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人和小鬼-波兰(Poland卡塔 尔(阿拉伯语:

在欧洲南部地中海、亚得里亚海和第勒尼安海的环绕中,一块狭长的陆地犹如一只穿着靴子的脚,伸向浩瀚的万顷碧波。靴尖不远处的小岛,则恰似一只足球,与那靴状的陆地构成一幅绿茵场上踢球的架势,相映成趣。这便是当今威逞一时的足球强国意大利,它的首都罗马,也是欧洲文化的源头之一———古罗马帝国的首府所在地。

“沃泰尔,难道你在家里不读圣书吗?” 菲姆凯问自己的青年朋友,他又坐在她身旁那个装内衣的、倒扣过来的空篓子上。

很久很久以前,如今长在乌斯特卡河路边的那棵老橡树,当时比一株菊花还大不了多少,就在那个时候,曾经有过一个渔夫,绰号叫普罗密克①。人家给他起这个绰号,是因为他的头发全白了,可是两只眼睛却雪亮雪亮的。这位老人的聪明和善良是出了名的,他从来不拒绝任何一个求助的人,人人都尊敬他,热爱他,都把他当作学习的榜样。尽管普罗密克年纪已老,可他还是离不开自己的鱼网。他的双手依旧强劲有力,比某些年轻人的手劲还要大一些。老渔夫常把捕来的鱼分给赤贫的寡妇。这位老人笃信上帝。每次出海之前,他都要跪在海岸上,长时间地、诚心诚意地祈祷一番,向上帝倾诉自己的心事,倾诉自己的欢乐和忧伤。 听到他的祈祷的,是风、是海。“普罗密克的心灵一点儿罪孽也没有。这个老人是位圣者。”乌斯特卡一带的渔夫们互相议论说。“他从来不骂人,从来不发火。”正因为如此,一个藏在海边沙丘里的上鬼,决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老渔夫的魂灵搞到手,以免大鬼斥责它,说它是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有一次,普罗密克捕鱼很不顺利,落入网中的,只有一些海蟹、海贝和小鱼。在远方,看得见一长条金黄色的海岸,海浪懒洋洋地拍打着船舷。“祝你捕鱼顺利!”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人的声音。老人回头一瞧,看见一个陌生的渔夫,用力划着桨,向他靠拢过来。“怎么样啊,普罗密克,捕到的鱼不少吧?”“最近几天有点儿不大顺利。” 老人回答说。“打上来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玩艺儿。我把小鱼儿都扔回海里去了,让他们长大了再捞吧。你瞧!” 他扯了一下鱼网。“都是些小家伙。”陌生的渔夫放声大笑,说道:“哎呀,我看你年纪虽然大了,可在这种事情上懂的并不多。 普罗密克,你看你那面网算是什么东西呀!那些个网眼儿实在太小啦。毫不足怪,落入网里的都是些小鱼儿。你想想看,假如你家里的门一共只有四分之一公尺高,客人能走进去吗?不能!一只猫还能钻过去,一只不大的狗也还可以,人可是走不过去的。你看看,我的鱼网上的眼子有多大,你再瞧瞧,我的船底上是啥样的鱼。”“确实不错!” 普罗密克感到新奇。“我可是从来没想到过,在我们村里,大家的鱼网都是这个样子。可你是从哪儿来的呢?”“哎呀,可远啦!”“我是老打鱼的,但是我愿意听从合理的劝告,哪怕是出自一个年轻人之口。 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陌生人沉默了片刻,然后说:“拆开你的鱼网吧,普罗密克!你再结一面新的。那时候你就能看出来,咱们俩哪一个做的对。不过这件事,你别告诉你的同行。”普罗密克谢过了陌生的渔夫,然后向海岸航行。“当然应该告诉别的渔夫。” 他想。“不过他们不大相信新的发明,我需要自己先试试这种新鱼网。如果捕鱼顺手,那就容易使他们相信了。”老人坐在自己的草房子里,在微弱的灯光下开始编结大网眼的鱼网,工作进行得很慢,他从前没打过这种网。编结了一天又一天,第三天,老人的眼睛累乏了。 他终于完成了这件工作,又出海去捕鱼。他划船到离岸较远的地方,画了十字,随后撒下了网。“好吧,咱们来看看吧!”可是新网也无助于普罗密克,他什么鱼也没捕到。老人叹了口气,正想回去,突然又听到那熟的声音:“祝你捕鱼顺利!你的事情怎么样啊,普罗密克?”“糟透啦!今天连一条比目鱼也没捕到。”“你的网是啥样子的?”“网是新的。”“给我看看。”普罗密克用发抖的、满是皱纹的双手从船底下拉起鱼网。怪里怪气的渔夫高声大笑:“这种网还是毫无用处的!你瞧瞧我的网!我的船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鱼,可你又要空手而归!就是在波罗的海里,也没有你这种网眼的鱼网能够捕到的鱼。 你划船回去,再把网眼做得大一些!好吧,再会!”普罗密克回到家里,重新坐下来干活。“我真想帮助一下同村的人,让他们织成那外乡人用来打鱼的同样的网。” 老人思索着。“也许这一回我结成的网眼是合适的了。”然而这一回也没能捕到鱼。普罗密克头一次发了火,他把鱼网丢到海里去了。“让这种活计见鬼去吧!” 他骂了一句。就在这一瞬间,陌生的打鱼人又重划船来到他身旁。不过现在普罗密克看清楚了:在他那顶渔夫风帽下面凸出来两个不大的犄角。老人感到惊奇,可是小鬼却兴高采烈地大笑起来,说道:“普罗密克,我胜利啦!你发了火,骂了人,这就是说,你作了两次孽。万事开头难。 我向鬼王发誓,你的魂灵将是属于我的了。”“鬼东西,你愚弄了我!我一时糊涂,相信了你的鬼话,今后你是不会再得逞的。滚开吧,你这个坏蛋!若不然我就给你点儿厉害的……”“哎呀呀,好暴躁的脾气!你听着,普罗密克!你立刻把你的魂灵交给我,我把网交给你作为交换。这只网,你只要往海里一撒,马上会装满各式各样的鱼。假如你不同意,我就跟你捣乱,一直到你的末日,那样你就要老过穷日子,老是骂人,老是作孽,到头来你照样是我的。而现在你可以有机会得到好处,得到一面自动捕鱼的网。我想,你会选择这最后一条路的……”“可是我现在考虑的是,顶好照着你脖子给你一桨……”“吓!” 小鬼恶狠狠地说。“好固执的家伙!你还是仔细想想的好,想通了以后,你在岸边老松树上敲三下。 你一敲我就来。”普罗密克回到家里,对于自己那么轻信于人笑了好久。第二天早晨,他带着一大捆绳子向老松树走去。他在海岸流沙上蹒跚而行时,弯着腰,跟背着重东西一个样。太阳逐渐升起,一群海鸥啼叫着,回旋于海浪之上。老人来到老松树旁边,擦了擦满是汗水的前额,朝着干裂的树皮敲了三下。小鬼立即出现。“嘿嘿!” 小鬼高兴得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不傻,你会用魂灵换取自动捕鱼网的。”“好吧,就照你的意思办!不过,首先你必须满足我的三个心愿。”“你快说,是什么心愿?没有我办不到的事。”微风吹散了普罗密克的白发,老人指着远处的沙丘说:“我希望这个海湾上永远无风无浪,以免海风吹走海上的渔船。你把这些沙丘搬运到靠近海岸的地方来,让这些沙丘遮住哪怕是一小部分海面,使它吹不到风。”小鬼吹了一口气,一股尘土冲天空。 它干了三天三夜,终于把沙丘都移过来了。小鬼满身大汗,来到普罗密克面前。“我还应该干什么?”“现在你在沙丘上栽上密密的松树林子,以免沙土被风吹来吹去。”小鬼从杜尼诺夫、哈尔布洛夫和雷特万三个地方搬运大树,搬运了三天三夜,一直到沙丘完全被松树遮住为止。“好啦!你最后一个心愿是什么?” 小鬼焦急而又不痛快地问。“再过一会儿,你的魂灵就是我的啦!”“我拍两下巴掌,你在这个时间之内要把这捆绳子解开,再从头到脚缠在你身上!”“嘻嘻嘻!” 小鬼高兴得嘻嘻地笑。“这算得了什么!来吧!”渔夫拍了两下巴掌。刚拍完,一看,小鬼自己已经用绳子把自己捆住了。 普罗密克把它撂倒在地上,把绳子两头系在一起。无能为力的小鬼恶狠狠地吼叫起来。老人把它举起,扔到海里去了。“鬼东西,你再也不能够用什么自动捕鱼网迷惑可怜的渔夫了!你现在呆在海底下吧,让海蟹吃掉你!”普罗密克老人又活了很久,他死的时候,全村的人都哀吊他。人们继续照常生活下去。不过,据乌斯特卡的渔夫们说,一直到现在,航行时,必须离开普罗密克把小鬼丢入海中的地方远一些,因为小鬼把自己头顶上的海水都搅浑了,它由于束手无策而恨得要死,就拼命用脑袋撞海底,从而形成了许多漩涡。

古代的罗马帝国,真是气派豪华,不可一世。这个曾经雄踞欧、亚、非三洲的奴隶制国家的首府,有着高大的宫殿,辉煌的庙宇。整日里宛如仙音的乐声飘浮缭绕,牛羊牺牲的香气四逸,战将忙忙碌碌,诸神自在逍遥。在巍峨耸立、与日月争辉的诸多神庙中,女战神弥涅瓦的神庙香火尤盛。剽悍的罗马帝国,因为有了这位美貌、坚强而勇敢的女战神的保佑,才如此发达兴旺,威震天下的。可是,有谁能料到,这位女神却也是个极其嫉妒而虚荣的女人呢!

“读是读的,不过那些书没意思。”

传说,在古罗马的迈俄尼亚地方,曾有一位心灵手巧的姑娘,名叫阿拉克涅。她出生在一个贫苦的染匠之家,父亲是位洗染高手,母亲是位纺织巧匠。从阿尔克涅刚会走路起,她便每日里听着母亲的机杼声玩耍,看母亲的织机上如何一寸寸 “长” 出美丽的织品。阿拉克涅常常忘了玩耍,眨着蔚蓝色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母亲的双手,猜测着这双修长、灵敏的手怎样织机“长” 出开满鲜花或奔跳着小鹿、小兔的挂毯。年龄稍长,母亲便教她纺织了。阿拉克涅聪明极了,她学得很快,连母亲都啧啧称奇。

“你能不能背下来什么东西?”

捕鱼人和小鬼-波兰(Poland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阿拉克涅十岁那年,母亲患病死了。她十分悲伤,更加用心纺线织布,这是她对母亲最好的纪念。父女俩相依为命,靠给人染织布料为生。父亲技艺高超,他能染出彩虹一般美丽的毛线,阿拉克涅就用父亲染好的毛线织出不同颜色、不同式样的精美的挂毯、地毯和衣料。她织出的东西又好看、又结实耐用,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美,挂在屋子里,能使蓬荜生辉,穿在身上,能令丑男丑女变得天使天仙般漂亮。人人都争着购买阿拉克涅的纺织品,那些衣料啊,挂毯、地毯啊,常常是还没有拿到集市上,就 被抢购一空了。阿拉克涅在迈俄尼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巧姑娘。 天上的仙女们得知人间有这样一位巧姑娘,纷纷下凡来,想亲眼目睹阿拉克涅的佳作。谁知这一看,竟使仙女们眼界大开, 赞叹不已:“世上竟有这般巧手的姑娘,这等精美绝伦的织品!”

捕鱼人和小鬼-波兰(Poland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沃泰尔背了一段新教的宗教诗文,不过菲姆凯觉得不满意,尽管她发现他背诵得很好。

捕鱼人和小鬼-波兰(Poland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你看那挂毯上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似乎带来一股清新的 暖意;

“你不能背诵别的东西吗?”

你看那地毯上的草原,绿得那样沉醉,又那样蓬勃,似乎散发着野花的芬芳;

沃泰尔思索起来。他在心里迅速地回忆着史托菲尔的藏书:《诗词爱好者小组的创作》、伊别里的 《自然地理学》、《正字法论文》、《消防队规章》、久尔斯高夫的 《约瑟夫史传》、《善良的亨利》、《伊阿柯夫神父在儿童中间》、《牧师杰林道奥伦的说教》、同一个牧师写的 《教义问答》、《歌手高奥伦》 ……

你看那高山、大海、树林、众神……都多么活灵活现!

他觉得,在所有这些作品当中,哪一篇菲姆凯也不会喜欢。最后他说:“我晓得一本书,不过它不是圣书……书里讲的的是戈劳力奥佐……”

多么柔软洁白的衣料、绚丽多姿的衫裙啊!多么漂亮的毯子啊!

菲姆凯保证会注意地听,于是沃泰尔开始讲述、一开始,他讲得不大连贯,老是重复地说 “于是乎”“于是乎” 的,不重复这几个字他就讲不下去。可是不久以后他深入故事之中了,讲得逐渐地好起来,他讲的比他读过的那本破旧的小书里写的还要好。每一次,一谈到某一桩强盗进犯或者抢劫的事,一谈到某一件英雄业绩,他就从篓子上跳起来,表演了故事中各个主人公的角色和他们的所作所为,结果使菲姆凯觉得很可怕。然而她却十分欣赏,等到他终于讲完了的时候,他那种特有的专心致志的、并非做作的灵感精神之火花落在了她的心房上,于是她的心,也像沃泰尔的心一样,由于刚刚听到的故事而感到激动,就剧烈地跳动起来。两个人都兴奋得两颊发红,而且,确实可以认为,假如附近有一艘船,即将开往意大利去,那么菲姆凯—定会立刻坐上船动身到那里去体验一下所有这些险事和奇遇,以及……爱情的奇异经历。特别使她喜爱的,是从沃泰尔讲的故事里,可以看得十分清楚,这样的一个意大利强盗是多么忠贞于自己的信仰。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捕鱼人和小鬼-波兰(Poland卡塔 尔(阿拉伯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