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蛇-马达加斯加

恩德拉那特沃族和扎菲拉福西族紧紧相连。扎菲拉福西族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恩德拉那特沃族的皇帝对自己的邻国早存吞并之心,想把它占为己有。他暗中训练士兵,打造武器,准备候巫师武比亚斯卜一吉日,对邻国发动一次突然袭击。巫师武比亚斯就住在宫中,每天都在为皇帝的出征日期占卜。士兵们集结在广场上待命。广场中央竖着一截高大光滑的树桩,树桩上面支着一个黄牛头,牛角大得出奇。这天清晨,巫师又开始了占卜。皇帝陪坐在旁边,等着占卜的结果。

从前某一个国家里有一个国王,是个独身汉,没娶妻。有一个射手给他做事,名字叫安德列。

在欧洲大陆北部,有一个长年冰雪覆盖的半岛,这就是斯堪 的那维亚半岛。由于地近北极圈,每年有一半时间见不到太阳,人们把这儿叫做 “斯堪的那维亚”,意思是 “黑暗之地”。现在,丹麦、挪威和芬兰人住在半岛上。别看这里天寒地冻,却有着丰 富优美的神话传说,对欧洲大陆的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

巫师的面前放着占卜用的东西:一只公鸡爪,一块火鸡骨头,一块光滑的红石头,一截木头,各种颜色的种子。巫师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一边把红、黑、白三种颜色的种子扔来扔去,边扔边抖动着手指头。过了一会儿,巫师抓起一把种子在鼻子上闻闻,又仔细看着种子的形状。巫师就是靠种子的气味和形状来决定吉凶的。

射手有一次去打猎。他在树林子里兜来兜去,转了一整天,总是不走运,一只野禽也没打到。时间已近黄昏,他往回走,正在发愁,抬头一看:一棵树上有一只母斑鸠。

据这里的神话讲,在遥远的远古时代,世界初始之时,没有 海,没有河,没有带咸味的波涛,也没有清甜的泉水。上无天,下无地,只有打着旋儿的深渊和长满杂草的荒原。渐渐地,在北方冰雪的荒野上,黑暗、混沌的深渊向着南方火的土地,伸出了寒冷的长臂。火的土地与冰雪深渊相遇,就出现了海、土地和水。水汇成河流,又流回北方,却被严寒冻成冰雪,在无边的沉寂中僵死过去。

占卜完了,只见巫师面露喜悦之色,向着皇帝道:“今天就是大吉之日。”

“好吧 ”, 他想,“我就把这只斑鸠射下来吧。”

过了不知多久,南方吹来温暖的风。荒原上草绿了,花红了,出现了第一个春天。僵死的河流蠕动起来,暖风吹化了冰珠,变成一滴滴水,水聚在一处,慢慢形成一个有生命的躯体,这就是第一个巨人依米尔。依米尔睁开眼睛,看见蔚蓝的天空、高耸的冰峰和空旷寂寥的原野。他感到饥肠辘辘,浑身无力。几乎是同时,温暖的水又形成了一个有生命的动物———母牛奥德乌姆拉。从她身下流出四条牛奶河,香气四溢,淌过荒原。饥饿难耐的依米尔欢呼着扑过去,一口吸干半条河。当他重新抬起头时,目光炯炯,膂力倍增;长吼当歌,冰川冻土发出 “嗬嗬” 的回声。

皇帝一听,转身出宫,飞身骑上马向着广场上的士兵一声吆喝:“出发!”

他射了一箭把斑鸠射伤了,那斑鸠从树上跌下来,落到潮湿的地上。安德列把它拾起来,打算拧断它的头,然后放进背包里。

母牛低头舐着冰雪,咀嚼着荒原上的杂草。它舌尖上温暖的涎液滴落在冰雪大地上,慢慢聚成了又一个生命:先是出现一堆头发,又出现了一个头颅,接着是肩膀、身躯和四肢。巨人布里就这样诞生了。

当恩德拉那特沃皇帝领着士兵悄悄向邻国进发的时候,扎菲拉福西人却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们像往常一样忙着干活。一位老人坐在树前的广场上搓着绳子。突然,他听到一阵奇怪的游动声和哨声,抬头一看,只见一条碗口粗、几丈长的蛇向他飞快地游来,蛇身上布满了黄色的斑纹。老人大吃一惊,正想逃开,只见那大蛇开口说话:“不要走,我是莫那拉那蛇!” 蛇的眼睛里射出了一股神秘的、冷冷的、尖利的绿光,“快去把所有的人都叫来,我有一个非常紧急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们。 口气就像是一个命运之神。 老人又害怕又惊异,马上大声喊叫起来。不一会儿,全部落的人都集中到广场上。蛇爬到一个高坡上,把身子盘曲起来,翘起了头庄严地向四周扫视了一遍后开了腔: “扎菲拉福西族的人们,我之所以来到你们这儿,是为了告诉你们,一场灾难就要降临到你们的头上。你们的邻国恩德拉那 特沃族的士兵正在向他们的部落开来,马蹄声震动了土地,长矛大旗遮蔽了日影。要是你们来不及准备,没有力量抵抗的话,我劝你们立刻逃走吧。与其叫这些坏蛋杀了你们,还不如让他们抢走你们的东西,烧毁你们的房屋。赶快逃命吧!这个消息是千真万确的,我在一棵树上听到坏皇帝和巫师的话,我又在大道上看见了坏皇帝和他那些正在急速行动的士兵。快逃吧!逃到森林里去,逃得越远越好。”说完,蛇就不见了。人们相信了莫那拉那蛇的话,纷纷扔下手中正在干的活逃跑了。

可是斑鸠发出人的声音对他说:

依米尔和布里有再生的本领,他们用自己身体的温暖,创造着新的生命。依米尔在左边胳肢窝下温暖的湿气里,生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又在拼拢的双脚中间,生下一个儿子。布里则生了一个儿子鲍尔。鲍尔娶了依米尔的女儿为妻,生下三个神:奥丁、菲利和威。

打渔的鱼网和鱼船一齐飘落在河水里,插秧的秧苗和农具丢弃在田埂上,脱下来的谷粒还留在臼窝里……老人们和孩子也都跑出来,你呼我喊地一齐向森林里跑去。但是,也有几个人没有跑,他们不相信蛇的话,认为那只不过是蛇在妖言惑众罢了。当部落中的人都跑光了的时候,他们就聚集在一起闲聊起来。

“射手安德列,你别弄死我,别扭断我的头;你把我活着带回家去,放在窗口,然后你看着,只要我一打瞌睡,你就用右手使劲拍打我;这样你就会给自己创造莫大的幸福。”

依米尔和布里用他们的汗液,又生出许多巨人。巨人的后代多起来,除了奥丁、菲利和威是神外,其余的都是 “冰雪巨人”、“霜巨人”和 “山野巨人”。他们力大无穷,生性野蛮,经常围着三个神住的地方吼叫跺脚,发出恐怖的声响;还掀开神住的房顶,向屋里吹冷气。看到年幼的神吓得不知所措,就哈哈狂笑着,跨过荒原,在冰峰上坐下来休息,互相吹嘘自己如何强壮野蛮,做的坏事多么出色。

天快正午的时候,恩德拉那特沃皇帝带领的士兵到达扎菲拉福西人的村庄,他们见村中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感到非常奇怪,以为村里的人正在睡懒觉呢。皇帝一声令下,万箭齐放,射得屋顶 “卟达、卟达” 直响。射完了箭,皇帝又命令士兵端着大刀长矛冲向屋里,屋子里空无一人。皇帝一看事情不妙,他想莫不是扎菲拉福西族人知道了我们的袭击计划,现在正埋伏在那里,等着反攻我们呢。想到这里,他立刻命令士兵快撤,临走前他让士兵点燃了熊熊大火,烧毁了所有的房屋。留在村里的那几个倒霉鬼正躲在一所房子里。当房屋椽梁被烧得 “毕剥、毕剥” 响的时候,他们直呼救命,想从屋子里冲出来。但大火已封住了所有门窗,这时他们才后悔未听蛇的话。但后悔也没有用了,顷刻间他们就被烧死在大火中。绝大多数扎菲拉福西族人躲过了这场灾难。当他们返回村中见到被毁坏的家园时,他们对天发誓:是莫那拉那蛇救了我们,我们的命是它给的,从今以后,谁要是敢伤害蛇,谁就会受到全部落人的诅咒:他不尊重自己的祖先,他不是人!至今,扎菲拉福西族人见到蛇从不去伤害它。如果蛇盘曲在路当中休息睡觉,他们会绕着过去,绝不去碰它一碰。

射手安德列十分惊讶:长的样子完全是只鸟儿,可是会说人话!他把斑鸠带回家里,放在窗口,自己却站在那儿等着。

三个神一天天长大了,各自练就了非凡的本领。他们武艺高强,精通魔法,变幻莫测,神力无边,可以向巨人还击了。他们知道,要想阻止巨人捣乱,只有用巨人祖先的血淹死巨人,别无他法。于是,三位神齐心协力,趁着漫长的冬天里巨人祖先依米尔熟睡的时候,杀死了他。他们切开依米尔的血管,然后飞一般冲向最高的冰峰,攀上山顶,向下观望。巨人的血真多啊!呼啸着、奔腾着冲出血管,“哗———哗———哗———” 淹没了荒原和冰山。巨人们四散奔逃,却还是淹死在深不见底的血海里。只有一对聪明的巨人夫妇慌忙抓住一块船的碎片,才没有被淹死,巨人的种族也才没有被灭绝。

过了一会儿,斑鸠把小脑袋伸到翅膀底下,打起瞌睡来了。安德列想起来它教他做的事儿,就用右手使力拍打这只鸟儿。斑鸠跌落在地上,马上变成了一个少女,变成了玛丽亚公主,她是那样的美,简直是没法想,没法猜,只有在神话里才能讲得出来。

挟裹着巨人后代尸体的血流,慢慢淌进大海里去了。海里浮起冰山———那是巨人的尸体变成的。

玛丽亚公主对射手说:

荒原又显露出来,恢复了寂寥和空旷。三个神把依米尔巨大的身躯拖过荒原,用它创造了世界。依米尔的血变成大洋,与海水混在一处。他的骨骼变成高山,牙齿变成砂砾;他的脑壳被做成天之苍穹,用四个小矮人支撑起来;他的脑子变成了云彩,铺满天空;他浓密的眉毛,被用来筑成大地上的城池———这个城叫做 “密尔嘎得”,意思是 “中心之地”。巨人的眼睛化成了一泓深不见底的大泉,源源不断地涌出甘甜清冽的泉水,滋润着浸过巨人祖先鲜血的、渐渐变得温暖起来的土地。神给这大泉起了一个极富生命力的名字:“生命与青春之泉”,又叫它 “智慧之源”、“幸福之泉”,希望它会带来新的生命和幸运。

“你有本领把我弄到手,也就应该有本领把我留住养活我,我将成为你的忠实而又称心的妻子。”

多少年来一直向无尽的虚空奉献光和热的太阳神,因为有了苍穹来收拢他的光辉,万分高兴。他造出许多星星来分担自己的工作,给自己做伴谈天。神们分派了太阳、月亮和星星的任务,要它们保障农作物生长,帮助神记住时间。神们还使黑夜和白昼成了形:黑夜是一位慈爱安静的妇人,她的女儿白昼则美丽又活泼。

他们俩就这样说定了。从从容容地办起酒席举行婚礼。射手安德列娶了玛丽亚公主。他和年轻的妻子生活在一起,十分快活。可是他并没有忘记做事,每天早晨天还没亮,他就到树林子里去了,猎取到足够的野禽,然后送到国王的御厨房里去。 他们这样的日子过了不多久,玛丽亚公主就说: “安德列,你的日子过得很穷啊。”

大功告成,可以稍稍休息一下了。可是,神还没有宫殿。在创造世界的过程中,神的家庭也在发展着:三位大神造出了庞大的神的家庭,并且分配了神的职责。众多的神 ,需要一个极大的宫殿才能住得下。他们决定在天上造一座有辉煌的圆形大厅和无数个房间的大宫殿,供神来居住。这样浩大的工程谁能承担得了呢?只有巨人。可是巨人与神的家族是仇敌呀!众神争执不下,就掷骰子来决定,结果是主张雇巨人来建造宫殿的一派赢了。于是,众神请来一位巨人建筑师———他是那对幸存的巨人夫妇新生下的许多巨人中的一个。建筑师答应在一个冬季造好宫殿,但是有一个条件:如若按期完工,就要把太阳、月亮和爱与美女神弗莱娅作为报酬送给他。众神都乐了,思量他一定是在说大话,一个冬天怎么能盖好这样庞大的宫殿呢?这样想着,众神一齐答应道:

“是的,你自己也看得出来” “你去设法弄来百十个卢布,用这笔钱买来各种颜色的丝线,我有办法把一份家业搞起来。” 安德列听从她的话,去找自己的伙伴,向这个借来一个卢布,向那个借来两个卢布,凑足了钱,买了许多五颜六色的丝 线,交给了妻子。玛丽亚公主接过丝线,说道: “你去躺下睡吧,早晨起来会有办法的。” 安德列躺下去睡了。玛丽亚公主坐下来织毯子。她织了一整夜,织成了一条全世界从来没见过的毯子,整个王国都织在上面了:有群山和树木。有森林和田野,天空中有飞鸟,高山上有走兽,海洋里有鱼群;月亮和太阳在周围运转……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救命蛇-马达加斯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