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的故事-圣经传说

参孙子死后,腓力斯人对以色列又发动了进攻。他们组建了新的军队,侵入扫罗的东部领土。

巴比伦与埃及一样是世界上文明起源最早的国家之一,它位于西亚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又称“两河流域”之间。古希腊人把两河流域叫做美索不达米亚,因而巴比伦文明又称美索不达米亚文明。

古代两河流域的人民很早就崇拜自然神。早期苏美尔人信奉多神教,他们因对自然界的许多疑问无法解释,便把这些疑问托之于天上的神灵。在苏美尔,人们对天神、地神、水神、植物神等十分崇拜,尤其是这里曾发生过一次大洪水泛滥,他们害怕洪水淹没生命和一切生灵,便把水神视为最重要的神祗。他们甚至认为大地上的一切生灵皆由水创造,生命起源于水,所以水神安启被称为创造神。当两河流域的人民发明了水力灌溉、控制了大水以后,他们又视水神为教会人类技艺的智慧之神,由于水造了万物,以后水神逐渐成为天地之神。随着人们对日月星辰的观测,他们发现天上的星系对农业生产、人民生活有着极大的影响,对农业的丰收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于是他们又造出月神、太阳神的故事。当自然崇拜与祖先崇拜相结合,人们给神赋予了更多的传说。这时,水神、天地神安启成为了众神之王,他生下大气神恩里尔,恩里尔生下月神辛即纳那,月神又生下太阳神奥吐和丰收女神印娜娜。后来印娜娜与安启之子、农神都姆兹结合,成为一对重要的农神。

从腓 力斯营中 走出来 一个挑战 者 。此 人名叫 歌利亚 ,身高 米,头戴铜盔,身披铠甲,甲重 千克,腿上有铜护膝,肩负铜戟,枪杆粗如织布的机轴,铁枪头重 千克,还有一个手持盾牌的人走在他的前面。歌利亚大步走上来,对着以色列的军队立定,高声地喊道: 你 们出 来 摆列 队 伍干 什 么呢 ?是要 打腓力斯人么 ?难道我就不是腓力斯人么 ?你们怎么不打呀?你们不是扫罗的仆人吗,可以从你们中间随意挑选一个人过来和我战斗 。如果他能够把我杀死,我们就做你们的仆人。如果我胜了他,把他杀死了,你们就做我们的仆人,服侍我们。

世界上文明起源较早的国家都位于大河附近,那里水源充足,土壤肥沃,便于耕作、生活,人类便选择了这样的地带定居。美索不达米亚正处于这样的地带。但与埃及不同,这里民族众多,互相侵扰,是中亚民族互相争夺的地盘,因而这里常是民族杂居,各族互相交流,互相影响,尤其是苏美尔人、闪米特人、印欧人、胡里人四大种族文化曾在这里相继建立起自己的文明,使这一地区不仅显现出繁荣的城市,完善的政治体制,还表现了多民族文化的特点。公元前 4000 年左右,从东部迁来的苏美尔人成为了这里的主要居民,到约公元前 3000 年,他们不仅定居于此,还创造了象形文字,建立了大型的城市,并发明了灌溉技术。但苏美尔人并没有建立起长久的统一国家,在他们住扎期间曾经历过二次外族入侵,一次是阿卡德人建立的阿卡德王国,另一次是闪族一支阿摩利人建立的巴比伦王国,称巴比伦第一王朝。他们以南部巴比伦城为首都,到第六代国王汉漠拉比统治时,他统一两河流域南北,建立起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使巴比伦王国成为政治繁荣、经济发达,文化昌盛的着名王国,巴比伦城也成为世界商业文化的中心。后来由于外族入侵,巴比伦王国逐渐衰落。公元前十世纪,闪族的另一支亚述人崛起,建立亚述帝国,他们不断扩张,终于征服了巴比伦及其它国家。在公元前七世纪时,闪族的迦勒底人又攻占要城尼尼微,建立新巴比伦王国,公元前 538 年,波斯王居鲁士征服迦勒底人,巴比伦王国最终覆灭,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以此告终。

在苏美尔神话中,创世神话是主要内容,这些神话是后人从一些残存的史诗和亚述泥板中整理出来的,它表明苏美尔还没有一个完整的神话体系,主要神祗都是水天地日月星辰,对它们的崇拜表现了早期人类对宇宙及人类起源的认识,对自然、农业生产、人的生死、万物枯荣及四季变化的看法。在苏美尔,许多城市还有自己的宗教信仰,如乌鲁克人奉天神安努、埃利都人奉天地神安启、尼普尔人奉大气神恩里尔为主要崇拜神。

以色列人听见歌利亚的话,全都怔住了,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应战。

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由于政治的不稳定,民族混杂,各民族又相继占领这块地盘,使得该地区的文化也呈现出既各有特色又相互融合的形式,它基本经历了原始文化、苏美尔—阿卡德文化、巴化伦文化、亚述和迦勒底文化四个时期。

与埃及和希腊神话不同,苏美尔人对月神的崇拜先于对太阳神的崇拜,他们没把太阳神看作是最高之神,也不把太阳神视为农业保护神,因而很少有太阳神的神话传说,月神的故事则较多。此外苏美尔神多为自然神,并有很强的人性,而少动物性,或半人半兽神,这表明苏美尔人已摆脱了图腾崇拜,而较早过渡到万物有灵阶段。

歌利亚停了一会儿,见对方阵里无人出来,他又叫道 今天我向以色列的军队骂阵 你们叫一个人出来,与我战斗

原始文化起源于北方,但南方的苏美尔文化发展迅速,很快就超过北方。苏美尔人发明文字,建立城市,兴修水利,成为两河流域文明的先驱。尽管两河流域不断遭到外族的入侵,但苏美尔文化传统始终都没有被中断过。苏美尔—阿卡德文化是两河流域文化的基础。这一时期不仅有了统一的王国,还建立了最早的奴隶制国家。在文化上苏美尔—阿卡德人在象形文字基础上创造了楔形文字,当时他们用芦苇管和小木棒在自制的泥板上刻下一些符号表示语意,刻出来的符号象一些楔子,故称楔形文字,它是最早的线形文字。苏美尔人还创办了学校,编纂了字典和药典,制定了法典,这表明两河流域的文明有了新的进展,它为后来巴比伦文化的繁荣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苏美尔神话中关于印娜娜与都姆兹的爱情故事和事迹传说尤为生动。印娜娜相传是月神辛的女儿,太阳神奥吐之妹,她是乌鲁克城的保护神,是乌鲁克城幸福繁荣的救星,因而她的名字使乌鲁克人倍感光荣。据说乌鲁克曾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后来印娜娜做了该城的保护神,她为了使乌鲁克成为不朽的文明古都,便亲自前往天地神安启的的住地,她利用美貌和智慧巧取安启的神圣王礼,带回乌鲁克,使乌鲁克从此成为着名的文明城市。在苏美尔,印娜娜后来成为天上的女王,她是母神、爱神、丰收神、战神的集中代表。都姆兹是安启之子,是着名的丰收之神,后来成为农神、牧神、植物神、丰收神几位一体的神。他爱上印娜娜,想娶之为妻,但一开始印娜娜爱的是恩启姆都,在安启调解之下,印娜娜终于同意与都姆兹结婚,他们的结合使两河流域有了一对重要农业神祗。

歌利亚早晚都出来骂阵,骂得以色列人个个胆战心惊。天天如此,两军对阵,听歌利亚辱骂,而扫罗王的军中无人敢出来对敌。

巴比伦文化是两河流域文明的黄金时代,它基本上承袭了苏美尔—阿卡德文化,同时创造出了更加烂灿的文化艺术。在汉漠拉比统治时期,国家不仅政治繁荣,达到发展的顶峰,出现了着名的汉漠拉比法典,而且文化丰富多彩,文学、宗教、科学等都十分昌盛,巴比伦文化是两河流域文化的代表。

有关印娜娜及都姆兹还有一段重要的故事即:印娜娜的地狱之行。这段神话叙事诗是在 20 世纪 30 年代被破译整理出来的,1940 年,它一经发表,便引起世人的重视,它不仅使后世巴比伦文学的研究有了重大突破,而且使人们对两河流域文化的成果有了新的认识。现对于印娜娜地狱之行的原因还众说不一,但主要有两种,一是推说她为拯救情人都姆兹而去,另说是为与姐姐地下女王艾莉什琪迦尔争夺权力。印娜娜到达地下世界,即与冥府的众神发生冲突,地下女王命令为其设置七道重门,印娜娜每经一道门,便被剥去身上的重要饰物,走完七道门时,她已是全身赤裸,很快她就被地狱法官判为死刑。几天之后,印娜娜的报喜官预感主人的不幸,马上通告了主神恩里尔、安启等,于是她被救出地狱回到人间。印娜娜的这段故事后经巴比伦人改编,创作出动人的神话故事:《伊什塔尔降入地下世界》。

跟随扫罗出征的人中,有耶西的三个大儿子,长子名叫以利押,次子名叫亚比拿达,三子名叫沙玛。当歌利亚骂阵的时候,大卫并不在扫罗王的身边,他又回到他父亲那里牧羊去了 。父亲想念三个出征的儿子,就叫大卫到军营里去给哥哥们送食品。大卫早晨起来,把羊托给别人替他看守,自已一个人高高兴兴地带着食品出发了。

亚述文化多继承巴比伦文化,他们最大的成就便是保存下了许多重要的两河流域文化古迹和史料,他们还是西亚文明的传播使者,我们现知两河流域的神话传说史料都是经亚述人传播和保存下来的。迦勒底文化是一种集合的文化,它融合了苏美尔、亚述和巴比伦的文化因素,又创造了更新的艺术成就,在这时期,新巴比伦建起了宏伟的神庙,修造了着名的七大奇观之一的“空中花园”和杰出的“摩天塔楼”。

除了神的故事,苏美尔人还留下了关于吉尔伽美什的英雄传说。相传吉尔伽美什是乌鲁克第一王朝的第五位国王,可能是真正的历史人物,两河流域留传的这些与他有关的神话故事,正与他非凡的业绩有关,据说他出身贫穷,虽身材魁梧,英勇顽强,但他做国王后凶狠残暴,为所欲为,差使民意,乱施淫威,据史诗记载:他从不给父亲们保留儿子,也不给母亲们保留闺女,日日夜夜他的残暴从不敛息。(引自史诗《咏吉尔伽美什》后来他的性格发生了变化,他开始嫉恶如仇,为民除害,成为两河流域为人称道的国王,也许是他自封为神,也许是百姓奉他为神,在苏美尔流传着许多关于他与神的故事,还说他与女神阿鲁鲁的勇士恩启都结为兄弟,他曾帮丰收女神印娜娜除死花蛇和鹫妖等等,此外则是对吉尔伽美什的颂歌。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卫的故事-圣经传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