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北接淄出土罕见东周皇宫大门 有火烧痕迹

    2013年3月2日-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中心李志鹏博士和吕鹏博士赴日本冈山市冈山理科大学参加题为“当鱼与人相遇,稻作自此而始”的中日国际学术讨论会。同时,顺道赴上海参观广富林遗址出土动物遗骸的情况。

 
    从淄博市临淄区齐国故城一处考古工地获悉,去年,我省考古工作者在对编号为“10号”的一处宫殿遗址进行发掘时,出土一扇战国时期宫殿的大门,这在以往全国考古发掘中十分罕见。

    自2010年袁靖研究员和中岛经夫教授开展“中国古代遗址出土的鲤科鱼类遗存研究”中日合作课题以来,关于古代稻作与鱼类人工养殖的第一届国际学术讨论会于2011年1月24日-27日在日本国立琵琶湖博物馆举行,此次讨论会为第二届。

  一、陶寺圭尺功能再分析  

  记者26日在10号宫殿遗址考古现场看到,遗址位于古都临淄齐都镇的一片麦田中。

    与会的其他中国学者包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张居中教授、中国科学院水产研究所何舜平研究员、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莫林恒博士;日本学者包括冈山理科大学中岛经夫教授、金泽大学小柳美树博士、爱媛大学槙林启介博士、奈良文化财研究所菊地大树博士、冈山理科大学富冈直人教授等。

图片 1  

  发掘中,考古人员逐层剥离覆盖在上面的堆积物,惊喜地发现一扇战国时遗留下来的宫殿大门,尽管其木制门板已经腐朽,但是整体结构保存完整。门板表面保留红、白、黑三色彩绘图案。

    首先,讨论会的组织者中岛经夫教授对会议的宗旨进行说明。然后,各位学者从捕捞与稻作的关系、捕捞文化和稻作文化、鱼类遗存研究、鱼类学和考古学的协作等多个方面宣讲了自身的研究成果。最后,大家针对鱼类学和考古学合作、稻作和鱼类养殖的关系等两个方面展开了热烈讨论,就考古学中非常有必要引入鱼类学的研究、鱼类学研究学者如何介入考古学研究并最终解决考古学的问题等达成共识。

图一  IIM22平面

 

    我所袁靖研究员提交了题为“论中国长江流域新石器时代居民获取动物资源的方式”的论文,着重探讨了长江流域史前居民获取动物资源方式的历时性和共时性变化,并就人地关系展开讨论。李志鹏做了题为“从殷墟出土的动物遗存来看中国古代的家畜化”的报告,从殷墟动物群的构成、家养动物的组成、晚商家畜饲养业等几个方面对殷墟遗址动物考古学研究的最新进展进行了展示。吕鹏做了题为“中国贝丘遗址的发现和研究”的报告,对中国贝丘遗址研究的新进展、特别是辽宁大连广鹿岛及小珠山贝丘遗址动物考古学研究的新发现进行了介绍。

图片 2  

图片 3

    通过此次研讨会,中日学者均认识到在考古学中引入鱼类学研究的必要性,这种引入并非简单的鱼类种属的鉴定,而应针对双方的学术研究目标来开展密切合作,从而实现双赢的良好局面。

 

 

图二  陶寺IIM22:43漆杆图

出土的战国宫殿木门上彩绘图案清晰可见。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供图

图片 4

  考古专家介绍,当时彩绘颜料一般由矿物质制作,可在地下长久保留。考古人员还从大门上提取到一块宽21厘米、高16.5厘米,体积硕大的青铜铺首,它穿透厚厚的门板,其中还遗留一段质地细密的木痕。

图片 5

  经测量,该战国宫殿大门厚约10厘米,单扇宽1.55米,高2.78米。据考古队领队、省文物考古所研究馆员魏成敏介绍,古代大殿规制与大门应有一定的比例关系,只是人们现在尚不掌握。

全文阅读下载

  大门保留至今殊为难得。考古人员说,“任何一个条件不具备,都可能让它消失在2200多年的岁月侵蚀中”。

陶寺圭尺 “中”与“中国”概念由来新探

  10号宫殿大门上的青铜铺首,纹饰十分精美、清晰。采取中轴对称式构图,将2龙、6螭身躯交缠在一起,造型极具艺术想象力。

  如此精美、复杂的青铜建筑构件是怎么制成的?据了解,古代青铜器的冶炼有陶范灌注法、失蜡法等,要达到如此精美程度都需要若干道工序。

  10号大殿发掘共出现形制可以辨认的铜铺首40余个,堪称本次10号宫殿考古发掘的又一大收获。据研究,它们都属于当年宫殿门窗的装饰构件,以前只在陕西省秦汉宫殿遗址发掘时才偶有发现,一次性出土如此多铺首,在我国战国时期遗址考古中绝无仅有。

 

图片 6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历史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山北接淄出土罕见东周皇宫大门 有火烧痕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