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放学,等待孩子的不是学业,是割草 | 豫记

原标题:人生一串 | 寻找深圳黑夜的烟火气

原标题:儿时放学,等待孩子的不是作业,是割草 | 豫记

原标题:谁是“北京胡同串子”?

几串烤肉、一杯美酒,这就是深夜路边的那份得意,这就是平凡热辣的市井人生。

割草,对于上个世纪中叶出生的孩子来说,真是再熟悉不过了,即便今天,还会有不少孩子,拿着小铲,提着竹篮,前往茂盛的草地割草。大人们忙,牲口们吃的青草就落在了小孩子们的身上,割草不仅仅是割草,“偷瓜”“游戏”穿插其间,乐此不疲,如今回想起来,都是一幅幅珍贵的画卷。

提起北京的胡同,可以说享誉全国。

图片 1

图片 2

并不是说别的地方没有胡同,只不过很多地区不这么叫,比如南方一般称为巷子、弄堂。

近期,B站推出的纪录片——《人生一串》

葛国桢 | 文

北京的胡同之所以出名儿,不仅因为数量多,而且历史悠久、背景丰富,以至于衍生出许多与胡同相关的文化。如果“胡同串子”也能划归到文化范畴,那么这也是其中之一。

刷爆了网络及朋友圈

豫记微信号:hnyuji

图片 3

它以展现全国各地独具特色的烧烤文化为主

小时候下地割草为生产队做了贡献

胡同串子是典型的老北京话,它的出现一定是晚于元朝的,因为有种说法说“胡同”一词,是源于蒙语中水井“gudum”的音译。

内容丰富关键是十分的接地气

“在平原,有一种最为低贱的植物,那就是草了。当你走入田野,就会看到各种各样的、生生不灭的草。它们在田间或是在路旁的沟沟壑壑里隐藏着,你的脚会踏在它们的身上,不经意的从它们身上走过。它当然不会指责你,它从来就没有指责过任何人,它只是默默地让你踩……”

那时候的北京,人们依水井而居,形成街巷,人们便根据译音称呼小巷为火弄、胡洞、忽洞、湖洞等,后来固定为胡同。也有人持不同意见,认为胡同不是蒙语音译,就是汉语。

看一眼就好像已经置身其中

夜晚,灯下读李佩甫的书,思绪连绵。

不管怎么说吧,北京自元大都以后,才有胡同的概念,胡同串子自然不能早于元朝。现如今,很多人自诩为胡同串子,意在表示自己经常逛胡同,对北京的胡同文化比较熟悉。

闻到其味儿

对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乡下孩子来说,小时候除了帮家里拾柴禾、干家务外,下地割草也成了一门必修课。

其实严格说来,胡同串子最初并不能算是什么好词儿,说它是骂人的话,也算吧,最起码儿不是夸人的。

图片 4

那时候,几乎每个生产队里都养着几十头牲口,饲料主要是麦糠麦秸、豆糠豆秸,基本没有青草,虽然谁都知道牲口爱吃青草,可是农忙时候,哪会有人专门给牲口准备呀!

图片 5

人生一串没有介绍深圳的“烟火味”

图片 6

记得有位玩儿说唱的北京孩子,写过一首歌儿,其中有这么一句:“怎么看你都有把子胡同串子那劲儿!”这首歌叫什么忘了,好像整体都是骂人为主,他把胡同串子用在这儿,也算恰如其分,应该说他很清楚胡同串子四个字并非褒义。

可能是大家对深圳的印象是

当然了,大人们干不了的,就交给了孩子们了。

起初,北京人说胡同串子,大致是指外来流动人口,当然不是针对进京谋生、有固定工作的外地人。而是指那些走街串巷做小生意的,特别是到处流窜小偷小摸、坑蒙拐骗的人。

节奏快、加班多、夏天热

等到村小学放假,孩子们就三五成群,下地割草。割回来的青草送到生产队的牛屋,饲养员过秤计数,交给记工员换算成工分。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个词与胡同串子意思相近,叫“盲流儿”。所以说,胡同串子起初的意思,除了包含对游商的贬低之外,就是指那些在胡同流窜的坏人。

但是,深圳有一个特点

图片 7

图片 8

估计大家都不会否认

正因为有孩子们的辛勤劳动,生产队的牲口们才能吃到鲜嫩可口的青草,干起活来才更有劲儿,队里的粮食才能多打一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孩子们可是生产队的功臣呢!

到了清朝,胡同串子有了新的含义:指那些成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四处闲逛的人。

那就是深圳是一座不夜城

磨刀不误砍柴工割草先得懂草

那么这些人不工作靠什么生活呢?这与当时的制度有关,清朝的统治阶级认为得天下最大的功劳来自于八旗军士,特别是满八旗,所以旗人在清代是“高人一等”的。

这是一座充满夜归人的城市

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换成大家都能听得懂的话,就是“想要干好活儿,先得有顺手的家伙。”

满清进驻北京时,甚至将绝大多数汉人原住民赶出内城,北京城里成了旗人住宅区。而且八旗子弟是不用劳动的,需要汉人的供养,按月领取钱粮,老北京人管他们叫“吃铁杆儿庄稼”的。

图片 9

割草当然不例外,这“器”呢,就是一把锋利的铲子。

于是从清初开始,北京城出现了大批闲人,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一个字:玩儿。

前不久,某外卖平台公布了 “2017年度外卖账单”

铲子锋利不锋利,首先要看看铲子的刀刃,看铁匠做铲子时用没用钢材。

图片 10

而我们深圳的宵夜订单量稳居全国第一!

如果用了钢材,铲子就会磨出锋利的刃来,如果没有,再打磨也打磨不出来刀刃,只会越磨越钝,好看不中用。

这也不是一点儿好处没有,北京城由此变成一座消费城市,茶馆酒肆、青楼烟馆、戏院赌场等等娱乐业由此得到极大发展。

然而这看似炫耀的数据

好铲子还要配上一个铲子把儿,我们那里俗称“铲子拐儿”,木头制成的,光滑顺手的最好。

当然旗人也不是全都不干正事儿,与胡同串子相对立的有个词——“北京大爷(二声,不是大ye)”,特别是旗门大爷,因为有很多旗人是做官当差吃皇粮的,也有背地里做生意的(清朝规定旗人不得经商)。

却流露着广大深圳人背后的心酸

铲子之外,要有一只结实的篮子。

而且玩儿跟玩儿还不一样,也有很多人喜好琴棋书画、古董文玩、花鸟鱼虫等高雅活动,自然也有人喜欢泡茶馆儿、逛窑子、进赌场。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我们那里的割草篮子都是荆条编成,篮把儿是用鸡蛋粗的湿柳树棍加热制成,看起来有些粗笨,但非常结实,一篮子装几十斤青草绝对没问题。

说起泡茶馆儿,倒让我想起老舍先生的著作《茶馆》,那里面儿的松二爷和常四爷就是天天泡茶馆儿的旗人,可是像这类人,虽然也是吃铁杆儿庄稼的,但是人家每天就是喝喝茶、玩儿玩儿鸟儿、听听戏之类的,既不影响别人,也不到处惹事儿,按说也算“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但是还不能划归到胡同串子的行列。

每天奔波在上下班的路上

割草先得懂草,所谓“懂”,就是要从形状上认识各种草,叫准这种草的名字,讲清这种草的属性,要不然,不分青红皂白什么都割到篮子里,那些有毒的青草还不把牲口都弄死呀?

专门儿有这么一些人,就好喜东溜达西逛,无事生非,没事儿给人挑点儿事儿,有事儿给人平平事儿,从中能获取点儿好处,比如《茶馆》里的黄胖子,最大的“功绩”就是给人平事儿,号称官厅儿管不了的事儿他全能管,西山高不高,照样儿给它平喽!

新写的方案被老板diss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认识了豫东大平原上的上百种野草的名称、形状和属性。

还有些人,吃喝嫖赌抽什么都干,结交一帮狐朋狗友,喝酒打架、赌博逛窑子,闲来没事欺负欺负人,钱不够花的,干点儿坑蒙拐骗、小偷小摸也备不住,这样的人才是正经的胡同串子。

挤不完的地铁和公交

比如“老牛拽”、“猫儿眼”、“狗狗秧”、“甜甜牙棵”、“星星草”、“败节草”等等等等…

图片 15

三餐温饱

图片 16

话说回来了,胡同串子也不见得全是旗人,比如《茶馆》里靠相面骗人的唐铁嘴儿,保媒拉纤儿、买卖人口的刘麻子,这不是胡同串子又是什么呢?

美团饿了么白天随便将就点

星星草

这个玩意儿不能唯民族论,到了哪儿都能看到“精于此道”之人,就因为北京城胡同多,所以才有“胡同串子”这个称号!

夜晚只能与孤独相处

有一种草与“败节草”同名,叫“拜结草”,虽然名称差不多,但生命力可是天差地别。

清政府倒台后,逊了位的皇帝还不知道靠谁养着呢?旗人的铁杆儿庄稼自然也没有了,习惯了不劳而获的八旗子弟,不乏《茶馆》里常四爷这样自力更生、靠卖菜养活一家子的,也有像松二爷那样“倒驴不倒架”,宁可饿死都不做工的。

图片 17

深秋季节,霜降过后,“败节草”就开始一节一节地干枯,败死,而“拜结草”只要有一根草芽就可以四处繁衍,过了一段时间,它就像一张绿色的网兜,把一整块地包裹起来。

然而在那“你还未唱罢、我已要登场”乱世之下,或许那些头脑灵活的“新胡同串子”,反而如鱼得水。

‘现在不折腾,就只能等着以后被折腾了’

割草也能成游戏还会使“三十六计”

今天你得势我就搂你的粗腿,明天他上台我就抱他的粗腰,甭管是溜须拍马还是见风使舵,总之能让自己在胡同里继续串。备不住还能靠着“我是某某的人,能帮你铲事”坑骗些钱财。

这大概就是大部分深漂人的真实写照

小时候经常去三个地方割草,一是村外遥远的路旁,二是人迹罕至的河滩、坟地,三是田里庄稼长得差的地块,一般来说,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青草越是茂盛。

图片 18

结束完一天的工作

割草时极少一个人去,我们总是三五成群。

新中国成立之初,妓院、大烟馆儿一夜之间被取缔,随后这几十年,随着一个又一个的运动,其他娱乐行业也极度萎缩。

只有下班后去享受属于自己的夜生活

来到野外之后,总是先要玩上好一阵子,比如抓子、走方、走井、撂瓦等等,或是聊天、“喷瞎话”,看谁“喷”得最有意思,最逗人笑。

胡同串子的消遣之地越来越少,但并不等于没有了生存空间,经历过“那十年”的朋友应该能亲眼看到,学习生产几乎全部停滞的背景下,“新时代的胡同串子”难道还少吗?

图片 19

我们还经常玩一种游戏:每个人先兑出一些自己割的草来,在地上堆成若干个小草堆,然后站在远处丢石子,谁砸中哪堆,那堆草就归谁。

改革开放后到九十年代,一股下海经商的热潮席卷北京,皮包公司和那些拉您入股、带您做生意的骗子也在肆虐,这是不是也算胡同串子呢?

深圳的夜生活可谓销魂

小儿放学,等待孩子的不是学业,是割草 | 豫记。有时候我们玩性太大,不知不觉玩过头了,眼看一轮红日就要下山,小伙伴们连忙结束游戏,开始割草。

说了这么半天,仿佛胡同串子是严格意义上的贬义词,也不那么绝对。

但相比于灯红酒绿的酒吧

图片 20

每一项事物的发展都是复杂的,就好像新文化运动兴起的时代,许多文人墨客聚集北京,他们也每天也“游手好闲、到处溜达”,进茶馆儿、泡会馆、喝酒听戏,不过人家净是谈古论今、舞文弄墨、凭栏吊古等高大上举动,这应该算是一批有文化的“胡同串子”吧?

烧烤在深圳人心里才是深夜的归宿

转眼间暮色四合,夜幕落下,因为着急回家,又害怕大人批评,我们就把篮子里的草装得很松,还有人会想出一些应付大人的检查的方法来,比如拿一些玉米杆或者一些树枝垫在篮子下面,匆匆忙忙赶回家里,谎骗大人说今天没遇到好的草地。

图片 21

都说没有什么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事

小儿放学,等待孩子的不是学业,是割草 | 豫记。除此之外,“割草”也不一定割草,说不定就割到哪一块瓜地里了。

新世纪来临之后,特别是网络时代的到来,不但新生出很多词汇,让汉语体系发展壮大,许许多多的老词儿也被赋予了新的内涵,胡同串子俨然成了熟悉胡同、了解北京文化的代名词。

如果有

比如,有的小伙伴打听到某个瓜园里的甜瓜熟了,就会组织一场偷瓜行动。孩子们虽然没有学过《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但“声东击西”却用的得心应手。

所以说那些自诩为胡同串子的朋友们大可不必吃心,在这儿只是想解读胡同串子,绝没有贬低您的意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那就是没去到好吃的烧烤店!

先有小伙伴在瓜园东边佯装偷瓜,动作很大,待看瓜人钻出瓜棚起身去追时,另有小伙伴从瓜园西边钻进去真偷瓜,这样的“计谋”屡试不爽。

责任编辑:

寻找市井生活的烟火味

图片 22

【深圳最好吃的烤鸡皮】

我们一般不敢把偷来的瓜放在草篮底下,那样会遭到大人的严厉训斥,说不定会挨一顿胖揍。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儿放学,等待孩子的不是学业,是割草 | 豫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