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名臣窦融的人物简介,窦融的人物事迹

窦融(公元前16~公元62)东汉初大将。字周公。扶风平陵人。新莽末曾从王匡镇压绿林、赤眉,拜波水将军。后归刘玄,为张掖属国都尉。刘玄败,被推行河西五郡大将军事。光武即位,遂决策归汉,授凉州牧,从破隗嚣,封安丰侯,历大司空、将作大将,行卫尉事。云台二十八将之一。

窦融(公元前16~公元62)东汉初大臣。字周公。扶风平陵人。王莽当政时,为强弩将军司马,从击翟义,封建武男。更始政权新立,他见关东形势混乱,又累世仕宦河西,求任张掖属国都尉。更始败亡后,窦融领都尉职如故,据境自保。先事奉隗嚣,后见汉光武帝刘秀甲兵最强,号令严明,有意投靠。光武帝闻河西殷富,兵马精壮,又地接陇蜀,也遣使联络,以孤立隗嚣。建武五年窦融归附东汉王朝,任凉州牧。八年,光武帝西征隗嚣,窦融率五郡太守及西羌、小月氏(古代游牧部族,原居今兰州以西直到敦煌的河西走廊一带,后迁居今中亚阿姆河流域)等步骑数万,与大军共同击破隗嚣,封安丰侯。陇蜀平定后,窦融奉召入京,历任冀州牧、大司空、代行卫尉事,兼领将作大匠。窦氏一门贵宠,前后一公、两侯、三公主、四二千石,府邸相望京邑,奴婢以千计,当时贵戚功臣都无法相比,窦融子孙放纵,多行不法。永平二年,从兄子窦林因罪处死,汉明帝刘庄诏令窦融归第养病。岁余,上卫尉印绶。不久,病死于洛阳。

班超,字仲升。汉族,扶风郡平陵县人。东汉时期著名军事家、外交家。史学家班彪的幼子,其长兄班固、妹妹班昭也是著名史学家。班超为人有大志,不修细节,但内心孝敬恭谨,审察事理。他口齿辩给,博览群书。不甘于为官府抄写文书,投笔从戎,随窦固出击北匈奴,又奉命出使西域,在三十一年的时间里,平定了西域五十多个国家,为西域回归、促进民族融合,做出了巨大贡献。永元十二年,因年迈请求回国。永元十四年八月,抵达洛阳,被拜为长水校尉。同年九月,班超因病去世,享年七十一岁。死后葬于洛阳邙山之上。

窦融,王莽当政时,为强弩将军司马,从击翟义,封建武男。更始政权新立,他见关东形势混乱,又累世仕宦河西,求任张掖属国都尉。更始败亡后,窦融领都尉职如故,据境自保。先事奉隗嚣,后见汉光武帝刘秀甲兵最强,号令严明,有意投靠。光武帝闻河西殷富,兵马精壮,又地接陇蜀,也遣使联络,以孤立隗嚣。建武五年窦融归附东汉王朝,任凉州牧。八年,光武帝西征隗嚣,窦融率五郡太守及西羌、小月氏(古代游牧部族,原居今兰州以西直到敦煌的河西走廊一带,后迁居今中亚阿姆河流域)等步骑数万,与大军共同击破隗嚣,封安丰侯。陇蜀平定后,窦融奉召入京,历任冀州牧、大司空、代行卫尉事,兼领将作大匠。窦氏一门贵宠,前后一公、两侯、三公主、四二千石,府邸相望京邑,奴婢以千计,当时贵戚功臣都无法相比,窦融子孙放纵,多行不法。永平二年,从兄子窦林因罪处死,汉明帝刘庄诏令窦融归第养病。岁余,上卫尉印绶。不久,病死于洛阳。

窦融少孤,王莽时期在强弩将军王俊部下作司马,参与了镇压瞿义、赵明起义,以军功封为建武男。其妹嫁大司空王邑为小妻。全家徙居长安,“出入贵戚,连结闾里豪杰,以任侠为名”。

他在西域干了一辈子,七十多岁垂垂老矣,这位建了一世功勋的将军,叶落归根的思念越来越重。他上书朝廷:“……臣不敢望见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公元102年,班超启程回归洛阳。

2河西王窦融

从西汉张骞凿通西域后,直到东汉,西域一直是汉朝和匈奴的必争之地,到了班超这个时代时,已进入白热化程度。

王莽末年,起义者蜂起。王莽遣太师王匡前往镇压,王匡请窦融为助军,与樊崇战于青、徐一带。地皇三年,窦融复从王邑征讨刘秀,大败于昆阳,逃回长安。汉兵入关时,经王邑推荐,窦融为波水将军,引兵至新丰,企图堵截起义军西进。

东天山,天山庙的旁边,班超像一身戎装,意气风发。

王莽失败后,窦融投降更始军,在大司马赵萌部下为校尉,后被推荐出任巨鹿太守。

公元73年,这位投笔从戎的书生跟随名将窦固转战西域,在巴里坤蒲类海,班超以假司马的身份率兵战胜了不可一世的匈奴后,一举收复哈密,把匈奴赶至巴里坤湖以北的大漠。胜利后,汉军为班超刻携《班超记功碑》,表彰他的卓越功勋。这块碑以后被唐太宗的大将姜行本西征磨掉刻成《姜行本记功碑》。哈密总共有5块著名汉碑,分别为:班超碑、任尚碑、裴岑诛呼延王碑、沙南侯碑、焕彩沟碑,班超碑是最早的一块碑。至今,在巴里坤还有一处叫做“班超饮马泉”的地方。从一介书生到挥戈驰骋的将军,班超在哈密完成了人生的升华和人格转换。

窦融见更始政权不稳,东方扰乱,不愿出关。他的高祖父曾为张掖太守,从祖父曾为获羌校尉,从弟为武威太守,累世在河西,知其土俗,对其兄弟说:“天下安危未可知,河西殷富,带河为国。张掖属国精兵万骑,一旦缓急,杜绝河津,足以自守,此遗种处也。”兄弟们都同意他的看法。窦融于是辞巨鹿太守,谋求镇守河西,把家属带了去。在那里,抚结雄杰,怀辑羌众,河西民心向之。

西域的胜利,使汉明帝又惊又喜。惊的是战线如此漫长,给养是个大问题,一旦给养不能及时跟上,西域随时会落入匈奴之手;喜的是西域终于在窦固部队的浴血奋战下,收复在望。如何解决这个头痛的问题呢?正忧郁时,太监报,窦固有奏章报来,明帝拿起奏章,一看,“哈哈,真乃天助寡人”。

窦融在河西,与酒泉太守梁统、金城太守库钧、张掖都尉史苞、酒泉都尉竺曾、敦煌都尉辛肜等结交。“推一人为大将军、共全五郡,观时变动。”一致推窦融行河西五郡大将军事。是时武威太守马期、张掖太守任仲得知消息,解印绶离去。窦融仍居于属国,领都尉职,而置从事监察五郡。

怎么回事呢?这是班超做的一件极有价值的事。

河西民俗质朴,窦融“政亦宽和”,所以,“上下相亲,晏然富殖”。窦融等练兵马,习战时,明烽燧之惊。防羌人扰乱,击匈奴侵扰。“安定、北地、上郡流民避凶饥者,归之不绝。”

战胜匈奴后,班超就深深感到,由于战时紧急,有时后勤在粮食问题上往往拉后腿。怎么解决这个难题呢?班超带着一些士兵信马由缰地走着,忽然马儿加快了脚步。班超一惊,以为有敌情,凝目四望,忽听士兵们喊到:“那有人,还有庄稼!”班超一看,果然,不远处,就有一些人在耕作,田里种的居然是小麦和大麦。正惊奇间,忽听耳边水声震天,正想着怎么回事,饥渴的马群已急驰到一条河边低头饮起水来。班超大喜过望,这真是大汉的福气啊!这不是一个现成的屯兵之处嘛!想到这,他喊来一个士兵,说:“你去问问,此河如何称呼?”士兵一个趟子跑到田里,一会跑回来:“将军,此河称为白杨河。”班超点点头,心想这可真是个理想之地。这一带居民较多,已开始种植大麦、小麦,如果部队也种麦的话,很大程度上可以解决给养的不足,况且地理位置扼西域襟喉,同敦煌、安西唇齿相依,和朝廷联系非常方便。想到这,班超一挥手:“走,回去。”回到军营后,班超兴奋的把想法给窦固作了汇报,窦固一听,感到这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主意,高兴的拍着班超的肩膀:“你小子真是个将才!你大哥班固是我们汉朝的大才子,你又将是我们的李广啊。”

3东向破隗嚣

方案报到汉明帝的案头。明帝大笑:“真是个好主意,一举双得,既解决了长途运粮的不便,节省了财政,又可以稳定军心。”明帝边笑,边叫人拿来地图,他要看一看窦固和班超所说的这个地方在什么位置。明帝打开地图,目光掠过敦煌,看到了伊吾庐城。他不觉自言自语:“这明明就是西域的眼睛嘛。好地方啊,给个什么官职能体现出来呢。”边踱步边想,连皇后进来都没注意,皇后一笑,说:“皇上又为国事操劳呢?”明帝抬头:“原来是皇后,我正为一事拿不定注意,你来看。”顺手把窦固的奏章递给皇后,皇后接过细细一看,不觉一笑:“皇上,这有何难?窦固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宜禾,宜禾嘛。”明帝“哎呀”一声,一下抓住皇后的手:“一语惊醒梦中人,就封为宜禾都尉,立即下诏。”

刘秀称帝后,窦融便想归附,因隔远而未能自通。这时隗嚣虽然采用建武年号,但“外顺人望,内怀异心”,派遣辩士张玄到河西游说,建议各自割据一方。说什么“今豪杰竟逐,雌雄未决,当各据其土字,与陇、蜀合从,高可为六国,下不失尉佗。”窦融召集豪杰与诸郡太守商议,有人认为刘秀受符命,和人事,也有其他说法,“或同或异”。窦融小心谨慎,“遂决策东向”。

土地肥沃,适宜种五谷、桑麻、葡萄,这当然要归功于白杨河水的滋润了。拉甫乔克承担了这一使命。当时拉甫乔克称为伊吾庐城。放在四堡,除去白杨河丰润、土地肥沃外,还因为四堡、五堡连接着敦煌,和河西走廊息息相通,可以保持快捷、畅通的联系;西面还连接着鄯善、吐鲁番,北面由小路翻越天山直达巴里坤,堪称咽喉之咽喉,近可以攻,退可以守。白杨河的奔腾更天然增加了易守难攻的味道,不选这还选哪里呢?窦固和班超的眼光不愧是军事家。

建武五年夏,“窦融遣长史刘钧奉书献马于汉。梁统等各遣使随。”这时刘秀也遣使出使河西,争取窦融等共同对付隗嚣、公孙述。双方使者遇于途中,共还洛阳。刘秀见到刘钧等很高兴,赐窦融书,称赞窦融安定河西,远见卓识,并赐黄金二百斤,授其为凉州牧。

窦固接旨,不觉和班超会心一笑。哈密,就是宜禾嘛。白杨河的丰润帮助汉朝下定了重整西域的决心,伊吾庐变成了屯城。

窦融接刘秀书,复遣刘钧上书,陈述投顺之意。同时遣弟窦友赴洛阳面陈心迹。窦友行至高平,适值隗嚣叛汉,道路隔绝,驰还河西。窦融遣席封携书间道东行通书。刘秀又赐窦融兄弟书,加以抚慰。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手机娱乐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汉名臣窦融的人物简介,窦融的人物事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