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评估:重读毛润之文章《中夏族民共和国革命

原标题:佛山古代的“洋人街”系边度?又有几洋气?“Foreigner Streets” in Foshan

原标题:绝版音频在此!盛中国9岁在武汉广电录制作品展露天才琴艺

原标题:易评估:重读毛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好的净评估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

Wild Foshan 佛山好嘢 第61期

昨日深夜

图片 1

关键词:洋人街

一条消息痛了心

易评估:好的净评估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

Keyword: Foreigner Street

小提琴大师盛中国去了!

——重读毛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体会

国外不少国家有知名的“唐人街”,而在佛山,也有你不曾了解的“洋人街”。这些地方汇集着大量歪果仁和各色异域美食的“秘密基地”,今天,请听我们细细诉说佛山洋人街的历史。

享年77岁

毫无疑问,毛泽东同志1936年12月发表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这篇著作是研究战争与战略问题的,而且“含金量”非常之高,其中“战争”一词出现272次之多,而“战略”一词也出现了126次。如果我仅仅这样说开去,那就无异于废话了。在此我想说的是,毛泽东军事思想顶天立地、浩罕无垠,以我所学未能及其中之万一,重读《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之后,我更加深切地感到,这篇著作就是美国净评估的源泉,就是净评估的基础理论、核心理论、经典理论。其实,对此我已在不同场合从多个角度论证和表达过,但是在“9.9”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还要系统地再说一回。这篇著作第一章开宗明义“如何研究战争”,在结尾之处又明确讲到“以上是我们的方法”。而这“方法”一词,在该章竟出现了9次(通篇14次)之多。什么方法呢?我以为就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因为其中“打胜仗”、“大胜仗”、“胜仗”等词语仅在该章就出现了9次(通篇18次)之多,而相应的“打败仗”和“败仗”等词语亦出现了9次(通篇14次)。换言之,这篇著作主要解决的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问题。众所周知,净评估是美国、美军保持和增强核心竞争力的利器,并在一些国家(或地区)受到热捧,似乎高不可攀。然而,它却是对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某些部分进行结构化、规范化、工程化的“美国式表达”。表达的好坏,那是另一回事了。但是照此推理下去,理想状态的净评估,应该就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了。为此,我从以下两个方面谈点个人体会。

Many countries have famous “Chinatown”, and there are also “Foreigner Streets” in Foshan. These places are "secret bases" of foreigners and exotic delicacies. Let’s take a look at the history of Foshan Foreigner Streets.

图片 2

一、净评估概念的理论源泉或根基在于《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图片 3

图片 4

或者说,《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就是净评估的基础理论、核心理论和经典理论,就是净评估之“名”与“实”的直接来源。早在研习净评估之初,我就发现了这一现象。后来有领导和同事建议我在美国净评估的“中国化”问题上多下功夫,更加激起了我对这一现象的关注和思考。当然,在内部一些场合小范围讨论时,也有一些同事和朋友告诫说这样“太牵强附会了”。有的甚至说,美国净评估与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南辕北辙”,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有鉴于此,当时我就没有贸然在更大范围传播。但是无论如何,这已成为我最大的心事,总也放之不下,在有意无意中又陆陆续续查证了一些资料,并请教了一些领域专家。后来,我注意到台湾地区学者潘东豫博士在其著作《净评估:全面掌握国家和企业优势》中,明确讲到净评估发展的“七个历史期”,特别是涉及到马列的辩证法,而美国相关净评估文献和学者亦高度认可净评估的辩证特性。同时,我也注意到在我境内,学界公认军事辩证法发展的代表人物依序是孙武、克劳塞维茨、马克思和毛泽东。在此情况下,我才正式展开了美国净评估与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的比较研究,并于2013~2014年间,开始非常谨慎地将初步研究成果反映在内部讲课、学术报告和公开文章中。现在看来,虽然个人成长过程中有些道理说也说不清楚,总有这方面或那方面的缺失或遗憾,但是已经可以肯定,这个研究方向是正确的。

佛山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外向型经济发达的地方,有不少外国人来往,于是“洋人街”也应运而生。

盛中国5岁开始随父学琴,7岁第一次公开演奏,9岁时武汉人民广播电台录制了他独奏的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等人的经典作品,向全国广播,被誉为“天才琴童”。

(一)净评估之“名”与“实”均出自《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易评估:重读毛润之文章《中夏族民共和国革命战役的韬略难点》,好的净评估是“能战役、打胜仗”的章程。Foshan is an extroverted economy developed city since ancient times and there are many foreigners, so "Foreigner Street" came into being.

1960年赴苏联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留学,师从著名小提琴大师柯岗。1962年获得第二届柴可夫斯基小提琴比赛荣誉奖。

现在来看,毛泽东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通篇讲到的理论无不与净评估密切相关,我们可以从众多角度和层次去比较和研究。我这里仅仅要说的是,其中一段精彩论断,最为集中地阐述了净评估的“名”与“实”。即:“指挥员使用一切可能的和必要的侦察手段,将侦察得来的敌方情况的各种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将自己方面的情况加上去,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因而构成判断,定下决心,作出计划,——这是军事家在作出每一个战略、战役或战斗的计划之前的一个整个的认识情况的过程。”相关内容及内涵,在他后续发表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中还有更进一步的精辟阐释,并在《论持久战》中作了非常经典的运用。我少时也曾读过几遍,但并不了解其中之深意。比较研究之后突然发现,美国净评估不过是其“冰山一角”,美国人恰似以“半部《论语》治天下”。

图片 5

1964年回国后,在中央乐团任独奏演员。

1.“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就是美国“净评估”之“净”的来源。美国人基于当时中美关系与“政治正确”考虑,不便直接引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这个8个字,或嫌其过长,就在此基础上搞出一个“净”字来,并对“净评估”之“净”作出种种解释、赋予种种内涵,以致于弄巧成拙,而让初涉净评估者不知因由、摸不着头脑。其实事情原本非常简单的,如果说这8个字就是“净”的话,那么“净”主要就是“净化”和“净值”与“精炼”和“提纯”的意思。

易评估:重读毛润之文章《中夏族民共和国革命战役的韬略难点》,好的净评估是“能战役、打胜仗”的章程。易评估:重读毛润之文章《中夏族民共和国革命战役的韬略难点》,好的净评估是“能战役、打胜仗”的章程。明清时代的佛山“洋人街”

1980年,他到澳大利亚的六个城市举办了十二场音乐会,成为中澳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日本政府曾授予他“文化大使”的称号。

我注意到,原空军指挥学院苏恩泽教授在其《战略新宠——净评估》一文中就说:“净评估,即纯评估,是相对‘毛评估’而言的,是除去假象和虚象、挤掉水分之后的评估。”美国学者保罗·布瑞肯(Paul Bracken)在《净评估:一份实践指南》中也说到:“这就像是商业活动的净利润,是把成本从毛收入中扣除以得到净收入。净评估以同样的方法把红、蓝双方的行动都纳入考虑的范围,它得出一个在竞争情势下全面的‘净’评估结果。”

Foshan Foreigner Street in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y

他在国内外录制发行过十多张唱片以及CD、录音带,曾荣获中国唱片总公司颁发的金唱片奖。澳大利亚ABC广播公司将他列入“世界最伟大的艺术家”的行列。

易评估:重读毛润之文章《中夏族民共和国革命战役的韬略难点》,好的净评估是“能战役、打胜仗”的章程。我还注意到,有据可查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最早(1951年8月31日)组织的净评估活动,就是要评估苏联打击美国本土的“净能力”,其最早(1953年1月31日)的专职净评估机构——特别评价(1955年后改称净评价)子委员会的使命,就是一年一度地评估苏联对美国核袭击可能造成的“净影响”(或影响的净结果)。

图片 6

图片 7

不仅如此,最近(2015年9月14日),美国兰德公司发布的《中美军事计分卡:兵力、地理、力量平衡的变化(1996~2017)》研究报告,其中“净效果”“净收益”“净影响”“净变化”“净结果”“净能力”“净平衡”等词语就有16处之多,足见美国“净评估”源于对“净化”和“净值”的追求,是“旨在得到净结果”的那种评估。

易评估:重读毛润之文章《中夏族民共和国革命战役的韬略难点》,好的净评估是“能战役、打胜仗”的章程。彩阳大街是清代佛山的“洋人街”——当时的22家外国商馆,全都设在这条街上。可想而知,这些商馆里面的外国人都是来做买卖的。

武汉人民广播电台的资料库里

对此,台湾地区有学者基于两岸关系与“政治正确”考虑,亦不便直接引用毛泽东“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原话,遂无可奈何地从《四库全书》中搬出“去芜存菁”一词来替代,“意即将一个复杂的命题,透过机会、威胁、优势、弱势的分析评估后,所提炼出来的一个核心的关键因素与具体结论。”仅就“净”字而言,应该说大意还是不错的。但是联系整个净评估概念来看,着实差的太远了。至于有的学者借以“举要删芜”来替代,那就差得更远了。

Caiyang Street is Foshan's Foreigner Street in the Qing Dynasty. 22 foreign business halls at that time were all set on this street. It can be speculated that the foreigners in these halls came to Foshan to do business.

至今保留着68年前的珍贵音频

2.“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就是净评估方法论的根本主张。对于“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这8个字,毛泽东在这里只是一笔带过并未展开论述,因为在文章的开头他就说了:“大家明白,不论做什么事,不懂得那件事的情形,它的性质,它和它以外的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那件事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去做,就不能做好那件事。”其实,这也是他一贯的主张,学习理解这8个字,需要从他各时期的相关著作中找感觉。

“买”的情况有两种:其一,买由佛山制造的产品。佛山手工业发达,有二百二十多行,能提供三、四千种商品。其二,买在佛山聚集的内地商品。佛山当时是闻名全国的“四大聚”之一,聚集了全国各地的商人和货物,自然也是外国人选购中国内地商品的一个理想场所。

那时盛中国才9岁

我注意到,他早在1930年发表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中就讲到:“看事情必须看它的实质,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一进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分析方法。”简言之,就是要从现象到本质。七年半之后,他在1937年发表的《实践论》一文中又讲到:“认识的过程,第一步,是开始接触外界事情,属于感觉的阶段。第二步,是综合感觉的材料加以整理和改造,属于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阶段。只有感觉的材料十分丰富(不是零碎不全)和合于实际(不是错觉),才能根据这样的材料造出正确的概念和论理来。”这就把它上升到了由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高度。而在随后发表的《矛盾论》中,他又进一步讲到:“因为一切客观事物本来是互相联系的和具有内部规律的,人们不去如实地反映这些情况,而只是片面地或表面地去看它们,不认识事物的互相联系,不认识事物的内部规律,所以这种方法是主观主义的。”进而又讲到了主客观的一致性问题。

"Buying" is divided into two cases: first, buy products manufactured in Foshan. Foshan has developed handicraft industry, and the more than 220 fields of the industry can provide three or four thousand kinds of goods. Second, buy the goods of mainland China that gathered in Foshan. In ancient times, Foshan was one of the "four great gatherings" known throughout the country, collecting businessmen and goods from all over the country. Naturally, Foshan was also an ideal place for foreigners to choose and buy Chinese mainland goods.

第一次来到录音棚录音

就分析与评估方法来讲,“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跟“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一样,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则。所谓“由此及彼”,就是由这一现象联系到那一现象。意思是,分析事物不能孤立地看一种现象,而应把复杂事物联系起来进行全面考察,层层深入。所谓“由表及里”,即认识由浅入深,由了解事物的表面现象到了解事物的本质。“由此及彼”与“由表及里”是紧密关联、互为基础、不可或缺的两个环节或两个方面。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就指出:“和形而上学的宇宙观相反,唯物辩证法的宇宙观主张从事物的内部、从一事物对他事物的关系去研究事物的发展,即把事物的发展看做是事物内部的必然的自己的运动,而每一事物的运动都和它的周围其他事物互相联系著和互相影响著。”强调通过认真地调查与注重研究,准确地揭示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把零散的信息系统化,把粗浅的认识深刻化,抓住关键、找到规律、看到本质。

图片 8

图片 9

我注意到,美国国防部的净评估定义强调其目的是“确认与识别需要高层防务官员注意的问题和机遇”,达此目的他们就必须“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研究。我感到,从某种意义和程度上讲,净评估的基本原则其实就是对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的某些部分,如“全局观”、“重心与关键论”、“动态发展说”、“决策周期论”、“战争规律与战略指导规律论”等所作的解读。结合这篇著作来讲,就是对“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这8个字的展开。

据史料记载,清雍正年间,广东的外国商船80%以上是来买佛山铁锅的,一船所装铁锅甚至达到两万斤,近则东南亚,远则北美洲,到处都有佛山铁锅的踪迹。彩阳大街所处的佛山镇南部,正是铸造业和炒炼业集中的区域,在这里出现一条“洋人街”,显然和铁制品的对外贸易有紧密的联系。

简单说来,原则一“广域比较”,就是由此一领域到彼一领域,由局部到整体、由整体到局部;原则二“关注态势”,就是由此状态到彼状态、由过去到现在、由现在到未来、由已知到未知;原则三“结合场景”,就是由此条件到彼条件、由此结果到彼结果、由特殊到一般、由一般到特殊(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原则四“确认效能”,就是由输出到输入、由短暂到长远、由此阶段到彼阶段、由此项目到彼项目、由此效能到彼效能;原则五“解析效率”,就是由此方式到彼方式、由此损益到彼损益、由此费用到彼费用;原则六“考察多方”,就是由现实对手到潜在对手、由此方到彼方、由自我到盟友、由我方到敌方、由敌人到敌人的敌人、由双边到多边、由此平衡到彼平衡;原则七“突出诊断”,就是由感性到理性、由现象到本质、由问题到机遇、由趋势到原因、由原因到原因背后的原因。

According to historical records, more than 80% of Guangdong's foreign merchant ships came to buy Foshan iron pots during the Qing Dynasty, and even 10,000 kilograms of iron pots were installed in one ship, which were sold to Southeast Asia or North America, making traces of Foshan iron pots everywhere. Caiyang Street located in the south of Foshan was the center of foundry and refining industry. The appearance of a "Foreign Street" there indicated a close relation to the foreign trade of iron products.

父亲盛雪悄悄为9岁的儿子筹备着一台独奏音乐会。这时,武汉人民广播电台慕名前来邀请盛中国去电台录音,做一小时的音乐节目向全国听众播放,武汉电台的音乐编辑陈一萍担任录音制作。这次盛中国演奏了《亨德尔第四奏鸣曲》、舒伯特的《霍拉舞曲》《圣母颂》《回旋曲》《莫扎特第五协奏曲》。

全面地说,这些原则就是美国人基于对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以及《实践论》和《矛盾论》等光辉著作的学习理解,并结合现代技术发展,从中抽取出来的几条规则。这种做法虽然限缩了原著的思想内涵,但是它通过某种意义和程度上的结构(框架)化、指标化、规范化和美国化(通俗化)等工程化处理,也使得美国一般的评估者能够更容易理解、把握和运用。应该说,经过七十多年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美国人已经成功地把它融入到西方国家安全和军事的话语体系,或者说据此建成了一套共同的战略语言。

图片 10

广播节目在全国播出之后,少年盛中国的名字在乐坛一炮唱响。有专家评说:一个9岁的儿童能使整个演奏进入和谐而又层次分明的理想境界,达到一种无声的愉悦程度,在全国亦可称得上是首屈一指了。盛中国很快被幸运地选进了中央音乐学院少年班,随后到达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学院深造。在这里,盛中国拜世界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列昂尼德·柯岗为师。在苏联留学的生涯里,盛中国的小提琴演奏水平日渐提高,国内报刊称他是可以写入当代音乐史册的中国小提琴演奏艺术家,国外权威人士也赞称他为“杰出的音乐表演大师”,是最迷人的小提琴演奏家,是中国的“梅纽因”。

3.“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就是净评估的核心实质。我理解,研究 “双方的对比”,主要是作静态的比对,找出双方力量上(数、质量及结构等)的差异化或平衡与不对称。当然,双方的这种平衡与不对称也要在动态中考察。研究“相互的关系”,主要是作动态的衡量,着力分析双方行为模式(理论准则及运用等)的差异,研究双方相互作用的方法和形式、状态和趋势、以及可能的结果。二者加在一起,就是既作静态的比对、又作动态的衡量,既作定性的比较、又作定量的比较,既要比较差异、又要权衡差异可能产生的作用和影响。再看净评估,它无外乎也是采用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方法,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通过比较国家及其盟国与其潜在竞争对手在与军事平衡紧密相关的各领域的综合态势,对国家所处的安全环境进行全面性的、最终性的和描述性的分析评估,并在此基础上预测未来军事竞争的发展趋势,协助政府和军队高层拟定相应战略规划。

做“卖”的情况也有两种。其一,卖生产原料。佛山的手工业技术很发达,生产原料却很匮乏,需从外输入,相当一部分就来自国外。其二,利用佛山的商业平台,向内地商人推销洋货。

9岁时的录音

重读《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等经典著作,我更加深切地感到,毛泽东对孙武的“知彼知己”是倍加推崇的,而“知彼知己”恰恰就是美国净评估的“基因”。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易评估:重读毛润之文章《中夏族民共和国革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