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狄色斯历险记

当特洛伊城沦亡后,胜利的希腊舰队驶出海港时,许多不知名的船长遭遇到如同他们带给特洛伊人一样的灾难。雅典娜和波西顿在众神中,曾经是希腊人最伟大的盟友,但是,当特洛伊城失陷后,整个情况都改观了。他们成为希腊人最坏的敌人。希腊人攻入特洛伊那个夜晚,由于胜利而发狂,他们忘记胜利是由于众神带来的。于是,在回航的途中,他们受到严肃的惩罚。

第一节:由特洛伊到意大利

从前,在西班牙安达卢西亚的一座城市里,住着一位富有的摩尔人。他有一座华丽的住宅,还有一个更为漂亮而壮观的花

普里尔蒙的一名女儿卡仙达拉是一名女先知者。阿波罗曾经爱上她,而赐给她预知未来的能力。然后,阿波罗厌恶她,因为她拒绝他的爱,虽然,阿波罗无法收回礼物———神的礼物一旦给人,是无法收回的———,但他使它失去价值:现也没有人相信她的预言。每次将发生什么事,她都会告诉特洛伊人,但他们永远不愿听她的。她宣布希腊人藏在木马内,但没有人考虑她的话。这是她的命运,每次都知道灾祸临头,却无法逃避。当希腊人洗劫城市时,她在雅典娜的庙里,抱住神像,受到女神的庇护。希腊人在庙里发现她,竟敢以暴力加于她。阿吉克斯———当然不是已故的大英雄阿吉克斯,而是同名的较下级将领———把她拖离祭坛而拉到神殿外面。没有一个希腊人反对此亵渎的行为,雅典娜怒不可遏,她找到波西顿,将卡仙达拉的受辱告诉他,“帮助我报仇吧! 她说:“使希腊人在归途中历尽沧桑。当他们航行时,”以狂暴的漩涡掀起你的海水,让死者阻塞各海道,而且顺着海岸和岩礁排成一线。”

伊尼亚斯是维纳斯的儿子,也是特洛伊之役中最着名的英雄之一。在特洛伊城这边,他的地位仅次于海克陀。当希腊人攻取特洛伊城时,在他的母亲帮助下,他能够和他的父亲及幼儿逃离该城,而坐船驶向新的家园。

园。花园里种有茂盛的葡萄和橄榄,地窖中还藏有很多装满金币的钱箱。他有自己想要的一切,惟独缺少一样东西。

波西顿同意了。此时,特洛伊已成为一堆灰烬,他能将对特洛伊人的愤怒放到一边。当希腊人向希腊回航时,在一场可怕的袭击下,亚基米伦几乎失去他所有的船只;曼尼劳斯被吹到埃及;首凶亵渎者阿吉克斯溺死了,当暴风雨袭击至最狂暴时,阿吉克斯的船被击碎而沉没,但他顺利地游到岸上。如果不是他疯狂而愚蠢地喊叫,说他是不会被大海沉溺的人,则他是安全的。如此的狂妄自大,常常引起众神的愤怒。波西顿使阿吉克斯所攀的岩石崩路,于是阿吉克斯落入海中,海浪卷走他,使他致死。 奥狄色斯并没有丧失性命,但是他受的苦头如果不比有些希 腊人多,也比他们所有人受更长久的苦头。在看到自己家园之前,他流浪了十个年头。当他返抵家门时,他的小孩已长大成人。自从奥狄色斯搭船前往特洛伊城开始,前后共历经二十年的岁月。 在他家乡所在的伊色克岛,情景每况愈下,越来越糟。除了他的妻子潘妮勒比和儿子提里马古斯以外,此时都认为他已死了。他的妻儿几乎是失望了,但却不是绝对的失望。所有的人都确定潘妮勒比是一名寡妇,能够而且必须再嫁。附近各岛,当然是包括伊色克岛的男人拥至奥狄色斯的家中向他的妻子求婚。她没答应他们中任何一人,对于她丈夫归来的希望虽然渺茫,却永远不灭的。更何况,她和提里马克斯都有很好的理由厌恶他们。他们是粗鲁、贪婪、狂妄的家伙,他们终日坐在奥狄色斯家中的大厅里,贪婪地吃他的存粮,宰杀他的牛羊猪群,饮他的酒,燃烧他的柴薪,驱遣他的仆人。他们扬言,除非潘妮勒比答应和他们之间一人结婚,否则绝不离开。他们肆无忌惮地戏侮提里马克斯,把他当成仅是个小孩,不屑一顾。对母子两人而言,这是无法容忍的情景。然而要对付这一大群人,他们是孤立无援的,更何况他们两人之间有一名是妇女。

经历海上陆上长期的流浪和许多考验后,他抵达意大利。在意大利,他打败了反对他入国的人,而和一位权高位重的国王的女儿结婚,并建立了一座城市。他常常被认为是罗马真正的创造者,因为人们通常公认的创造者罗姆勒斯和黎姆斯,是在他儿子建立的城市亚尔巴隆加出生的。

这件东西哪怕他用世界上所有的金子也买不到,那就是一双明亮的眼睛,原来这位摩尔人是个瞎子。他从来没看见过葡萄藤上一串串亮晶晶的葡萄;没看见过映照在橄榄树叶上那金光灿灿的阳光;没看见过花园里盛开的玫瑰;也没看见过自己府邸上空那蔚蓝色的天空。

开始时,潘妮勒比想使他们精疲力尽。她告诉他们,非要到她为奥狄色斯的父亲———年老的列尔迪士王,组织一件精巧华美以备临终之需的寿衣完成,否则他是不可能结婚的。他们必须屈服如此一片孝心之下,于是他们答应等到她工作完成。但是,寿衣是永远织不完的。因为每个晚上,潘妮勒比将白天织好的部分拆开了。但最后,这个诡计被拆穿了,她的一名贴身丫环告诉求婚者,于是他们当场揭发她。此后,他们当然是更为坚持和难以应付。以上的事情,是发生在奥狄色斯流浪的第十年快结束时。

当他由特洛伊城启航时,许多的特洛伊人曾加入他。所有的人都想找某个地方定居,但没有一个人对于应该到何处,有任何清晰地概念。他们曾着手建立许多城市,但总是被不幸或凶兆所驱逐。最后,伊尼亚斯在梦里受到指示,那个指定给他们居住的地方,是远在西方的一个国家:意大利———当时被称为海斯比利亚,意即西方的国土。那时,他们正在克里特岛,虽然被许的土地距离遥远,要在不可知的海洋上作长期的航行,但是,在他们确定将来某天能拥有自己的家时,心里是感激万分,于是,他们立刻向旅程出发。然而,在他们抵达期望的天堂前,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以及许多事情发生,如果他们早知道这些,则他们的热心或许要大打折扣了。

来自首都的着名医生给他做过检查,跋山涉水来自海外的一些外国医生也给他作过诊断。然而,尽管他们心地善良,医术高超,但始终无济于事,未能使这位摩尔人的眼睛重见光明。

因为他们曾虐待卡仙达拉,雅典娜不分彼此地迁怒于所有的希腊人,但在此之前,当特洛伊之战正在进行期间,雅典娜特别关爱奥狄色斯。她喜欢他那聪明伶俐的头脑,他的精敏灵巧和他的善于谋划计策,她常常前去帮助他。特洛伊沦落后,雅典娜对他和其他人都感到极大的厌恶。于是,当他搭船返航时,也被********侵袭,使他完全脱离航线,再也无法找回。他一年又一年地旅行,在一场接着一场地危险患难中徘徊。

虽然阿果号船员由希腊向东航行,而伊尼亚斯帅克里特岛向西航,但特洛伊人也遭遇到哈皮群,其情况就像杰逊和他的人所遭遇的一样。然而,希腊人较为勇敢,要不然就是更佳的剑客,当爱丽丝干涉时,他们正要杀死这些可怕的怪物。而特洛伊人却被它们所驱逐,且被迫逃到海外以躲避它们。

摩尔人一直独自居住在这座豪华的住宅里,身边只有一个从前被海盗从马略卡岛抓来的小奴隶同他作伴。这个小奴隶是摩尔人在一家黑市场上花了一大笔钱买下来的,后来成了他的仆人。摩尔人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爱抚,天长日久,他对他的感情更加深厚。在无数个漫长的日子里,他们总是在花园里一起散步,一起聊天。

然而,对于持续的愤怒,十年是一个很长的时间。此刻,除了波西顿之外,众神已对亚基米伦感到难过,雅典娜是最为懊悔的,她已回复过去对他的观感,决心让他的受苦结束而带他回家。因为她有这个想法,所以有一天,她发现波西顿缺席奥林匹斯的集会时,她感到非常兴奋。波西顿正在访问埃索匹亚人,这些人住在南方较远的奥仙河岸,他必定会在那里停留些时日,快乐地和当人饮酒作乐。雅典娜很快地将奥狄色斯的受难情形带给其他诸神。她告诉他们,目前他在女神卡里普索统治下的岛上,实际上是一名囚犯。卡里普索爱上他而想让他永远回不去。除了不给他zi由外,她用尽一切方法想要以仁慈来感动他,她所有的一切都任他所求。但奥狄色斯痛苦至极,他想着家庭、妻子和儿子。他终日在岸边盘桓,甚至因想望见他家里的炊烟而憔悴。

在他们的下一个登陆地,让他们惊讶的,是碰到海克陀的妻子安度美姬。当特洛伊城失陷时,她被赐予在神坛前杀死年老的普里尔蒙的人,阿奇里斯的儿子尼奥托勒默士。不久,他就为了海伦的女儿赫米安妮而抛弃她,但是,他的寿命并没有长过这个婚姻。在他死后,安度美姬嫁给特洛伊城的先知希里诺斯。这时,他们统治这个地方,当然,乐意接待伊尼亚斯和他的人。他们两人以最极致的殷勤招待他们,而且,在他们告别时,希里诺斯给他们有关旅程的忠告。他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在意大利最近的海岸———东海岸登陆,因为那里遍布希腊人。他们被指定的家是在西海岸,稍微偏北,但他们绝不要取捷径走向西西里岛和意大利之间。在这片水域里是由丝娜巨岩和查理狄斯漩涡据守着的最险恶的海峡,阿果号船员安然通过,只是因为西蒂斯的帮助;而尤力西兹 就曾在那里丧失六名部下。阿果号船员由亚细亚洲前往希腊的途中,如何抵达意大利的西岸,以及尤力西兹如何抵达,都不大清楚,但是,无论如何,这海峡的正确位置,在希里诺斯脑海里是绝无疑问的。于是,他谨慎地指导伊尼亚斯如何使船员避开可恶的巨岩和漩涡———围着西西里岛向南绕一大圈,而抵达远在毫不留情的查理狄斯和吸入所有船只进黑洞的丝娜的北部的意大利。

小男孩给摩尔人讲怒放的玫瑰;讲天空中闪闪发光的星星;讲地下涌出的泉水;讲日落时五彩缤纷的云霞。摩尔人总是专心致志地听着,但是小男孩却变得越来越闷闷不乐,总像有什么心思一样。

当特洛伊人离开仁慈的主人且成功地绕过意大利东端时,他们绝对相信先知者的指导,绕着西西里岛,向西南方前航。然而,很显然地,希里诺斯尽管有神秘的力量,但却不知道西西里岛,至少西西里岛南部现在已被独眼巨人赛克洛普斯所占领。因为希里诺斯没有警告特洛伊人不要在那里登陆,所以他们在日落后,便抵达岛上,一点也不怀疑地在岸上扎营。如果在凌晨怪物活动前,不是一位可怜的人跑到伊尼亚斯睡觉的地方,那么他们可能会在被活抓而吞食。这名可怜的人跪下来,但是,事实上他那明显的不幸,已足以表示乞求,他的苍白就像半个饿死的人,他的衣服只用针联结起来,他的脸配着一头浓厚的头发,肮脏至极。他告诉他们,他是尤力西兹的一名水手,他无意间被留在独眼巨人波里菲摩斯的洞穴中,从那时起,他就靠着寻找丛林中能找到的任何东西为生,永远恐惧着赛克洛普斯中有一位来袭击他。他并说:他们有一百名,每一位都和波里菲摩斯一样巨大而可怕。“逃吧! 他催促他们:“起来全速逃跑吧!弄断将船缚在岸上的绳索。 他们照样所说去做,割断船缆索,屏住呼吸急促地工作,所有的人都尽可能地保持沉默。当他们看到盲目的巨人慢慢地走到海岸,去洗涤曾是他眼睛所在而依然流着血的眼窝时,他们才刚刚卸下船。巨人听到打浆的拍打声,于是顺着声音冲向海里。然而,特洛伊人已足以发动,在巨人能抓到他们之前,水位渐深,甚至对巨人高大的身长,也是太深了。

有一天,小男孩突然对摩尔人说:

他们虽逃过了这一关,但却又遇到另一次和这个一样大的灾难。当环绕西西里岛航行时,他们遭遇到一次空前未有的暴风雨的袭击,海浪高掀,浪头舐触天星,浪间的漩涡,深得使海底露迹。这很明显地一定有某个意味,甚过仅仅是一场致命的暴风雨,而事实上,朱诺是它的幕后人。

“主人,我真想回去,回到我出生的岛上去,在那里呆上一段时间。那里有奇异的山峦,峰顶上生长着各种奇花异草。我想其中某些神奇的花草也许能医治您的眼睛。请您相信,我很熟悉那里的山山水水。很小的时候,我整天在岛上玩耍,城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摩尔人静静地思考了很长时间,他非常喜欢这个小男孩,并且希望使他高兴和快乐。他想让他返回故里,重新见到他经常讲到童年时代攀登过的那些神奇的山峦。他不相信小男孩所说的或许会使他的眼睛重见光明,因为那么多着名的医生都未能手到病除。如果小男孩一去不复返呢?那么摩尔人不就将永远形影相吊,在无尽的黑夜中比过去更加孤独生活吗?

她当然恨全体特洛伊人;她绝忘不了巴利斯的评判,于是,在战争期间,她曾成为特洛伊人最坏的敌人,但是,她更特别地憎恨伊尼亚斯。她知道,由特洛伊人的血所凝结成的罗马,虽然是在伊尼亚斯身后的子孙,但已被命运之神注定有一天终将征服迦太基,而迦太基是她最宠爱的城市,她喜爱该城超过世界上任何地方。她是否真的认为她能违反命运的抉择而行,我们不得而

但他最终还是同意了:“回到你那些神奇的大山去吧,但是我恳求你要再回来!你能答应我吗?”

年轻的奴隶满口应允,当即向主人告辞。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摩尔人一天天地等着,有一天,正当他在想再也见不到这个小男孩时,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在轻轻地敲门,接着又听见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在喊他:

“主人,我回来啦!”

摩尔人紧紧地拥抱他,同时问道: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奥狄色斯历险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