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与牧民-秘鲁共和国

巴里卡卡帮助华提阿库里创造了好些奇迹之后,亲自出去,决心要做大事情。 有一天,他来到一个村庄,那里正在庆祝一个节日。因为他衣衫褴褛,没有人注意他,也没有人给他东西吃。最后一个年轻的姑娘可怜他,给了他一点啤酒。巴里卡卡因为感激她,告诉她这村庄在五天之后便要毁灭,叫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又嘱咐她不能把这事告诉别人。巴里卡卡因为人们冷待他,很是恼怒,就走到一个山顶上去,放下可怕的风暴和洪水来,使得整个村庄都毁灭了。

萨巴西拉伊山脉,山峦连绵,终年积雪,高高地俯瞰着下面的尤卡依谷地。 山上一个叫阿科伊特拉巴的印第安青年人在山上放牧着雪白的关群。这些羊都是印加人敬献给太阳神的供品。阿科伊特拉巴聪明能力,热情和蔼,所以有幸被挑选担任此放牧重任。当羊群如白云般缓缓移动的时候,他跟在羊群后悠然漫步。当羊群停下来吃草的时候,他就拿出短笛,吹奏起轻柔美妙的乐曲。关群在乐曲的感染下,静静地或侧耳倾听一会儿乐曲,低下头吃一口青草,或仰起头和着乐曲 “咩” 地叫一声。阿科伊特拉巴无忧无虑,怡然自得。他既没有享受过热恋的欢乐,也没有尝过失恋的痛苦。

很早的时候,世界上没有太阳,没有黑夜,万物也没有颜色。白昼和黑夜掌握在神通广大的黑夜神伊玛纳达罗图和太阳神霍科阿罗图的手里,是他们的私有财产。 伊玛纳达罗图把黑暗包在头巾里,把头巾锁在竹编的箱子里。每当他外出的时候,便警告周围的印第安人说:“别动那只箱子。只要你们打开它,光明就会消失,你们就再也看不见东西了。” 那一天,伊玛纳达罗图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捕鱼采果子。临走时,他把箱子交给他的小舅子保管,再三交待他说:“你要把箱子保管好。千万别打开,也不要让任何人动它。”

以后巴里卡卡来到另一个村庄,就是现在的圣罗伦佐。在那里他看见一个美貌的少女正在悲苦地哭泣。这少女名叫周克苏索。他问她为什么哭泣,她说因为那地方缺少水,玉蜀黍快要枯萎了。巴里卡卡立刻爱上了这少女,他就把地上仅有的一点点水堵起来,使玉蜀黍得不到水,然后对少女说,只要她能爱他,他就可以给她许多水。她说他不仅要灌溉她的作物,并且还要灌溉所有其他的田地,这样她才肯答允他。他注意到有一条小河,他想如果开一个闸,他就可以得到充分的水来灌溉田地。于是他请山中的鸟儿来帮他忙,也请了蛇和蜥蜴等动物来,叫它们帮他移去障碍。它们把河床拓宽了,使得河水能够灌溉所有的田地。狐狸一向是狡猾的,他设法得到了工程师的职位,把运河开到靠近圣罗伦佐的教堂的地方。巴里卡卡既已完成了他所允诺的事情,就要求周克苏索践约。她很高兴地和他结了婚,但是她建议他们住在雅纳卡卡山岩的顶上。这一对情人就很快乐地住在那里;那里就是科科查洛河床开始的地方,他们俩就是因为开拓这河床而结合的。最后,因为周克苏索要一直留在那里,巴里卡卡把她变成了一块石头。

有一天,当他正在山上牧羊的时候,两个太阳神之女突然出现在他的身旁。白天,太阳之女可以在大地上到处漫游,欣赏大自然的美好风光。天一黑,就必须赶快回宫。在进宫门之前,还要接受门卫一番严格的检查,以防她们带回有害的东西。两个太阳女主动招呼青年人,向他询问羊群和牧草的情况。牧羊人正沉浸在他自由遐想的王国里,对两个太阳神之女来到身边浑然不觉。直到仙女开口问话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一见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不由惊慌失措,忙跪在地上,低头不语。二位仙女叫他不要害怕,告诉他,她们是太阳神的女儿,为了打消他的恐惧,好们亲切地拉着他的胳膊让他起来,年轻的牧人站了起来,亲吻了她们的手,他对仙女们非凡的美丽惊叹不已。两位仙女和他快乐亲切地交谈了很久。

依玛纳达罗图走后,小舅子对着箱子想:“姐夫箱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呢?他总是对大家说,不要动它!不要动它!我倒要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于是,他打开了箱子,见里面一块头巾裹着什么东西。他动手去解头巾。头巾刚一解开,就见一股黑暗从里面冲出。黑暗迅速扩大,一会儿,周围漆黑一片,什么东西也看不见,像是黑夜一样。小舅子吓得哇哇大哭起来,他转身拼命往山上逃,逃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后来,他变成了一头猫头鹰,被印第安人称做 “多西阿”。

很可能这个传说意在说明早期的秘鲁人是怎样发明灌溉的。可能它本来是个别地方的传说,后来传遍了全国。

该是羊群归栏的时候了,青年人向两位仙女告别回家。两个仙女之中大一点的叫丘莉良托,她被青年人的潇洒俊逸和彬彬有礼的风度深深吸引,便问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青年牧人恭敬地答道:他叫阿科伊特拉巴,家住拉利斯。丘莉良托紧紧地盯着插在他额头上的那根银白色的羽毛。这是印第安人的装饰品,它随风摇曳,闪闪发亮,令人神往。羽毛的根部还有块铜牌,上面刻着两只蚤子,正在吞噬着一颗心脏。雕刻细腻,栩栩如生。丘莉良托向青年牧人借了这块铜牌观赏一番之后又还给了他,青年牧人告诉她印第安人称这块铜牌子为乌杜希。然后,他们相互告别,各自回家。

依玛纳达罗图正在树上采摘果子,忽然黑暗一步步逼近,一会儿树上的果子就看不见了。他惊叫起来:“糟糕!我的小舅子把箱子打开了……” 说着,他随手抓起一把树枝,点着了火。他举着火把,从树上小心爬了下来,走到河边,找到了他的独木舟,他把火把插在独木舟上,向回家的方向划去。途中,忽然一阵悦耳的音乐声远远传来,这是笛子、哨子和马拉卡———一种在葫芦里装上石子,摇起来 “哗哗” 作响的乐器的合奏曲。www.zuowenyd.com

仙女丘莉良托,一路上和她妹妹不停地谈论着牧羊人,念念不忘他头上的那根美丽羽毛和那块雕刻精致的铜牌子。进宫的时候,门卫仔细察看了她们。据说,过去曾有不少仙女把他们的情人藏在衣袖里或发髻上,偷偷进宫来。所以,后来门卫检查就十分严格了。她们回到宫殿时,太阳神妃子们早把美味佳肴准备好,等她们回来一起进餐。丘莉良托借口走得太累,没有吃晚饭,径自回房休息了。对牧羊人产生的巨大爱情使她无法安眠,她辗转反侧,思绪翻腾。后来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伊玛纳达罗图弃舟登岸,循着乐声走去,来到了一座光明闪亮的大宅子前。原来是太阳神霍科阿罗图正在家中和一群瓦拉奥人奏乐玩乐呢。霍科阿罗图手里拿着一根很长很长的绳子,绳子一头连着太阳。只要他一拉绳子,太阳就出来了。要是他不拉绳子,太阳就躲藏起来,天下就在黑暗之中。

太阳神有许多美丽的妃子,住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她们分别是从印加帝国的钦恰苏约、耳德苏约、安第苏约和科拉苏约四个省里挑选来的。皇宫里还建有四个喷泉,泉水清澈甜蜜,分别流向四个省份。妃子们就在流向自己出生省份的清泉里洗澡。这四个喷泉分别叫石项泉、紫菜泉、水芹泉和青蛙泉。

黑夜神伊玛纳达罗图对太阳神霍科阿罗图说:“老兄,长年的黑夜已使我疲倦。我的小舅子现在又把它放了出来,使天下失去光明。如果你能使黑夜变成白昼,我送给你一个美女作报酬。”

美丽的丘莉良托在酣睡中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漂亮的黄莺,从这棵树飞到另外一棵树,唱着优美悦耳的歌。它欢唱了一阵之后飞到丘莉良托的怀里,安慰她不要忧伤和苦恼,一切都会顺利如意的。丘莉良托说,如果没有办法医治她的痛苦,她就会死去。黄莺说:“你有什么痛苦说出来!我会帮你出主意。”于是丘莉良托说出了她对牧羊人火一样的爱情。她说,她已看到了自己的末日。现在除了同牧羊人私奔已别无它路。因为,她的父亲和妃子们迟早会发现她的爱情,那时,父亲会下令把她处死的。

太阳神同意了。他拉了一下绳子,太阳出来了,耀眼的光辉立即驱散了黑暗,天下一片光明,六小时后,他又拉一下绳子,白昼重新变成黑暗。

黄莺扑扑翅膀回答她说:“起来,到四个喷泉中央坐下。然后,你放声歌唱,倾吐内心的秘密。假若喷泉伴你一起歌唱,重复你说过的话,那么,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并且万无一失。”鸟儿一说完,就飞走了。 丘莉良托忐忑不安地醒来,回想起梦中鸟儿的话,立即穿起衣服,悄悄跑到四个喷泉的中央,开始倾吐心中的秘密。她回忆了青年牧人彬彬有礼的方行,潇洒俊逸的风度,他头上插的羽毛和那块两只蚤子捧着心脏撕咬的铜牌子。最后她哀叹道:“阿科伊特拉巴,我因思念你而心碎。”一会儿,喷泉歌唱起来了,一个接着一个重复她说过的话,仙女看到喷泉对她的同情和赞助,便高高兴兴地回家躺下休息了,让喷泉继续在那儿歌唱。 牧羊人阿科伊特拉巴回到自己的茅屋之后,脑中总是浮现着丘莉良托美丽的倩影。爱情已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他本可以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愿望,让爱情结出果实。可是一仙一凡,这种爱情是根本无法实现的奢望。他拿起笛子,吹起了凄凉哀伤的曲调,倾吐内心的痛苦和悲伤,周围的山石树木也为之感动而流泪。牧羊人悲痛欲绝,吹完笛子就昏倒在地上。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沉浸在他流淌的泪水之中。他无限哀伤地叹道:“唉呀,可怜的牧羊人,你是多么的不幸!你的末日已经来临,因为希望之神拒绝了你内心的乞求,世上再没有拯救你的灵丹妙药。可怜的没有希望的牧羊人呀!”说完,他又昏过去了。

黑夜神对太阳神说:“朋友,六个小时太短了,你让太阳再照六小时吧。”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仙女与牧民-秘鲁共和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