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娱乐网址:东南文化2010年第6期

  经过近一年的考古发掘、专家论证,开封市城隍庙街附近发掘的明代建筑遗址已确认为明代永宁王府遗址。这也是开封市第一次全面发掘揭露明代郡王府的原始面貌,为今后该市的考古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新公布的考古所碳十四测年数据(《考古》2003年7期),有青海喇家遗址的4个年代数据。这是2001年考古发掘(参见《中国文物报》2002年3月15日一版报道)采集的标本测试的。采集的标本有很多个,选择送测的标本只有7个,而实际测试和公布的只有如下4个(以半衰期5568年计):
    ZK-3132,测定年代3574±73年,树轮校正为公元前2030~1870年(H18);
    ZK-3133,测定年代3685±42年,树轮校正为公元前2140~2020年(H20);
    ZK-3134,测定年代3637±75年,树轮校正为公元前2050~1880年(M3);
    ZK-3137,测定年代4200±107年,树轮校正为公元前2900~2620年(H33);
    (注:以上测定标本皆为木炭,校正数据均采用概率大的一组数据)。
    我们先对这4个数据标本采集的情况作一点说明。
    H18和H20,位于遗址V区台地的西南边,在F15等一排房址的西侧不远,是村民的院子里发现的。地层可以和发掘地点的地层衔接、对应。均开口在齐家文化层,进入生土层,圆形,形态规整。H18打破了H20,这个地层关系很有意义。H18属于遗址晚期,H20属于遗址早期。测年数据反映出有合理的差距,早期的H20校正数据为公元前2140~2020年;晚期的H18校正数据为公元前2030~1870年。
    H33,位于F15 西北侧不远,是另一户村民的院子里发现的,与原先院子外发现的H1马家窑文化灰坑距离很近,也是圆形,规整。但遗物不典型。H33应属马家窑文化遗存,校正数据为公元前2900~2620年。
    M3,位于台地中部小广场位置,在硬土面以下的黄土中,被判断为小广场的埋人奠基坑,形状不很规则,人骨有骨折。奠基坑开在黄土层,被硬土面的地层迭压。M3亦属遗址晚期,校正数据为公元前2050~1880年。
    可以明显看出,这4个数据都是比较合理的,都在可以理解的正常范围内,与地层关系十分吻合,相互比较协调,有恰当的早晚关系,因此可以采信。喇家遗址采集的碳十四标本还有许多,但是因为实验室搬家以及其他的原因,原先的标本都还没有测出来。现在只有这4个数据可以参考。而这组数据,也基本支持了我们原有的一些认识。
    我们曾经分析认为,喇家遗址处在齐家文化发展的盛期,它的绝对年代是在距今4000年前后,看来这个认识是比较合适的。我们也曾经从地层和遗迹现象分析,喇家遗址可以粗分为早晚两个阶段(也可以看作为两期),壕沟废弃和小广场出现,是遗址上的一个明显大变化,此前是早期,此后为晚期。H18和H20的两个测年数据或许就分别可以大体代表这两个时期(阶段)的年代。
    M3的年代,如果以概率小的校正数据(公元前2140~2070年),从年代上分析,它就相当于遗址早期了,这样它的性质或许就不应该是奠基坑。如果是奠基坑,它就应靠近晚期的年代,若以概率小的这个年代数据,就说明它很可能是早期的墓葬。所以我们认为取概率大的校正数据更符合实际,也和我们的判断一致。当然,对它的判断,还可以依据今后DNA分析的结果以及综合分析来最后审定。
    H33的数据,从年代看,已经超出了齐家文化的范围,应该属于马家窑文化时期。喇家遗址的马家窑文化遗存,大多已经破坏,发掘显示,已基本上不存在马家窑文化的地层堆积,仅在遗址的V区这个位置还有少量马家窑文化灰坑遗存。所以喇家遗址主要应该是齐家文化的遗址,而且是一个具有规模和一定等级的齐家文化大型聚落。
    喇家遗址齐家文化跨越的年代,大约是在100~200年之间。延续的时间并不算太长。早期的时间应该要长些,晚期的时间要短些,因为灾难而毁灭。现在看来,遗址的东北与东南台地,即II区、IV区和V区的遗存,可能反映的面貌只是遗址一个很小的局部。但是V区这个很好的地层堆积和地层关系却是非常充实而重要的。我们考虑,在喇家遗址的西区台地,还应该作必要的发掘,以便更多一些了解遗址布局的全面情况,同时还希望更多取得遗址早期遗存的资料。这样便于分析遗址的发展变化,特别是遗址聚落形态演变的线索。
    比喇家遗址绝对年代更早或更晚的遗存和同时的遗存,都有可能在官亭盆地里的其它齐家文化遗址中寻找到。这是我们下一步要开展的工作,把聚落考古扩大到盆地范围。因此,遗址间的相对年代和绝对年代的分析都是很需要、很有意义的。
    喇家遗址也还需多测一些年代数据。整个齐家文化过去积累的测年数据也不多,大约只有10来个左右(参见《中国考古学中碳十四年代数据集1965-1991》),对于研究来说并不理想。这些数据,一般多在公元前2300~1700年的范围之内,而以天水师赵村的测定年代最早(ZK-1283,公元前2317~2042),超过了公元前2000年之前许多,比喇家遗址早期还要早一些。我们注意到,对这个年代有不同的看法。无论怎样,我们认为,典型齐家文化的早期的绝对年代,大概不会超出该年代数据的上限,即公元前2300年以前。当然也并不能说齐家文化年代的下限,就如前面说的年代范围的下限在公元前1700年以前。由于齐家文化的去向还不太清楚,因此其下限就很难定。不过齐家文化繁盛期的绝对年代应该在公元前2000年前后,这是没有什么争议的。喇家遗址的年代就处在这个时期。所以,喇家遗址的毁灭,还并不是齐家文化的消亡。然而,进入洪水频发期和气候剧烈变化时期的齐家文化(《科学通报》2003年48卷11期),此后逐渐走向衰退,文化和环境的变化对应关系,看来还是比较明了的。
    本文仅以测年数据说话,难免出现问题,但确实应该重视考古学绝对年代的分析研究。

  永宁王府遗址位于城隍庙街中段路西,南邻省府西街,西邻西司桥景观水系,北邻成功街。遗址所在区域明清时期曾先后建有明代永宁王府、清代大道宫、清代按察司署等,民国时期及新中国成立以后曾改建为河南省第一监狱。2017年7月,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配合开封市基本建设过程中发现该遗址并进行了抢救性清理。截至目前,共完成发掘面积4000平方米,并出土了大量明代陶、瓷器,石,铜,锡,琉璃,木,骨等各类遗物1000余件(套),遗物性质主要为建筑构件和生活用品。

目录

(本文原刊《中国文物报》2004年2月6日第7版,作者:叶茂林)

  明代周藩永宁王府遗址整体布局是沿中轴线对称分布的三进院落,整个建筑群坐北朝南,南北通长约122米,宽约42米。中轴线上的建筑为遗址主体建筑,由南向北分别为大门、照壁、仪门、前厅房(银安殿)、后厅房(寝殿)。后厅房以北是花园,花园内有假山、池塘。花园南北长约70米。花园再向北为北院门,院门为门楼式建筑。

 

 

  “明代周藩永宁王府遗址保存较为完整,中轴线上的建筑群布局明晰,每栋主体建筑之间沿中轴线有踏道或甬道相连,前厅房与后厅房均有附属的东西厢房。”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三营介绍说。在遗址中还出土了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昭代贤宗”木匾额1块,这款匾额为最终确立明代周藩永宁王府遗址提供了重要参考依据。

●     清溪新语

 

  据史书记载,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意图依靠宗室子弟实现对全国的稳固统治,自洪武九年开始将诸皇子分封于各地。明代开封城虽不是都城,但仍是中原地区政治文化中心。朱元璋将其第五子朱橚分封为周王,洪武十四年就藩开封。

 

  永宁王为周藩郡王,第一代永宁王朱有光为朱橚庶六子,封于永乐元年(1403年);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最后一代永宁王朱在镗薨,因无子而被除国。至此,永宁王一系共历八代,在开封生活延续了196年。崇祯十五年(1642年),李自成攻打开封,久攻不下,决开黄河堤灌城,将整座城市淤埋封存于地下,永宁王府也随之淹没。

博物馆:学校以外的教育机构——蔡元培的博物馆观    宋伯胤     (6)

  鉴于夏秋雨季即将来临,为避免对遗址本体造成损害,根据专家论证会议意见,征得省文物主管部门同意,在正式出台保护方案之前,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已对该遗址进行保护性回填。

 

 

●     东南论坛

 

博物馆的社会责任与社会教育    单霁翔(国家文物局   北京)   (9)

【内容摘要】教育是博物馆的重要职能。博物馆应发挥教育资源的独特优势,完善教育体制,深化教育职能,突出教育特色,改善教育方法,强化教育效果,并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紧密结合,从而履行社会教育,特别是青少年教育与公民素质教育的责任与使命。

【关键词】:博物馆;社会责任;社会教育

 

●     学人访谈

博物馆:城市的文化支点——陈燮君馆长专访    陈燮君(上海博物馆  上海) 、毛颖(南京博物院  江苏南京)    (17)

【内容摘要】:随着2010上海世博会与国际博协第22届代表大会的成功举办与召开,博物馆的职能与作用,特别是其与城市文化建设的关系再一次成为博物馆界思考和关注的问题。上海博物馆陈燮君馆长指出,上海博物馆和上海文化遗产工作的实践表明,文化遗产见证了城市文化发展的脉络,博物馆在珍藏、研究、保护、发展与利用文化遗产的同时,能通过拓展服务功能,与城市文化建设产生良性互动,从而成为城市的文化支点,推进城市文化发展。

【关键词】:博物馆 ;  文化遗产;   城市文化;   文化支点;   陈燮君

 

●     遗产保护理论

文化遗产诠释与发展的国际理念和规范——从“使用于考古发掘”到“遗产地诠释与展示”   孙 燕(厦门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系   福建厦门)     (23)

【内容摘要】:诠释与展示是文化遗产保护和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增进对文化遗产的理解和欣赏,提高公众文化遗产保护意识的手段。从《关于适用于考古发掘的国际原则的建议》到《文化遗产地诠释与展示宪章》等国际文件都传达了文化遗产诠释与展示的国际理念。引入这些国际理念,有选择地加以吸收并用于中国的实践将会对中国的文化遗产保护和管理产生积极影响。

【关键词】:遗产; 诠释; 展示; 理念

 

大遗址价值评价体系与保护利用模式初探——以昙石山遗址保护与利用规划为例      王银平(昙石山遗址博物馆   福建福州) (27)

【内容摘要】:我国的大遗址保护问题正日益受到重视,但目前还未有成熟经验。正确认识大遗址的整体价值才能对其实行有效的保护和合理的利用。在对昙石山遗址价值的定量评价中,将大遗址的历史文化价值、科学研究价值、艺术价值、社会文化价值和附加值5大类16项评价因子组合成大遗址价值评价指标体系,并通过特尔菲法进行赋值,以此来判定大遗址的级别,为保护利用的整体模式选取提供参考。这是对我国大遗址保护模式的一次有益探索。

【关键词】:大遗址; 昙石山遗址;  评价指标体系;  保护

 

考古探索

跨越重点 引领未来——试论文明探源工程    孟宪民(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  北京)    (33)

【内容摘要】:文明探源就是探索从没有文字到有文字的人类历史。城市、礼仪性建筑、水利建设活动等人类最初的大型公共工程,是文明起源的重要和关键因素,应成为文化探源的重点;早期文字的发现和解读对文明探源意义重大,这些使得文明探源研究具有田野考古性质,而这一性质及其发展前景决定了文明探源工程必须采取多学科、多层次的合作。

【关键词】:文明探源;  礼仪性建筑;  大型工程遗迹;  早期文字;  多学科合作

 

美国性别考古的研究及启示    陈 淳(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   上海)    (39)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历史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手机娱乐网址:东南文化2010年第6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