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俄卡斯忒和俄狄浦斯给本人的惩罚

现在一切都已显示得通明透亮。俄狄浦斯从大厅跑出,在宫殿中狂奔,要寻找一柄剑从人间斩除那个又是他母亲又是他妻子的妖怪。但没有人理他,因为大家看着他疯狂而暴怒地跑来都远远避开了。最后他走到他的寝室,撬开锁闭着的房门,进到屋子里去。抬头一看,却愕然站着。在床榻上面吊着伊俄卡斯忒,头发遮盖着脸面。他面对着这死尸,悲痛得不能说出一个字。最后他大声哭起来,并将绳索解开,将尸体放下。他从她的外衣上摘下金钩子,紧紧地抓住它们,高高举起,深深地戳穿自己眼睛,直到眼窝里血流如注,好让他可以不再看见他所做过的和他所遭受的一切。他要仆人们开门,并引他到忒拜人的面前,使他们可以看见这杀害父亲的刽子手,这以母亲为妻的丈夫,这大地的怪物,这神祇所憎厌的恶徒。仆人们如命将他引出,但由于人民长久对于这统治者的爱戴和尊敬,他们对于他只有同情。甚至被他不公正地责骂过的克瑞翁也不嘲笑他,或因他不幸而快乐。他忙着将这神所惩罚的罪人从众人的眼前带走,将他交给他的孩子们看护。俄狄浦斯为他的这种慈爱所感动。他任命他的舅子为他两个年幼的儿子摄护王位,要求将他的不幸的母亲埋葬,并请新国王保护两个无母的孤女。他自己由于罪上加罪,愿意被放逐出国,再到过去他被父母弃置的喀泰戎山地上,或生或死,全听命于神意的安排。于是他将他的两个女儿叫来,抚摩着她们的头,作最后的诀别。他感谢克瑞翁所给与他的这么多的他不应当享受的慈爱,并至诚祈祷,在新国王统治之下,忒拜人民将重新得到神祇的保佑和爱护。 克瑞翁将他领回宫殿。现在这曾经为千万人所爱戴的国王,这作为忒拜的救星而闻名世界的国王,这曾经解释过最难的谜但在解决自己生命之谜时却已太晚了的国王,如今已准备好走出他的宫门,如同盲目的乞丐一样,向他的王国的迢遥的边境走去。

俄狄浦斯的出生,他的童年, 他的逃亡和对于父亲的杀害卡德摩斯的后人拉布达科斯的儿子拉伊俄斯是忒拜的国王。他和城里的贵族墨诺扣斯的女儿伊俄卡斯忒结婚,许多年她没有为他生过一个孩子。由于渴求于嗣,他到得尔福请求阿波罗的神谕,但所得到的答复是:“拉布达科斯的儿子拉伊俄斯,你渴望一个儿于。好的,你将有一个儿子。但命运女神规定你将死在他的手里。这也是克洛诺斯之子宙斯的意愿,因他听到珀罗普斯的诅咒,说你过去曾劫去他的儿子。”拉伊俄斯在年轻时候犯过这个错误,当时他被迫逃离本国,投靠珀罗普斯国王,结果却以怨报德,在涅墨亚赛会时劫去珀罗普斯的美丽的儿子克律西波斯。

不久忒拜王克瑞翁和武装的随从们侵入科罗诺斯,当即来到俄伙浦斯那里。“我来到阿提刻,必然使你们吃惊,”他对围集着的村人说。“但请不必惊愕也不必发怒。我还不致于幼稚到很轻易地和全希腊最强大的城市挑战。我已是者年人,我到这里来,只是因为本国人民要我来敦促俄狄浦斯回到忒拜去。”于是他掉头向着俄狄浦斯,用花言巧语假装表示他对于他和他的女儿的叮悲的命运的同情。 但俄狄浦斯举起行杖,示意他不愿他走近他的面前。“无耻的叛徒呀!”他骂道。“假使你将我抢走,那不过是在我的悲苦的满杯里再斟上最后的一滴。别想利用我来免除你们所应受到的惩罚。那种惩罚是必然要来到的。我不愿和你一起回去,我只是要派遣复仇的恶魔与你同去。我的两个忤逆的儿子,除了用作埋葬他们尸骨的墓地外,不能有忒拜的一尺一寸的土地!” 现在克瑞翁想用武力劫走这盲目的国王,但科罗诺斯的公民们反对他,并引用忒修斯的权力,不让他把他劫走。于是他向他的随从们示意,他们不管村人的反对即刻将伊斯墨涅和安提戈涅从他的父亲身边拖走。克瑞翁并嘲弄地说:“我至少已劫去你的靠山。现在,你盲目的老人,凭你的运气,继续流浪下去吧!”他因为胜利而壮起胆来,再一次走上前去,正想向老人动手,这时忒修斯听说有武装的人侵入,赶到这里。他看到并听说所发生的一切,即刻派人徒步和骑马去追赶劫走两个女郎的忒拜人。然后他对克瑞翁说,除非他将俄狄浦斯的两个女儿放回,否则决不放他走。 “埃勾斯的儿子哟,”克瑞翁假装谦卑地说,“真的,我来并不是要和你及你的城市作战。我原是对他一番好意,我不知道你的人民这么热心地爱护我的这个盲目的亲戚,也不知道你的人民宁愿庇护一个杀父娶母的罪人而不愿将他送回他的本国去!” 但忒修斯命令他住嘴,并要他立刻说明两个女郎被藏匿在什么地方。过了一会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重新和她们的父亲在一起。克瑞翁和他的随从们被迫离开科罗诺斯。

拉伊俄斯深知自己过去所作的事情,相信神谕,所以长时期和妻子分住。但由于两人的极端相爱,虽然得到警告,仍又彼此同居,结果伊俄卡斯忒为她的丈夫生了一个儿子。当孩子摆在他们眼前时,他们想起了神谕,为了逃脱命运的规定,他们决定将新生的孩子两脚脚踝刺穿,并用皮带捆着,放置在喀泰戎的山地上。但奉命执行这残酷命令的牧人怜悯这无辜的婴儿,将他交给另一个在同一山坡上为国王波吕玻斯牧羊的牧人。然后他回去,假言已遵命将婴儿遗弃在荒山上。国王和他的妻子伊俄卡斯忒都确信这孩子必死于饥渴或饱野兽的馋吻,阿波罗的神谕当不会实现。他们用这样的想法来安慰自己,认为牺牲儿子可使他免犯杀父之罪。他们仍然很快活地过着日子。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伊俄卡斯忒和俄狄浦斯给本人的惩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