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王子复仇记

一、沼 地 远古时代的尼罗河三角洲,是一片苍茫空寂、渺无人烟的沼泽地。那儿丛林繁茂,湖泊星布,野兽出没,蟒蛇逶迤,荒凉恐怖得鬼都不愿来此落脚。 一个漆黑漆黑的夜晚,狂风呼啸,大雨滂沱。沼地上一星儿微弱的亮光,摇摇晃晃地移动着。闪电划破长空,像利剑般直插入大地,爆出隆隆雷鸣,经久不息。闪电亮处,照见一位美丽的个子高高的女神,步履踉跄,踩着陷及脚踝的泥沼,穿过草丛,向前狂奔。她浑身透湿,面色苍白,黑夜般浓黑的头发上,戴着一顶王后的金冠,这王冠上闪烁的宝石,与她手中紧抱的另一顶国王的金冠相辉映,在暗夜里闪着微弱的光芒。女神挣扎着扑向一棵枝叶繁茂的古树,紧紧抱住树干,手里的王冠掉在地上……

有一天,法老在王座之上正襟危坐,正在处理一个案件。

奥西里斯原是水神、土地神和繁殖丰产之神,他给人类带来恩惠,他掌管着尼罗河水、土地和植物的生长,给尼罗河人民创造了丰收的食物。后来奥西里斯被兄弟塞勃迫害致死,被众神接去做了冥府之王,所以他更多的是被视为冥王神。在古埃及,人民对奥西里斯也非常崇拜,到后来他的地位几乎与太阳神拉平起平坐。一方面,当时埃及每年在尼罗河水下降之时,就要举行纪念仪式,哀悼奥西里斯之死,他们象征性地杀死神,然后欢庆他再复活,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下年的植物将获丰收,并免除灾害。据说,这是因为厄罗河人民把这位象征丰产、植物茂盛、万物发达的神视为引起四季变化的原因。如果神被伤害,或者死亡,河水就会干枯,土地就将荒芜,植物也要凋零;而当神一复活,尼罗河就会水力充足,土地肥沃,万物生机。这个仪式,表现了古埃及人对神秘莫测的自然社会的天真理解,它反映了古代人类渴望征服自然的迫切心情。 另一方面,奥西里斯作为冥府神也是十分重要的,这与古埃及人的宗教信仰有关。埃及人相信万物有灵,他们尤其关心人们的生存问题。与其它各民族不同,埃及人认为人死后仍有生命,且死后的生活与生前同样重要,人只有完成生前与死后生命的一段延续,才能得到最终的安详,人的一生也才算完整。因而埃及有许多冥府的神话传说。由于冥府统治着一切死亡之人,即冥国之人,作为冥王的奥西里斯就具有了神圣的地位。无论是法老,王公贵族,还是下层平民百姓,埃及人都希望自己死后获得冥王的恩宠,所以埃及才会出现宠大的金字塔、精制的木乃伊,另有供死人阅读的《亡灵书》等等。 不过无论是作为丰产神还是冥王神,奥西里斯都是与其妻伊西斯互为配偶,相伴而行的。伊西斯也是一位丰产神,又是埃及着名的魔女,她与奥西里斯是一对重要的农业丰产神。奥西里斯做冥王之后,她也随丈夫住进了冥国,成为冥国的王后。有关这一对夫妻的故事是继拉神传说之后最生动有趣的神话,奥西里斯甚至被视为拉神的继承者。 相传奥西里斯生下来的时候,天上就传出一个声音,说他将成为万物之主。当拉神老了,他果然把大地统治权交给了奥西里斯,自己却升入天国。奥西里斯坐到埃及的王位上,成为这里的统治者。在他继位之时,埃及还很落后,人类也处于野蛮状态,他们以捕猎为主,部落时常发生战争,互相残杀。奥西里斯便开始治理国家,据说,他制订了法律,平息了部落之争,改善了人民的生活处境,于是埃及成为一个和平统一的国家。伊西斯作为奥西里斯的王后,觉察到人类的需要,于是将野生的大小麦采来,交给丈夫,奥西里斯便教人类开垦土地,播种粮食,又教人类栽种果树,使荒地长出植物。有了这些事情做,埃及人民便不再战争,他们开始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当埃及一片繁荣之时,奥西里斯想到世界各地去巡游一下,在他外出期间,他把王权交给妻子伊西斯。可奥西里斯走了没多久,他的兄弟塞特便来到王宫前。塞特是出名的恶神,他对哥哥的卓越功绩很是不满,他便在国内煽动叛乱,挑起敌对情绪,但伊西斯女神毕竟比塞特的地位高,她很快就挫败了他的阴谋。于是塞特带着七十二个随从,开始谋划迫害奥西里斯,这七十二个随从都是埃塞俄比亚善阴谋的女王的助手。塞特以前曾害死奥西里斯几次,但都被神奇的伊西斯女神复活。这一次他想出一个计谋,他乘奥西里斯从国外回来时,请兄长去了他的住地,他要为奥西里斯举行一个盛大的欢迎宴会。本来伊西斯不让丈夫参加,可奥西里斯见兄弟十分诚肯,便执意要去。在宴会开始不久,塞特拿出了一个精美无比的箱子,说是谁正好在里面躺下,就把这箱子送给谁。参加宴会的人对此欢喜不已,都想得到这个精美的箱子,于是人人都躺下一试,可没有一人正好躺下。这时轮到奥西里斯去试了,他对箱子并不感兴趣,可众人都想知道是否他能合适,无耐,奥西里斯走进箱子,奇怪的是,他的身体在箱子里正好放下,大家一片欢呼,可当他正想出来时,塞特迅速合上了盖子,他用钉子将箱子钉牢,又用铅把它焊好,奥西里斯在里面很快就断了气。然后塞特命令随从把箱子抬走,按塞特的旨意,他们悄悄把箱子扔进了尼罗河。当伊西斯得知丈夫不幸被害的消息,她万分悲伤。她立下誓言,一定要找回丈夫的尸体,她剪下自己的一束头发,穿上丧服,开始寻夫的历程。她经过了许多地方,都没人看见那只箱子,最后她来到海边,见到一个小孩,小孩告诉她,他曾见那只箱子顺尼罗河漂到海里去了。乘伊西斯在外寻夫之机,塞特夺取了王位,他一上台,埃及人民便倍受压迫,他残酷的统治使人民生活艰辛。而伊西斯则成为塞特的眼中盯,他 下令任何人不得接纳或保护她。于是伊西斯的处境更加艰难。这时她得到神奇般的七只蝎子的帮助,拉神又派去了“带路人”阿努比斯。有一次,伊西斯来到一家贫苦妇人家,救活了妇人的孩子,才得以安宿下来。不久伊西斯又生了一个儿子何露斯。塞特知道后又百般捉拿他们,使他们无处藏身。后来塞特将何露斯害死,伊西斯得拉神和智慧神托斯相助,才使爱子起死回生。当奥西里斯的棺材漂流到叙利亚的比勃洛斯海滩时,从那儿长起一颗神树来,那里的国王见这树生长极快,又粗又大,便令人砍来做了王宫的殿柱。伊西斯因得神的启示,寻夫到了叙利亚国,王后见伊西斯聪明可爱,让她做了孩子的保姆。伊西斯非常喜欢这小孩,想让他永生,就命他在火里烧炼,王后看见后非常生气,伊西斯只得让小孩复活,但他却不能永生了。后来伊西斯恢复了女神样,并请国王把圣柱赐给她,国王答应了她的要求。于是她从柱中挖出箱子,并把柱子用布包起来,涂上“没药”,后来国王令下属为伊西斯建一座庙宇,把这根圣柱放在里面,多少年来,比勃洛斯人民一直在该神庙进行礼拜。伊西斯要离开叙利亚时,国王把自己的儿子交给她,于是他们一同上了路。半途伊西斯想再见已死的丈夫一面,就打开箱子,热烈地亲吻冰冷的丈夫,比勃洛斯王子想偷看箱里的东西,被伊西斯的亮光刺死。当伊西斯把箱子藏入丛林而去取寄放在布托儿子时,塞特发现了箱子,并将奥西里斯的尸体切成十四块,抛入尼罗河中。伊西斯为寻丈夫的尸块,又经历了艰难的历程。最后她找到所有的尸块,并在找到尸块的地方起一个墓。以后人们在墓上建造了庙宇,多少年来,人们在这些庙里供奉着奥西里斯和伊西斯。

“哇———哇!” 一声响亮的婴啼,撕裂了沉沉夜幕和单调的风寸声。暴风雨惊异地了呼啸,月亮急急忙忙探出云层,窥看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女神擦干脸上的汗水、雨水和泪水,抱起婴儿。她望着儿子挺直的鼻子、饱满的额头和星星般的眼睛,笑了。月儿撒下银色的光辉,大地上的一切又变得温馨、静谧了。“刺拉拉———”一只苍鹰掠过古树梢,箭也似地飞向月亮。看到矫健的雄鹰,女神明白儿子将是一位鹰形的天神,她给儿子取名叫何露斯。

俄赛里斯一走进王宫大厅,就感觉到这里的气氛很是沉闷。他抬眼望了望,发现青年武官胡台布独自一人站在远离人群的地方,他愁眉苦脸,郁郁寡欢。

光阴荏苒,女神和她的儿子在沼地的丛林里,已经秘密地生活了八年,何露斯长成一个英俊的少年。八年来,本地一位女神、大蛇乌阿齐特一直在帮她照料着孩子,现在,大蛇要回沼地深处去了。这是一个温暖而湿润的傍晚,晚霞在夕阳下燃烧,给西天铺上一层晶莹透亮的红玛瑙,沼泽地和丛林也映得金红金红。那棵参天古树,犹如一柄大绿伞,撑开在夕阳里。女神迎着晚霞伫立在古树下,凝望着大蛇金链般蜿蜒而去,消失在远处的芦苇荡里。女神等着儿子狩猎归来。

这位倔强的青年总是把事情藏在心里,对谁都不愿多说,唯独对俄赛里斯不保密。因为他觉得俄赛里斯对任何事情都不畏惧,勇于承担责任,在胡台布的心目中,俄赛里斯就像是一匹勇敢无畏的战马,和他一起办事让人心情舒畅。

旷野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只羚羊惊慌窜过,“铮!” 它的头上中了一箭,应声倒下。女神心底一阵欣喜,知道儿子回来了。草丛里飞起一只苍鹰,冲上天空,又笔直地盘旋而下,落在女神面前。女神慈爱地喊着:“何露斯,别顽皮,该吃晚饭了!”

这时,俄赛里斯穿过客厅匆匆走到胡台布的身旁。

苍鹰发出男孩的嬉笑声,又一下子不见了。不远处的小湖泊里冒出一只河马的大嘴,向女神 “噗,噗” 喷水沫。

胡台布,好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呆在这儿,不和大伙儿在一起呢 俄赛里斯关切地问。

“不要再贪玩,快快回来!” 女神厉声喝道。

胡台布说:“只有我远离了大家,麻烦才能远离他们。如果法老看见您现在还和我说话,那他就会迁怒于您的”

河马的大嘴沉了下去,不见了,湖面上 “咕噜噜” 冒起一串气泡。女神大惊失色,急忙奔过去,裙裾却被什么钩住,迈不开步子。低头一看,一只大鳄鱼的尖牙叼住她的裙边,正用力往后拉。女神又好气又好笑,向鳄鱼头上轻轻打了几掌,那鳄鱼就地一滚,变成活泼的少年,立在母亲面前。女神满意地笑了,知道儿子的武艺已经练就,该是报仇的时候了。

俄赛里斯向四下看了看,他发现远处的人们正偷偷地注视着他俩,并且还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俄赛里斯又问胡台布: 孩子,你到底有什么过错。

母子俩吃过羚羊肉,饮过花心里的净水,坐在篝火边。天边的晚霞退了,红玛瑙般的云霞渐渐变得深灰,连天接地,像一对巨大的翅膀,从苍茫的暮霭中,慢慢围拢来。何露斯被这奇异的景色震惊,问道:“母亲,那是什么?它好像要来抓我们一样! ”

埃及(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王子复仇记。“尊敬的俄赛里斯先生,我的过错就是对腐败的官员没有阿谀奉承,对在我面前发生的错误没有保持沉默。我这样做的结果,给自己树敌很多,于是他们就假借法老的命令来整治我。您瞧,今天法老就要最后裁决了。” 胡台布忿忿地说。

母亲的脸色变得严峻而阴沉。她看着儿子,一字一顿地说道:“孩子,那是你的父亲在拥抱你!他要你去完成一项伟业,为他复仇!你已经长成男子汉,该了解自己的家世和你面临的责任了! "

“天哪,照这么说,谁敢惹恼那些敌人,谁就是最有力地支持了你;谁敢狠狠地打击那些敌人,谁就是你的忠实的朋友了?” 俄赛里斯讲完这句话就走开了。他迈着缓慢而沉重的步子走向庙宇祭司,想和祭司好好谈谈,可这会儿,他头脑里非常混乱,不知不觉地,他竟沉湎在深远的思索之中了。

埃及(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王子复仇记。埃及(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王子复仇记。女神缓缓站起,走向古树,从树洞里捧出一对珍藏的王冠。

就在这时,法老从他的羽绒宝座上站起身来,走到大厅的中间。于是,大家赶紧把注意力转向法老,俯身低头,听候他的吩咐法老对周围的一切全然没有理会,他声色俱厉地问 下贱的奴仆胡台布在吗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埃及(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王子复仇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