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

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但即使如此,俄狄浦斯仍然不得安静。忒修斯将他的宾客的两个女儿追回来以后说,俄狄浦斯的一个亲人,虽然不是从忒拜来的,现在已到达科罗诺斯,并在忒修斯刚刚作过献祭的波塞冬神庙的圣坛前伏地祈祷。

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这个因乱性而怀孕的胎儿在树身内日渐成长,就想找条出路,脱离母体。 树身的中部膨胀了,母亲觉得腹中沉重不堪,她感到产前的阵痛,但是喊不 出声音来,无法呼唤路喀那来帮她分娩。但是它看去仍像个挣扎着的产妇。 弯着树身,时常发出呻吟,眼泪下落,树身尽湿。慈祥的路喀那站在呻吟的 枝丫旁,用手抚摩着它,口念助产的咒语。不久,树爆开了,树皮胀裂,生 下了一个呱呱喊叫的男孩。林中的女仙们放他睡在柔软的草地上,用他母亲 的眼泪当油膏,敷在他身上。甚至嫉妒女神也不得不称赞他的美,因为他简 直就像画上画的赤裸裸的小爱神,假如你再给他一付弓箭,那么连装束也都 一样了。 光阴如流水,不知不觉,瞒着我们,就飞逝了;任何东西,随它多快, 也快不过岁月。这个以姐姐为母亲,以祖父为父亲的孩子,好像不久以前还 怀在树身里,好像才出世不久,不想一转眼,可爱的婴孩早已变成了少年, 竟已成人,比以前出脱得更加俊美了。甚至连维纳斯看见了也对他产生爱情, 这无异是替母亲报了仇。原来维纳斯的儿子,背着弓箭,正在吻他母亲,无 意之中他的箭头在母亲的胸上划了一道。女神受伤,就把孩子推到一边,但 是伤痕比她想象的要深,最初她自己也不觉得。她见到这位凡世的美少年之 后,便如着迷一样,心目中早没有了库忒拉岛、大海围绕的帕福斯、渔港克 尼多斯、矿产丰富的阿玛托斯。她甚至远避天堂,情愿和阿多尼斯在一起, 厮守着他,形影不离。虽然平常她最爱在树荫底下休息,保养自己的容貌, 增进自己的丰采,但是现在她却翻山越岭,穿林木,披荆棘,把衣服拦腰束 起,露出双膝,成了狄安娜的打扮。她也吆喝猎犬,追逐那没有危险的野兽, 例如飞跑的野兔,长角的麋鹿;至于什么凶猛的野猪,贪心的豺狼,她却躲 开它们;至于那些张牙舞爪的熊,满身牛血的狮子,她更是远远避开它们了。 阿多尼斯啊,她也还警告过你,说在这种野兽面前不可以太大胆。她说:“在 胆小的野兽面前,要显得勇敢,但是在胆大的野兽面前逞强是很危险的。我 的孩子,不要为我而去鲁莽冒险,而且也不要去招惹那些天生有武装的野兽, 否则由于你得到荣誉,我却会付出很大的代价。青春、美貌、任何可以感动 我维纳斯的那些东西,是决不会使狮子、浑身是刺的野猪或凶恶的野兽的耳 目心窍有所感动的。野猪露着弯弯的尖牙,它若冲来,真有雷电的力量;黄 毛狮子如果发怒,更是势不可当。这一切,我都怕,我又都恨。”他问她的 原故,她回答道:“我来告诉你吧,你听了一定会惊奇,这件事发生在很久 以前,它的结果很是惊人。但是因为我向不打猎,现在着实疲倦了,看,那 边正好有一棵杨树,树下一片荫凉,正在等我们去,那里又有草地可以作榻。 我很想和你在草地上休息休息。”她说着就躺了下来,把头枕在他胸前,一 面不时吻着他,一面说出下面的故事。名人名言 www.mingyanw.com。 “你也许听说过有一个姑娘,在赛跑的时候,比快腿的男人都快。这并 不是乱造的谣言,她确实曾把男人战败。你也很难判定是她跑得快更值得你赞美呢,还是她的美貌更值得你赞美。有一次这位姑娘去求签。问婚姻大事, 神回答说:“阿塔兰塔啊,丈夫会给你带来不半,不要想嫁个丈夫。但是你 又逃不脱,你纵然活着,也和死了一样。’她接到神签,非常惶恐,于是就 独身隐居在树林中,并且严词拒绝大批向她求婚的人。她说:‘你们是得不 到我的,除非哪个比我跑得快。和我赛跑吧。胜过我的,我就作他的同床共 塌的妻子,如果落在后面的话,那么你就得死。要比赛,就是这个条件。’ 她的条件固然残酷,但是她的美貌又确实迷人,因此即使条件如此,还是有 成群的冒失鬼前来求婚,要求试试运气。有一次,希波墨涅斯在座,观看这 不近情理的赛跑。他说:‘谁愿意为了娶妻而冒这么大的危险呢?’他责备 那些青年过分热中了。但是等到他自己看见阿塔兰塔的美貌,和赤裸的身体, ——她美丽得简直和我一样,或者和你一样,假如你是女子的话——他就呆 住了,伸出手去喊道:‘请你们原谅,我不该责备你们,我方才不知道你们 所追求的是这样的人物。’他一面赞扬,一面心里也发生了爱情,并且希望 那些青年都输给她,心里又嫉妒又担心。他说道:‘我为什么不在这场比赛 中试试运气呢?’有勇气的人,必会得到天神帮助。希波墨涅斯正在心中盘 算,姑娘两脚如飞,在他面前跑过。他虽然佩服她跑得比一支箭还快,但是 他却更为赞赏她的美。而她在跑的时候,显得特别美。她齐到脚面的长袍迎 着风向后飘荡,头发披在雪白的肩上,光彩夺目的腰带在膝盖前飘舞,在那 洁白的少女的身体上泛出红晕,正像太阳透过紫红帘幕照在白玉的大厅上的 颜色一样。他正在注意观看这一切的时候,竞赛的人已经到了终点,阿塔兰 塔已经戴上胜利者的花冠。那些输了的青年唉声叹气地如约受到惩罚。 “这些人的前车之鉴并没有能够阻挡希波墨涅斯,他站出人丛,眼望着 姑娘,说道:‘战胜这些笨手笨脚的青年又算得什么光荣?和我比比吧!如 果命运注定我胜,那么你败在我这样一个人手中也不算羞辱。我的父亲是翁 刻斯托斯城的墨伽柔斯,他的祖父是海神涅普图努斯,因此我就是海上之王 的曾孙。我的勇气也不亚于我的出身。假如我输了,那么你把希波墨涅斯战 败,必然会得到不朽的大名。’他说这话的时候,斯科纽斯的女儿眼睛望着 他,面上露出柔情,不晓得还是赢他好呢,还是让他赢了去好。于是她说道: ‘不知哪位天神嫉妒美少年,要毁灭这位少年,让他冒生命的危险来向我求 婚。若叫我评判,我是不值这么大的代价的。我也并非被他的俊美的仪表所

在最初的瞬间,当俄狄浦斯发现关于自己的一切真象时,他情愿即刻死去。假使他的人民起来反对他,或以石头掷击他,他会是很欢喜的。只是因他还得不到死的恩典,所以他请求放逐,并欣幸地接受这一惩罚。但当他的狂乱的心情减轻之后,独自一人坐在黑屋子里,这时他开始想到盲目无助,流浪到远方异国之可怕。他的无限爱乡的心情油然而生,同时想到自己既已双目失明且失去妻子,那么过去所误犯的罪过已经得到救赎。他毫不犹豫地将他想留住在忒拜的意思向克瑞翁和他的两个儿子厄忒俄克勒斯与波吕尼刻斯说出。但现在看来,克瑞翁对于他的慈爱已成过去,他的两个儿子也极自私无情。克瑞翁仍要求这不幸的亲戚依照他最初的决定去做,而他的两个儿于——他们的主要责任应该是帮助父亲,现在也拒绝给他援助。他同他们的交谈是白费了。他们将一根行乞的手杖强塞在他的手里,逼迫他即刻离开王宫。 只有他的两个女儿怜悯他。最年幼的伊斯墨涅留在两个哥哥的家里来料理父亲的一切。年长的安提戈涅则和他一起放逐,为这盲目的老人引路。她伴随着他,走上充满艰苦的旅程。她过去娇养深宫,现在却赤足长途跋涉,忍饥挨饿,风吹雨打,但只要她的父亲能得到一顿饱餐,她就十分满足。最初俄狄浦斯计划求取灾祸,在喀泰戎山的荒凉地区寻死。但因为他敬爱神祇,不得神意许可不敢这么做,所以他作为一个巡礼的人到得尔福去请示阿波罗的神谕。在这里他总算得到小小的慰藉。神祇们都知道,俄狄浦斯不是在自知和自愿违犯自然法律和人类最神圣的道德原则的。这样严重的罪过必须救赎,尽管是无知误犯,但是惩罚也不能永远继续下去。神谕告诉他经过一个长时期以后,就可以得到解脱,那时他将到达命运女神所指定的地方,在那里,严厉的复仇女神愿给他以解脱。复仇女神亦称“慈悲女神”乃是人类对于三位复仇女神为了讨好和尊敬她们而称呼的另一名称。但这神谕,仍极暧昧而神奇。复仇女神会给俄狄浦斯和平并饶恕他的逆伦的罪过么?但是俄狄浦斯虔信神祇,将这一预言的实现委诸命运,自己开始在希腊全境流浪。他的女儿引领他并照顾他,他靠着同情者的施舍过活。他生活节俭,且自待极薄,但那已足够了,因他的长期放逐,他的悲苦,他的高贵的精神,已教会他除了最低的需求以外,不需任何别的东西。

“这是我的儿子波吕尼刻斯!”俄狄浦斯恼怒地说。“我的这个儿子除了仇恨之外,什么也不配得到。我甚至不愿再和他说话。”但安提戈涅却喜爱这个哥哥,因他是两个哥哥中比较温和慈爱的。所以她劝她的父亲不要再恼恨,并同意至少听听这个不幸的儿子的来意。俄狄浦斯请求他的保护者准备好帮助他,万一来人企图用武力将他带走。然后他召见他的儿子。

一开始波吕尼刻斯的态度就与他的舅父克瑞翁大不相同,而安提戈涅也成功地使她父亲注意到这一点。“我看见一个人正向这边走来。”她喊道。 “他独自一个人来,且满面流泪。”俄狄浦斯只是把头掉开问:“是他么?” “亲爱的父亲,正是他。”她回答。“你的儿子波吕尼刻斯已来到你的面前。”

波吕尼刻斯跪在他父亲的面前并抱住他的双膝。他抬头看着他,见他穿着乞丐的褴褛衣服,两个空洞的眼窝,灰白的头发在微风中飘荡,他心中很悲恸。“我看见这一切太迟了!”他悲叹地说。“我忏悔——我诅咒自己, ——我忘记了我的父亲!假使不是我的妹妹奉侍他,他会变成什么样子!父亲哟,我虐待了你!你能饶恕我么?你沉默么?啊,说话呀,不要这么愤恨地转过头去!我的妹妹们,请帮助我,请他那悲苦的嘴唇说话吧!”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