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八大菜系都是笔者的乡土味

原标题:暴雨后的兰州黄河岸边很多区域消失 共享单车被淹到只剩下车把手

原标题:触乐夜话:八大菜系都是我的家乡味

原标题:望谟县非遗周末聚专场演出亮相贵阳 布依风情温暖全场!

2018年兰州的夏季是近几年来暴雨最多的一年,大暴雨之后,黄河颜色加深,水流速度加快,由于水位上升,所以兰州黄河岸边很多区域都消失了。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原本位于兰州黄河岸边的大树也因为黄河水位的骤然上升而仅剩下了半个“脑袋”,很多大树都在水流的冲击下呈现出东倒西歪的状态。

图/胡又天

8月25日,以“布依圣境·温暖望谟”为主题的非遗周末聚专场演出在多彩贵州文创园精彩亮相,市民、游客感受到了来自望谟县的浓浓布依风情。

图片 4在大雨之后,兰州黄河的水位上升,伴随着水流的冲击大量的泥沙被冲上了河岸,水退之后,原本停放在黄河岸边的共享单车小蓝车半个身材已经深陷泥土之中。

地方菜

图片 5

图片 6原本照片中的这片区域是兰州黄河岸边最热闹的茶摊子区域,但由于黄河水位的上升,这里已成了一片水域,原本停放在这里的小黄车被淹没到只剩下车把手可以看到。

月初去成都参加漫展Comiday 22,上周又去上海的“东方萤灯筏”(TouHou Only 9th,即THO9),再转战苏州听“幻奏盛宴”音乐会,顺道再去访问当年《精忠报国岳飞传》制作成员现在开的工作室。在这些主要活动之外,少不得的自然就是饮食,记忆中熟悉的味道,怀念的川菜与江浙菜。

本次非遗文化展演以一首《布依古歌》拉开帷幕,布依古歌是流传于布依族聚集村寨的丧葬音乐、祭祀音乐、婚恋音乐和婚典音乐等,这些音乐分为爱情调、光棍调、孤儿调等10余种调子。布依古歌不管是演唱,还是用木叶、二胡、嘞尤、月琴等演奏,每一首都有相应的语义。在“浪哨”、“赶表”活动中,布依青年常以歌代言对歌叙话,含蓄地表达对恋人的爱慕之情。

图片 7兰州黄河岸边一边被淹的地方还未干,一边又有水流不断地冲了上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怎么川菜也怀念,江浙菜也怀念?实情是,大江南北那么多地方菜,几乎就没有我不怀念的。这是生长在台北的福利:几乎每一种地方菜都吃得到,只要有当年他们的人过来。

图片 8

责任编辑:

近代开始叫起来的八大菜系是哪八大还存在争议──关乎饭碗,不能不争,就算定案了,不在名单上的也必须拚命争取第九、第十,毕竟“四天王有5个人是常识”,八大菜系即便要列到20个以上,也是很合理的。所以这里就只数东南西北。

展演现场,不光有精彩的布依古歌,还有当地原汁原味,非常原生态的民间舞蹈《耍麒麟》、表现祭祀的《布依钹铃舞》、表现望谟布依群众生活场景的舞蹈《梳妆》和《浪哨》和民族服饰走秀等,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不一样的望谟少数民族文化。

东边江浙,当年迁台的大员、军人和百姓都多,名店也就不胜枚举,如“银翼”“秀兰小馆”“隆记菜饭”“九如”“浙宁荣荣园”“叙香园”“老上海”,还有大名鼎鼎的“鼎泰丰”,都是我们常去的(或者从九如买生的馄饨、粽子,从鼎泰丰买生的菜肉大包回家自己蒸)。而且我祖父母就是浙江人,我外婆家也是江苏人,聚餐时自然常选这一系。2011年我研究所毕业时,第一次回金华祭祖,到奶奶亲戚家里吃饭,惊觉那红烧牛肉的味道和奶奶做的一模一样,于是对味觉记忆之强固深有所感。

图片 9

南边闽粤,闽菜和台菜不用说了,说粤菜。台北的港式饮茶和粤菜馆也很多,甚至不比香港的差──虽然最顶级的大馆,和最庶民的粥面、烧腊是差一些,但中高档的如“粤香园”“神旺”“品珍坊”等等,都有不少都能做到实惠而美味。老爸在香港工作过一年多,回来饮食功力大进;我读博士也在九龙城周围吃了3年,只要愿意多走一点路,不捱学校食堂里那种有洗洁精味道的蔬菜,都能时时印证食经。广府菜之外,据查还有客家、潮汕两大派,客家人和客家菜早在清朝便在此开基传承下来,无须赘言,潮汕菜在台北倒是比较少,不过我住香港时也补课补上了。

此外,现场还有布依刺绣、纺织等独有的非遗技艺展示和体验,以及当地的板陈糕、哆吉栗板栗、郊纳八步茶、望谟红糖、桑郎霉豆腐、布依八味糯食等特色小吃,让前来观演的市民和游客一饱眼福的同时,还能一饱口福。

图片 10

图片 11

在洛杉矶赵阿姨家看到的旧书《最新原味粤菜谱》,现在给我带回北京了

图片 12

西边川、湘、陜,川菜在台湾地区也正宗,以前我家附近的“四川吴抄手”老板还是我长辈亲戚,后来他退休转让出去了,大菜的口味退步了一些,但红油抄手、粉蒸肥肠这些小点还是维持着水准,有时我一个人也会去吃。川籍老兵来台后发明的四川牛肉面算不算川菜不重要,“老邓”“老张”还有几十家牛肉面做得都很好才重要。维持着水准的正宗川菜馆还有“骥园”,近年也还有一些四川媳妇开了一些很不错的小面馆,如“天府”。太辣的湖南菜我没法吃,但台北的都不至太辣,小时候跟大人去过几次“湘之最”,也忘了是怎么个“最”法;比较常去的是一家忘了名字的家常菜,每次都点“炸蛋”来配饭。陜西菜,台北也有“勺勺客”,面食和菜、肉都很对,和我去丝路旅游时吃到的相比,除了羊肉没办法那么新鲜,其他都不差了。

据悉,望谟县少数民族风情浓郁,尤其是布依文化底蕴深厚,是全国布依族人口数量最多、布依族传统保存最好、布依族文化底蕴最深的县,被誉为“中国布依族语言与文字培训基地”“中国传统纺织文化之乡”“中国布依古歌之都”。

北边京鲁,“都一处”“京兆尹”“为福楼”“同庆楼”“半亩园”“真北平”等等都是伴我成长的,从炸酱面、大卤面、合菜戴帽、牛肉大饼卷这些基本款,到宫廷点心,到火锅,到烤鸭之类的大菜,从平价到豪华都有,甚至比我在北京吃的都好。我在北京也吃过一些真正好的馆子,也在一位阿姨家吃过她亲手做的极好的炸酱面,但哪里能天天跑那么远去吃?平常还是只能将就于连锁店和食堂级别的东西,果腹而已。台北就不同了,我从家里骑个脚踏车出去,不远就有好店。山东大馒头也是两三代人的记忆,虽然近年老兵渐渐雕零了,面食也都还有传下来。

图片 13

讲完东南西北当然还要来个中。湖北菜,比较冷门,台北有过“湖北一家春”,离我家也不远,我没有吃过比它更好的珍珠丸子(虽然材料也没多高级,但味道就是正),可惜在我中学时关门了,后继无人。比较悲哀的是河南,还真不记得有哪家是以河南菜为标榜的,顶多取个河南的地名。还是把山西从旁边拉过来支援一下吧,“小山西”的烧饼从小吃到大,此外老爸常说我们小时候在一家很贵的火锅店一连点过10盘肉,我一直认为他把记忆夸大了。

图片 14

再补个东北和西南:东北有做酸菜白肉火锅的“长白”,西南有“云松小馆”等等云南馆,两者在酸味上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于台北炎热的天气都算对症。

目前,望谟县共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134项,其中国家级名录1项、省级14项、州级25项、县级名录94项(其中:民间文学14项,传统音乐16项,传统舞蹈2项,曲艺2项,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10项,传统美术6项,传统技艺15项,传统医药2项,民俗27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所以我到大陆来的时候,人家问我吃不吃得惯?只要是好吃的,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有问题更好,出了问题(例如重庆火锅),找到答案(例如厕所),我的记忆库就又增加了。

责任编辑:

真要说吃不惯的,那就是一些重油重咸重辣,盖过食物本味的料理。以前跟团来的时候,导游、领队会再三请餐馆少放油盐、少放味精,结果还是偶有死咸的情况,不过近年好不少了,大概是因为经济发展,高血压、糖尿病也发展,知道怕的人渐多,年轻人也开始会比较、会讲养生;又或者只是因为我学会避雷了,尽量不点可能太重口味的。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触乐夜话:八大菜系都是笔者的乡土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