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米族的山岳生态文化是怎样形成的

在监牢中,被关的两位人犯,要比赛唱歌,决定胜负。屋外则由两个姑娘手拿钥匙守门看锁,听候房里的动静。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普米族的历史是一个对自己的生存方式进行不断追求、探索和调整的历史,最终他们在兰坪找到了自己科学合理的生存方式,找到了合理利用自然资源的山区经济发展模式。不论过去还是现在,普米族地区良好的生态环境和多样性的生物群落,不但为他们提供了发展了高效农业和畜牧业的环境条件,还为他们提供了源源不断永续利用的自然资源。如市场价格昂贵的羊肚菌、松茸、木耳、香茹等野生菌类,以及高品质的药用植物如茯芩、虫草、贝母、天麻等。因此,不论什么时候,兰坪普米族地区的人均经济收入均高于全县平均水平,这种成功的山地经济发展模式成为普米族“山岳生态文化”发展的催化剂。

普米族是羌之遗裔,祖先居住于江河源头的青海玉树地区,而古羌人即为“牧羊人”,是典型的游牧民族,游牧民族对水草的追逐为首要之事。江河源头有辽阔的草原、神秘的雪山,与山河之间长期处于相互依存关系,在那里他们创造了辉煌的游牧文化。

图片 1

普米族的先民在长期的迁徒过程中,面对特殊的自然气候条件,在不断协调与环境相适应的谋生过程中创造了独树一帜的普米族文化,它融北方草原森林文化之元素,也包含大河文化的成分以及与其他民族文化长期融合而生的成果。其文化特质是建立在信奉“万物有灵”的信仰基础之上的人与万物生灵之间平等与博爱的和谐文化;它是人在与自然间长期和谐共处的过程中找到适合自己生存和发展的生活模式,即成功的山地经济成果上的精神印记。

兰坪也因此而成为滇西北重要的经济枢纽地区之一,成为诸多民族汇聚之地和各种文化交融的节点地区。随着银产量的提高,农业、工商业和运输业也得到了迅速发展,这又一次给定居在兰坪的普米族提供了多途径选择生存方式的巨大空间。然而,他们没有为眼前的利益所动,而是吸取了三次大迁徒的教训,选择了以农耕和畜牧业协调发展,野生物种资源为补充的生存方式,走出了“以畜肥田,以草养畜”的路子。

寨口上,女方村寨上的各家各户都来了一坛罐酒,媒人定要把每家的酒都满满地喝上一口才能走。

不论他们的宗教信仰,还是歌舞艺术;不论他的生活方式,还是行为规范,都闪现出人与自然的亲和印记,这就是他们的文化精髓——普米族“山岳生态文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普米族的山岳生态文化是怎样形成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