阿宋说这些话,是想和国王和解,而国王却在暗暗思忖究竟是即刻 把他们杀死,还是先试试他们的力量。他细细想了一会,觉得后一个办法比 较合适,于是渐渐地平静下来,说:“何必如此胆怯呢?如果你们真是神衹 的子孙,那么就有本事把金羊毛取回去。我喜欢勇敢的男子汉,愿意把一切 都赏赐给他们。可是你们如何才能向我显示你们的本事和力量呢?我有两只 神牛在阿瑞斯的田地里吃草:它们有着铜蹄,鼻中喷火。我习惯用这两头牛 耕地,当土地全耕好后,我在垅沟里撒下的不是谷物,而是播种可怕的龙牙。 而收获的是一群男人,他们从四面八方朝我涌来,我必须挥动长矛,把他们 一个个刺倒在地。每天,我清晨给牛套上轭具耕种,直到晚上收获后我才能 休息。外乡人,如果你能够像我一样,当天完成这件事,那么你就可以带走 金羊毛。否则我是不能给你的,因为勇敢的男子汉是不畏艰难和险阻的。” 伊阿宋默默地坐在那儿,拿不定主意,因为他不敢冒昧答应做一件恐怖的冒 险事。后来,他坚定地说:“不管这任务多么艰巨,我愿意经受考验。国王, 我愿意为此而死。对一个凡人来说,难道还有比死更糟糕的吗?命运把我送 到这里,我愿意听从命运的安排。” “好吧,”国王说,“你可以去告诉你的同伴们。但要好好考虑!如果你 完不成任务,那么干脆还是让我去干,并且尽快离开我的国土!”

第二天清晨,太阳升起时,他们来到一个伸入大海的半岛附近,抛了 锚,准备休息。这里是珀布律喀亚王国,野蛮的国王阿密科斯在海岬旁有许 多畜栏和房屋。阿密科斯生性好斗,他规定外乡人必须和他进行拳击比赛, 并要取胜,否则不许离开他的王国。为此,许多人的性命断送在他的手里。 阿耳戈英雄刚上岸,他就朝他们走去,用挑衅的口吻嚷道:“听着,你们这 群海上的流浪者:外乡人如果不和我赛拳并战胜我,就不许离开我的王国。 你们赶快挑选一个最有本事的人前来跟我比赛,否则我就要叫你们完蛋!” 在阿耳戈的英雄中,有一个希腊最杰出的拳击手,名叫波吕丢刻斯, 他是勒达的儿子。 一听国王的挑战,他被激怒了,跳上前去叫道:“你别吓唬人,碰上我 算你找对了人,”珀布律喀亚国王上下打量着这个勇士,眼珠子骨碌碌地转 动着。可波吕丢刻斯微微一笑,显得十分镇静。他伸出双手,试着挥动了一 阵,看看它们是否因为长久掌舵而变得不灵活了。当英雄们离开大船时,双 方早已面对面地站好位置。国王的一个奴仆朝他们丢下两副赛拳的皮套。 “随你挑吧,看哪一双适合你的手。”阿密科斯说,“我用不了多久就能 结果你!你马上就会亲身体验到我是一个最好的鞣革匠。” 波吕丢刻斯仍然默默地微笑着,拿起就近的一副手套,转过身来,让 朋友们套紧在双手上。珀布律喀亚国王也同样这样做了。拳击开始了。国王 朝希腊人奋力冲过来,连连出击,使波吕丢刻斯没有喘息和还手的机会。波 吕丢刻斯总是巧妙地躲过他的攻击,不让他的重拳落到身上。不一会,他就 发现了对手的弱点,于是伺机给他挥去重重的几拳。国王这才领略到对方的 厉害。双方你一拳,我一拳,咬牙切齿地格斗起来,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 才站开来休息一下,深深吸口气,擦去满头大汗。当他们重新交手的时候, 阿密科斯一拳朝对方脑袋击去,不料打空,只打中对方的肩膀。波吕丢刻斯 却乘机挥拳击中国王的耳根,国王痛得跪倒在地上。 阿耳戈英雄们齐声欢呼。可是珀布律喀亚人急忙过来帮助国王。他们 挥舞棒棍和长矛,朝波吕丢刻斯冲了过来。阿耳戈英雄们也拔刀迎战,护住 了自己的朋友。一场血战后,珀布律喀亚人抵挡不住,被迫逃走,躲进城中, 不敢出来。英雄们涌入畜栏,抓到许多牲口,得到了丰富的战利品。夜晚, 他们就留在岸上,包扎伤口,向神衹献祭,通宵欢乐地畅饮美酒。他们还从 桂树上折下树枝,编成花冠戴在头上。俄耳甫斯弹着琴,大家唱着赞美歌。 当他们一起歌颂波吕丢刻斯,宙斯的儿子,取得的胜利时,静静的海岸似乎 也在高兴地侧耳倾听。

在雷姆诺斯岛上,一年前发生了一件怪事,妇女们几乎都杀死了岛上 的男人,即他们的丈夫,因为她们的丈夫从色雷斯带回了许多外乡女子,爱 神阿弗洛狄忒激起了她们的妒火。 妇女中只有许珀茜柏勒原谅了她的父亲托阿斯国王,将他藏在木箱里, 抛在大海里,任其漂流。 从此以后,妇女们总是担心色雷斯人会来袭击雷姆诺斯,她们常常怀 着戒心站在岸边眺望海上,提防有船只突然驶来。现在,当她们看到阿耳戈 船快速靠近海岸,不由得惊恐起来。她们全副武装,纷纷冲出城门,像亚马 孙女人国的士兵一样,在海岸上严阵以待。阿耳戈的英雄们看到海岸上麇集 着一群武装的妇人,却没有一个男人,感到非常惊异。他们派出一位使者, 手持和平节杖,乘一只小船靠岸,来到这支奇怪的队伍前。她们簇拥着他, 带他去见女王许珀茜柏勒。使者彬彬有礼地传达了阿耳戈英雄们的请求,让 他们进港休息。女王立刻把她的部下召集在城中的市场上,自己端坐在从前 父亲坐过的大理石王座上,向众人报告阿耳戈英雄们的和平要求。她站起身 来,说:“亲爱的姐妹们,我们已经犯下极大罪孽,愚蠢地消灭了全部男人。 现在,他们央求我们,我们不能摒弃朋友。但是,我们也要提防,别让他们 知道我们的蠢事。因此,我建议把食物、美酒和其他的必需品送上船去,以 这种友好的姿态来保障我们的安全,让这批异乡人远远地待在城外。” 女王说完又坐了下去。这时一个老得连说话都十分费劲的妇人说:“给 外乡人送礼,这做得很对,但也应该想到,如果色雷斯人冲过来,那时该怎 么办?要是有一位仁慈的神保佑,那我们就可以安心地睡觉,不必担心有危 险。当然,像我这样的老太婆,根本用不着害怕,反正危险还没有来临,一 切还没有完蛋的时候,我们就会死了。你们年轻人可不同,你们以后怎么生 活呢?难道耕牛会自己套上牛轭,自己在田里耕地吗?它们会替你们去收割 庄稼吗?你们是不愿意干这种苦活的。我劝你们别错过送上门的机会,赶快 把一切财产交给异乡人,让他们来治理你们的城市吧!” 老人的建议赢得了妇女们的赞同。女王派出一名年轻的女子随使者一 起回到船上,向阿耳戈的英雄们表达了她们的愿望。英雄们听了都很高兴, 他们毫不怀疑,还以为许珀茜柏勒是在父亲死后和平地继承王位的。伊阿宋 披上雅典娜赠送的紫色斗篷,动身进城了。当他穿过城门的时候,女人们涌 出门来欢迎他,对这位客人感到很满意。伊阿宋按照礼仪,双目注视地上, 急步朝女王的宫殿走去。侍女们打开宫门,热情地欢迎贵客。年轻的女使者 把他一直领进女君主的内室。他在女王面前的一把华丽的椅子上坐下。许珀 茜柏勒低垂着头,脸颊上泛起一阵红晕。她以温柔而羞涩的声音说:“异乡 人,你们为什么缩在城外呢?雷姆诺斯城里没有男人,你们一点也不用害怕。 我们的丈夫不讲信义,背弃了我们。他们把战争中抢来的色雷斯女人纳为小 妾,并且移居到她们的故乡去了,还带走了儿子和男佣,而我们却孤孤单单 地被抛在这里。所以,我希望你们留在这里。假如你愿意,你可以代替我坐 我父亲的王位,做我们的头头。我们的王国是大海中最富饶的岛屿,这地方 你们一定会喜欢。希望你回去以后把我的建议告诉你的伙伴们,你们别再停 留在城外了。” 伊阿宋回答说:“啊,女王,我们怀着感激的心情接受你的帮助。我会 把你的建议告诉我的同伴,我也愿意重新回到城里来。但我们都不能接受王 杖和岛屿,还是请你自己执掌吧!并不是我看不起它们,而是在遥远的地方 激烈的战争还在等待着我。”他说完,伸出双手向女王告别,然后急忙回到 海边。 妇女们即刻驾着快车,载着许多礼物,跟着伊阿宋赶来了。船上的英 雄们已经听到伊阿宋的解释,因此女人们很容易地说服他们进城并住进她们 的家里。伊阿宋直接住在宫里,其他人分住在这里那里,大家都很高兴。只 有赫拉克勒斯生来厌恶女色,仍然坚持跟少数几个伙伴留在船上。现在城内 家家欢宴,美酒飘香,欢歌笑语,舞影婆娑。献祭的烟火缭绕,袅袅地飘上 云霄。女人和客人都虔诚地膜拜岛屿的保护神赫斯托斯和他的妻子阿佛洛狄 忒。出航的日期一天天地拖延。要不是赫拉克勒斯忍不住从船上下来,催促 他的伙伴们动身,阿耳戈的英雄们就会一直留恋热情而又温顺的女人乐而忘 返了!“你们这些傻瓜,”他鄙视地说,“难道你们国家的女人还不够你们享 受吗?难道你们是为妻室才到这里的?难道你们想要留在雷姆诺斯像农人一 样地过日子吗?你们以为天上的神衹会取来金羊毛,放在我们脚下吗?我们 干脆回去算了。按照我的意思,让伊阿宋留在这里娶许珀茜柏勒为妻,生一 大堆儿子,从此听凭别的英雄创立丰功伟绩罢了!” 赫拉克勒斯生性倔强,没有人敢违抗他。众人收拾停当,准备出航。 城里的妇人们猜到了他们的意图,像群蜂一样涌来缠住他们,又是抱怨,又 是请求,哭哭啼啼,闹成一片。最后,她们不得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许珀 茜柏勒含泪走上前来,握住伊阿宋的手说:“去吧,愿神衹保佑你和你的伙 伴,让你们如愿以偿,取得金羊毛!等将来凯旋时你还愿意回来,这岛和我 父亲的王杖仍然等着你。我知道,你也许是不准备回来的,至少在远方想念 我吧!” 伊阿宋第一个回到船上,其他人也跟着他上了船。英雄们解下缆绳, 摇动船桨。不久,就把赫勒斯蓬托抛在了后面。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阿耳戈大侠们在雷姆诺斯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