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 种-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República Boli

得到了火种,雅诺玛莫人个个兴高采烈。只有一个叫布列—依玛的女人不喜欢。她忧心忡忡地说:“你们这么喜欢约列吉蒂拉米从依瓦—维利那里偷来的火。要知道,火也会使你们遭受苦难。你们应该让火留在他主人的嘴里,这样你们才会平安无事。”接着她像预言家似地说道:“你们就要因福得祸了。你们和你们的后代将要被火焚烧。 她所说的是指人死后将被火焚化。”

一个太阳,一个月亮,同时出现在天空,辉煌灿烂,景像壮观,但强烈光线却刺激得诸神难以睁眼,酷热难当。于是,他们又聚在一起商讨办法。一个神突然站起来,抱起一只白色的玉兔向着第二个太阳———德库西德卡尔变成的月亮使劲扔去。月亮颤抖了一下,光线立刻减弱了许多,由于这个神用的力量太大,竟使月亮的脸上留下了伤痕。 太阳和月亮停在天际一动也不动,明亮的光辉一刻不停地倾泻在大地上,只有白昼,没有夜晚,时间一长,诸神忍受不了这种没有休息的生活。他们决定全体以身殉天,重新安排太阳和月亮。 一个叫索洛特尔的天神不愿意去死,他痛哭流涕,浑身打颤。在即将献身的时候,他逃跑了,变成了一棵双杆的玉米,混在一片玉米地里,诸神立即认出了他。他又变成了一棵双身的龙舌兰,藏在龙舌兰地里,诸神再次发现了他。他拔腿逃跑,跳进河里,变成了一条叫阿索洛特尔的鱼。但最终还是被诸神捉住处死,落得个可鄙可悲的下场。

她背着孩子向南走去。孩子不断地哭着,她狠狠心不看他,不管他。走了十天,她什么人也没看见,孩子却已没有声音了。当她走到一片草原时,她停了下来,第一次把孩子放下来看看。孩子这时已饿得皮包胄头,成了一副骷髅。他的排汇物把什么都弄脏了,身上爬满了蛆,并感染上了疾病。年轻的母亲伤心地哭了。她发觉孩子的心脏还在跳动,急忙把他放在江水里洗了一个澡,然后给他喂奶。可她的奶已没有了。她唱起了巫医歌,顿时有了奶水。孩子太虚弱了,连奶都吸不出。母亲把奶挤出来喂给孩子。经过精心的喂养,孩子慢慢恢复了元气。她带着孩子又回到了自己的家。

感冒传染得很快,几乎全部落的人都感染上了,再没有一个人出去打猎,也没有一个人出去种地。大家躺在病床上咳嗽、呻吟。惟一使他们恢复健康的方法是烧火取暖。有几个实在受不了病的折磨,就又跑到依瓦—维利面前低声下气恳求:“依瓦—维利,我们都是同一部落的人,看在亲戚的面上,给我们一点火种吧!要不然,我们就活不成了。” “哈哈哈,我才不管你们什么死呀活的。火种只能归我一人所有,谁也别想从我这里讨到一点点。去吧!去吧!烦死人了。”依瓦—维利又一次无情地拒绝了人们的恳求。 但是他笑得太早了,他也传染了感冒。一天晚上睡觉时,他感到头脑发胀,周身酸疼,疲乏无力。在吊床上翻来覆去,难受得睡不着。第二天早上,当晨雾笼罩大地,太阳快要升起来的时候,依瓦—维利却不能像往常那样爬起来,重感冒使他躺倒了。

德库西德卡尔和纳纳渥瓦辛站在诸神中间,面对着熊熊燃烧的篝火。

施舍神又变出三个筐子交给他的同伴,吩咐他将筐子里装一半淡水,一半海水,然后放十条大蛇进去,丢入大海里。可是有两条害人的蛇逃跑了。后来所有的蛇都是它们的子孙。当时,施舍神对这两条蛇说:“你们要永远像带子一样箍住地球,以免它裂开。 他又弄死五条咬人的狗,扔入一条大沟里,这些狗后来”变成水中妖怪。所有的两栖动物都这些狗的子孙。 施舍神很苦恼。他想:“我已经失败两次了。怎样才能创造 人类呢? 他的同伴安慰他:“今晚我吸烟,看看人能否从烟里出”来。他吸了三天烟,奇迹出现了:先是出现了一所房子,一会儿,一个手拿水桶的美丽女人从房子里走出来了,施舍神和他的 同伴非常高兴:“我们终于创造出人类了! 但那美丽女人却看不”见他俩。九天后,那女人感到很忧伤,她太孤独了。因为她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伴侣。 这时,施舍神对他的同伴说:“你就留在这里,和这个女人一起过日子吧。你将会繁衍子孙,成为人类的始祖。我打算离开世间,这儿的一切都属于你的。”

依瓦—维利是个非常吝啬的人,他独占火种,从不肯给别人,连一点点火星也舍不得给。雅诺玛莫人打猎回来想向他要一点火烤肉吃,他把人家拒之门外。人们没有办法,只好把肉洗一洗放在石头上挤去血水生吃。因此,很多人常闹肚子疼。

渐渐地,天空开始变红,出现了黎明的曙光。诸神纷纷跪倒,铺伏在地,迎接即将升起的由纳纳渥瓦辛变成而成的太阳。但在太阳由哪个方向升起的问题上诸神发生了分歧。有的主张从南方升起,有的主张从北方升起,有的主张从西方升起。最后,萨科阿特神作出了正确的判断,让太阳从东方升起。

在亿万年之前,世界上没有陆地,没有风、雨,只有天空、雾和水,紧靠水边有一间祈祷室,里面住着施舍神和他的同伴。每当施舍神在室内祈祷时,他的同伴就带着烟草,在祈祷室外守护。 一天,这个同伴似乎看到了亮光,赶紧进去告诉施舍神,说他看见了一种奇怪的东西,施舍神心中暗暗高兴,回答说:“知道了。 原来,那亮光是一块白色的陆地,上面还长着两棵树。” 陆地在海水的推助下向前移动,愈来愈近,直到碰到了祈祷室停下来。陆地白得如雪一般,不断向南北伸展扩张着。此时,天空中的雾散开了。

当雨季来临,天气寒冷的时候,依瓦—维利便吐出了一点火,燃起了熊熊的篝火,他利用篝火烧水、做饭、取暖,日子过得舒舒服服。依瓦—维利仍不许别人靠近篝近一步。用完后,就用手把火扑灭。

“好! 纳纳渥瓦辛呢?”他激动得满脸疙瘩都放出了光。他说,承蒙大家这样看得起他,他感到很荣幸。他一定尽力去完成赋予他的光荣使命。

“这对将来是个凶兆。 自那之后,世间从未停止过动乱。这地方”也不断受到异域人的侵入和占领。

从前,只有依瓦—维利一人拥有火种。他小心谨慎地把火种藏在舌头底下。

两位肩负重任的神立即开始了神圣的工作。他们在山顶上燃起了熊熊的篝火,在德奥蒂华冈附近的两座山峰上设立了祭坛,开始了为期四天的宗教仪式。德库西德卡尔在祭坛上奉献的是黄澄澄的金球,芳香四溢的树脂,光彩夺目的珊瑚树,五颜六色的宝石和鲜艳美丽的羽毛。纳纳渥瓦辛没有这些华贵珍奇供品,只是虔诚地献上亲手砍的一捆九根鲜甜翠绿的甘蔗,亲手用草编的几个球,亲手摘的几片龙舌兰的叶子,上面涂上他自己的鲜血。

施舍神再用新陆地上的白沙捏出两个沙团,叫同伴放在新变出的一所房子里,并且不准狗到那里去。他期待着那里将出现新的生命。然而,十三天后,随着一阵沙沙之声,从房子里爬出了一条大蛇,接着又爬出了一条母蛇和许多小蛇。施舍神心里很难过:他原想创造人类,结果却出现了狗和蛇。他认为这和那反复出现的足迹有关。不久以后,蛇和狗便到处都有了,成为大地上最先出现的生物。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火 种-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República Boli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