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西Liss

奥西利斯是地神凯布和天之女神奴特所生的长子,他成为国王之后,教会埃及人耕种土地,使他们懂得文明的好处。泽被埃及全土使得国境之内风调雨顺,岁岁平安,把人们从茹毛饮血的时代导向文明之路。奥西利斯的弟弟黑暗和沙漠之神塞特非常忌妒他,遂用计将他装入一个盒子中,流放到尼罗河中。这盒子流到了菲尼基的比布罗斯港,然后奥西利斯的妻子伊西斯带回埃及,就在看顾这盒子的期间她生下了儿子霍尔斯。 塞特发现了装有奥西利斯的盒子之后,遂将盒子碎成片片,肢解了奥西利斯的尸体,而且把尸体的碎块散到尼罗河各处。伊西斯非常的悲伤,她沿着尼罗河跑遍了全国,终于将散布在各处的肉体碎块全部收集在一起,要求葬仪之神亚奴比斯用带子将碎块包扎起来,将之做成了第一具木乃伊。伊西斯用自己的翅膀来搧尸体,和她的妹妹妮芙蒂斯合力运用法术,又让奥西利斯复活了,奥西利斯遂成了幽冥界之王。霍尔斯和叔父塞特争夺地上的王位,最后经由诸神的仲裁,霍尔斯继承了他父亲在埃及国土上的职权,而奥西利斯则成为尼罗河之神,统治阴间。 宛如这传说所叙述的一般,大家信仰的地上之王就是霍尔斯,支配着地上的一切,奥西利斯则掌管幽冥世界。 中王国时期,奥西利斯的信仰越发普遍而且势力越来越强大。这时前往埋葬着奥西利斯的圣亚比杜斯朝拜的人非常之多,为了祈求家族能在阴间获得幸福,纷纷建造了神碑或神像。 奥西利斯的故事通常在坟墓中都有所描写,奥西利斯引导着死后的王,女王或贵族的画面,或是死者捧东西送给奥西利斯的画面非常多。图里面,奥西利斯带着白冠,白冠两旁饰着两根羽毛,手里持着名叫喀喀的拂尘和笏。这些东西乃是支配者的象征,表现了幽冥界的王者尊严。 伊西斯的造型通常是头上顶着双角和太阳盘,上面还顶着伊西斯的象形文字,手上拿着象征生命的安克。有时也经常以抱着她的孩子霍尔斯的姿态出现。

埃及历史之初,埃及人崇拜他们国家的动物:鳄鱼,公牛,猫,狒狒,蛇,甲虫等等。后来他们将他们的神创造为人形,但其中仍保留了动物的头像,下面连接人的身躯,譬如埃及的主神阿蒙·拉,有时用牡羊头作为象征;养育女神哈特霍顶着牛的脑袋;凶狠的战争女神雪克美特长着狮子的头;科学之神托特则是白鹤头。 据古埃及人说,天地之初,创世之神布达在他的陶车上制造了一个原始之卵,从中孵出了宇宙。天穹之神努特和大地之神凯布结合生育了奥西利斯和伊西斯,然后奥西利斯和伊西斯也结为夫妻。努特和凯布还生育了塞特和妮芙蒂斯,他们也同样结为夫妇。

听了这句话,巴米里斯才惊奇地注意到声音是竖立在庙宇前的雕像发出的。

由于埃及人对神只的信仰,对长生不死的信仰以及对葬礼的重视史埃及留下了许多神殿和墓造艺术。自古以来,埃及人就认为许多东西都具有神性,不但分别给以神名,而且信仰他们。例如信仰动物形象的神只就是个特征。有的神只是原封不动的动物形象,有的神只则是在人体上安放了一个动物的头,有的则是头上安置神之象征的神像,有的则全是人的模样,而手上拿着神的象征。 从第一王朝到第四王朝,都非常信仰霍尔斯神,大家都认为法老是霍尔斯神的后裔,是霍尔斯神在地上的代表者。霍尔斯神是光明之神,以鹰的型态出现,而霍尔斯的圣兽也是鹰。法老的名字上面通常就画着一只鹰。 第五,六王朝以后,埃及所崇拜的神,逐渐转变为太阳神“拉”。到了新帝国时代,信仰便转移到亚蒙神,亚蒙神成为埃及的民族神。 在埃及的每个神明都有他的力量范围,每个不同的地方对不同的神会有相同的要求,而不同的地方对不同的神会有相同的要求,而不同的神也可能会有相同的功能,至于每个神明的性格,则比较难以掌握。 大致上,埃及的神明可分成三种型态:抽象型态 另外依区域还分三个系统: 的工匠之神,也是世界的创造神-布达。他是在世界还没发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他创造世界的方式是经由他的思想和言语来创造的,他心里想的、嘴巴说的,世间的一切包括其它的神明都是由他所创造出来的。 在古王国时就已经发展出来,以哈里奥波里斯城为中心的系统认为,在世界未创造之前,有一大神亚图姆,亚图姆自我受精而生出了空气;空气和水气结合,生了天;天地结合又生了奥西利斯、伊西斯、塞特、妮芙蒂斯等四名子女,这四者即为世间一切的创造者。 来自上埃及南方的赫尔莫普利斯城,其有关创世的过程也相当抽象,在世界浑沌不明时,出现四对神祉,分别属于“黑暗、深邃、不可见、无边”等四种性质,这八个神创造了世界,他们分别代表不可知的时代,或不可知的地方特性。

于是,人们都相信这口井就是万能的拉神恩赐给他们的。

周围是一片静寂,好像什么也没发生。高大的庙宇、竖立的雕像、石砌的庙宇台阶、渗着水的那眼并、水夫巴米里斯和他脚下的空皮囊、一汪井水景象依旧。

年轻的水夫巴米里斯孤零零地一人在路上徘徊起来。虽然他用自己的观点反驳了同乡,但是,他内心里却在隐隐作痛,不幸的命运令他有些不堪忍受了,有谁能把他从痛苦中解救出来呢

可是,巴米里斯却像疯了一样拼命跑了起来,恐惧使他忘记了珍贵的羊皮水囊。他一口气就跑回到岸边芦苇搭成的茅屋中。

后来,人们为太阳神 拉神建造了一座庙宇。那是一个圣洁的地方,与神圣的尼罗河濒临,四周环绕着浓荫蔽日的丛林 一口井渗出清澈的甜水,闪闪发亮。人们喜爱这清凉甘甜的井水和纷纷洒落的洁白水花。虔诚的人们常常到神庙里来,敬拜万能的神灵,拜神完毕,大家就手捧井水解渴。

——米里斯

一个异常柔和的声音又传来了:“不要害怕巴米里斯。”

年轻的巴米里斯把他经历的新鲜事儿讲给妻子听。妻子听着,吃惊地望着丈夫,她猜想八成是酷热使丈夫的大脑受到了刺激。于是,妻子低声细语地劝慰丈夫,让他按原路返回到井边,快把那遗弃的羊皮水囊捡回来。不然,水囊会被过路人拾走的。 巴米里斯的父亲谢赫老人躺在茅屋的一角,他两眼昏花、双眼紧闭,隐约听到了儿子和儿媳的谈话。他唤过儿子,叫他把事情讲给自己听。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奥西Lis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