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为何逼死自己的陆军元帅隆美尔?

此后,隆美尔和希特勒之间就再没有亲密的接触了。

在革命年代毛泽东曾经发展出“弱者的博弈方略”:“弱势博弈者必须在组织和管理方式上胜过对手,有形实力不足要以更高的无形力量的优势来弥补。最终目的当然是要实现有形实力和无形实力的乘积大于国民党军,这才是共产党战胜强敌的关键所在。其实孙子说‘上下同欲则胜’就是要由无形实力决定胜负这样一种思想。而无形实力的提升就的依靠发展‘官兵一致’的‘上下同欲’程度。”这就与美国决策层的看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冷战时代美国长期把欧洲看作是战争重点,但是却把大量的军事力量投放在中国周边国家打了两场局部战争,这个事实本身是有理论意义的:美国决策者能够看到有形实力但是盲视无形实力。毛泽东1965年用幽默的语调,向斯诺描述两种看问题方式之间的“不可通约性”:“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各国反动派不赞成我,包括蒋介石不赞成我。他不赞成我,我也不赞成他。这就要发生争论,有时要写文章,有时要动武。”在毛泽东看来,通过无形实力的巨大提升有可能抵消有形实力不足的劣势,认定“敌人大炮比我们多,但士气低,是铁多气少。”而在美国那种更为正规的看世界图示中间,以“铁”为主要原料的军事装备和技术——有形实力——则是决定一切的,所以,柏林墙事件中间,美国军队在遇到苏联的坦克集群时,能够恰当地约束自己避免热战爆发——这是美国人看得见摸得着的有形实力,也是美国人按照自己的经验不会出现重大误判的场合,所以,双方的威慑信用都能够为对方所理解和接受,从而避免了最终把威慑付诸实施的高成本。由于中国经济和技术方面的劣势难于逆转,所以,中国的威慑信用要生效,就需要把毛泽东所重视的无形实力标准强行“输灌”给美国决策层。

英国议会议员发言的先后次序、时间长短和发言内容都有严格规定,违者议长有权警告,若不听劝阻,将会受到惩罚,赶出会场。

1944年10月14日,纳粹德国陆军元帅隆美尔被希特勒以叛国罪下令处死于乌尔姆附近的赫林根。由于隆美尔在北非战役中的辉煌战绩,曾经给德国带来过巨大荣誉,他被告知可以选择服毒自杀,并在柏林给予国葬。隆美尔接受了,这样他的家庭将免受牵连,也不会继续深究和他以前共事过的人员。那么隆美尔确实是谋害希特勒的成员吗?

“立足于打,是为了争取不打”:抗美援朝背后的威慑逻辑

英国议会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议会制度了,它创建于13世纪,迄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被称为“议会之母”。 英国议会议事十分讲究时间和程序规则,任何违反规则的行为都是不允许的。议会下院规定,每年开会时间必须有36周,周一到周五为法定时间,这开会时间之长,也算是世界之最了。

这时,隆美尔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他面对希特勒的强压大声说:“元首,我必须坦率地承认,不提到德国的前途我是不离开这里的!”

在威慑信用的建设与接受过程中间,意味着在有形实力标准之外,是否考虑无形实力标准,这对于低成本维护世界和平而言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事项。而且,还必须要美国这个极其傲慢的黑帮老大领会了无形实力的作用之后,低成本建设起来的威慑信用才会有效。支付完抗美援朝战争的抵抗成本之后,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彭德怀在总结朝鲜战争对世界格局的影响时,正是这么说的:“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今天的任何帝国主义的侵略都是可以依靠人民的力量击败的。” 中国与朝鲜、越南人民在两场局部战争中间所付出的牺牲,确实开创了国际关系和世界和平方面的新局面。从全球竞争中间的军事力量对比看,威慑信用的有效性,意味着以美国为首的列强政府决策人部分地把握到无形实力的作用,这才会在他们的认知和评估中间部分破除对有形实力迷信。等到越南战争结束之后,这种对无形实力的认识才初步建立起来,一位美国学者指出:“越南战争表明,有史以来最为昂贵、技术上最为先进、最具有毁灭性的军事机器也无力征服地球上最贫穷的民族之一的意志。”

2014年,英国女王在议会发表演讲,一侍童体力不支险些晕倒。查尔斯王子和妻子卡米拉担心侍童的身体状况。图片来自国际在线

盟军攻入法国后,隆美尔曾经设想过除掉希特勒以实现和平,“然后我就开放西线”。慕尼黑着名的记录片制片人莫里斯·菲利普·雷米在为其着作《隆美尔的神话》查找档案时,发现了长期保存在民主德国档案馆中的材料。这些材料证明,隆美尔当时确实很接近反抗,比现在众所周知的还要接近。

”除了理论欠缺之外,更为关键的是缺乏最起码的竞争意识以及对无形实力的认识,而在这样的狭隘视野里就不可能找到弱势博弈者的竞争方略,结果这个缺乏“答案”的困境又反过来强化了一种取消“问题”的意愿——在国家关系上没有竞争只有“双赢”。

演讲的地点为什么会选在皇家画廊厅,是有讲究的。↓↓↓

当非洲军团在突尼斯投降后,希特勒将隆美尔召回讨论当前形势。隆美尔告诉希特勒说他觉得战争不可能胜利了,并认为德国应争取“有条件的投降”。这再一次激怒了希特勒,他脸色铁青,大声叫喊:“记住,谁都别想跟我讲和平!”

责任编辑:沙枣花

你看卡梅伦首相在北大的演讲台上这么光彩照人,他在议会接受质询时可远远没有这么轻松。他曾经说过,“每周三举行的首相质询是每周最令人头疼的事,因为你坐在那,会想天啊,他们又会问什么问题。” 首相质询有古老的历史渊源,几乎是和首相这个职务同时诞生,按照法律规定,英国内阁必须接受议会的监督,因此首相有责任回答议会的质询,向议会报告政府的工作。首相要在议会中接受各种对手的尖锐问题,需要有舌战群儒的功力,有时还会遭到无情的讽刺和嘘声。有时候反对派的嘘声太大,议长不得不出面维持秩序,一个劲儿喊,“让首相把话说完!”

隆美尔却坚持说:“历史要求我们先谈政治处境。”

在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世界上一切大大小小的帝国主义国家都侵略过中国,除了最后的抗日战争之外,几乎每一次侵略都是中国战败结束,战争失败不仅带来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列强在“战争胜利”后所勒索的战争赔款数量也十分惊人。除了毫无补偿的“赔款”这样一种榨取方式之外,有补偿的“鸦片贸易”也是近代史上极其引人注目的“交易”现象。

图片 1

随着盟军确立了在诺曼底的优势,隆美尔意识到西线已经失败了,他现在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停止战争以使盟军穿越德国并在红军之前抵达欧洲的中心。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苏军对德国的占领。由于这个原因,他至少两次劝说希特勒接受他的意见,西线停止抵抗,但是只要稍微提及和平的请求,希特勒就大发雷霆。

毛泽东强调弱国可以战胜强国的侵略,前提是弱国要能够在无形实力方面取得超越强国的成绩,这是劣势竞争方略的关键。在今天中国的主流学界,国际关系研究中间充斥着各种缺乏美国实力地位作为基础,却要强行抄袭美国竞争方略的“白痴言论”。有学者总结,中国主流学术界中间“美国国际关系理论仍然占据最大比重,中国的国际关系理论仍然没有形成体系。”“原创性理论的缺失是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研究的最明显问题。”除了理论欠缺之外,更为关键的是缺乏最起码的竞争意识以及对无形实力的认识,而在这样的狭隘视野里就不可能找到弱势博弈者的竞争方略,结果这个缺乏“答案”的困境又反过来强化了一种取消“问题”的意愿——在国家关系上没有竞争只有“双赢”。

麦大粒竞选主页上的肖像

责任编辑:沙枣花

毛泽东1965年对斯诺说:“中国这个地方,美国军队来可以,不来也可以。来了没有什么很大的搞头,我们不会让美国军队得到好处。因为这点,也许他们就不来了。”为了让美军来了没有很大的搞头,战争准备的设想还必须贯彻到经济建设的方针中间去,在1965年的一次谈话中间,他说:“世界的事情总是那样,你准备不好,敌人就来了;准备好了,敌人反而不敢来。”他立足于打,是为了争取不打。这种思路其实就是国际关系中间的“威慑”思路。

皇家警卫检查议会大厦 图片来自微博“@英国那些事儿”

隆美尔是希特勒赏识的部下,他虽然尊敬元首,但也有着自己的性格特征。在阿拉曼战役中他曾数次违抗命令,甚至当面顶撞希特勒。

毛泽东曾经用很通俗的民间谚语表述了谢林用博弈论叙述的那个思想“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还有一句民间谚语“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用以转喻国家竞争关系也很贴切。以毛泽东建立威慑信用的“大算盘”而言,美军的全部优势得到展现并最终挫败其战略企图是很重要的,而战术上最合理的战争介入机会则有可能损害此一战略目标。中国志愿军从鸭绿江边上开始出击,并把拥有优势装备的美军赶回三八线,这样一场较量所建立的“威慑信用”要比在最合适的介入时机下的战争,有效程度要高许多。而且,在停战谈判中间,毛泽东从不企图“见好就收”,而是要等待美军的全部优势都有机会发挥,肯于坐下来谈和平的那个最后时刻。不贪“战术上的”小便宜,是因为对战争目标的追求不一样,毛泽东想要通过一场艰苦的战争来证明:“我们的敌人眼光短浅,他们看不到我们这种国内国际伟大团结的力量,他们看不到由外国帝国主义欺负中国人民的时代,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而永远宣告结束了。”如果能够解决那个最大的“贼”、打回那最有力的一拳,显然威慑信用的效果就就越好。由于美国军事力量为世界最强,中国打败美军所建立起来的威慑信用,就对全球任何国家都适用,就中国要建立起有效的威慑信用的目标而言,选定美国作对手其效果最为理想,而且还需要这个对手有机会发挥其全部实力。

可是密谋者们并不知道,詹姆士一世的间谍们早就获得密报了,他们在4日深夜11时许搜查大厦,发现有人正坐在那堆炸药旁边看守,于是将他逮个正着。之后从1606年开始,英国人尤其是伦敦人会在每年的11月4日午夜到11月5日午夜庆祝一番。如今,在女王离开王宫前往议会致辞前,必须有一名下议院议员留在白金汉宫,作为“人质”,以免议会谋害女王。2014年被“押”在白金汉宫的是保守党党鞭德斯蒙德•斯韦恩。

希特勒勃然大怒:“不行,今天只谈军事,别的什么也不谈!”

既然有了压迫和剥削,就必然地引导矛盾对抗的另一方出场,一方的侵略投入越大,对生命财产的损害越大,就必然带来反抗意愿的上升,从而,受压迫民众能够接受的“反抗成本上限”就越高。由于受到最野蛮的长期侵略,近代史上中国所损失的生命和财富数量极其巨大,因此,愿意对帝国主义侵略而支付更高的反抗成本的认识就不可避免地增长起来,这个认识超越了党派和政治立场的分野。既然对帝国主义不持有任何“道义幻想”并指望其自动改过,显然,制止侵略的关键就完全依托于反侵略力量的集结和使用。只有等到反侵略力量足够强大,最终使得帝国主义政策得不偿失——侵略成本大于侵略收益的时候,侵略政策才会终止。

皇家画廊厅接待过不少重要的客人,但是能在这里发表演讲的外国元首却并不多,目前为止,有以下这么几位:

在阿拉曼战役期间,希特勒责令非洲军团“要么胜利,要么毁灭”。隆美尔中止了已经开始的撤退。但是很快,危机越来越严重,于是隆美尔违抗了希特勒的命令,再次指挥他的部队撤退,直至遁入突尼斯山区。隆美尔还曾试图将非洲军团撤回到意大利,希特勒理所当然地拒绝了。

对于列强而言,每一次侵略战争除了“劳师以袭远”的风险之外,都需要投入相当数量的人力物力消耗,付出这些“侵略成本”都需要有可以期待的“收益”。保罗·巴兰在比较了印度和日本在殖民化时期的差别待遇之后指出:因为日本地狭民贫,没有多少可供列强榨取的经济资源,也不能提供产品销售市场,所以,列强也就相应降低其愿意承担的“侵略成本”数量,这是日本轻易挣脱殖民化链条的关键;而印度则由于其富足而受到英帝国系统而长期的掠夺。如果拿中国与印度相比,中国1820年GDP数量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可榨取的经济剩余数量就更为可观,所以列强“经营中国”的意愿格外强烈,投入的“侵略成本”就格外高,在这里可以看到两次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战争以及后来的日本侵略战争的动力所在。中国可资榨取的经济剩余数量很大,同时却没有足够的反抗能力。

图片 2

很显然,隆美尔并不相信他的报告会让希特勒改变主意,他之所以写下并散发这些备忘录有可能是为了在战后证明他在当时那种灾难性的形势下并没有保持沉默。

抗美援朝的震慑经验:以无形实力补足有形实力

2010年,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北大演讲时曾说,“每周三我都要到下院接受质询,每次我都被骂得一脸口水回来。”

图片 3

从竞争到“双赢”:后革命时代的国际关系观

责任编辑:旺旺

1944年7月初,隆美尔就当时的形势写了一份备忘录并交给了希特勒。7月15日,他又写了另一份报告,其中有这样一段阐述:“这场不对等的战斗正在接近尾声,我认为应当从当前形势中得出必要的结论。作为B集团军司令,我不得不清楚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对于一个长期受到侵略战争威胁的国度而言,达成安全目标的关键在于建立起自身的“威慑信用”——这对于侵略者而言,则意味着要让其在战争和冲突现实中间领略到:付出侵略中国的成本远高于可预期的收益。在中国正式派遣志愿军入朝之前,周总理曾经通过公开和秘密渠道两次警告美国不要过三八线,但未能生效。第一次是毛泽东决定,周恩来于九月三十日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第二次则是十月三日凌晨周恩来透过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对美国当局提出强烈警告:“美国军队正企图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美国军队果真如此做的话,我们不能坐视不顾,我们要管。”这两次威慑都未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关键乃在于美国的决策人并不认为中国有妨碍其实现侵略目标的可能。因为周总理传达出来的威慑,在美国决策人眼里并不“可信”,剩下来的唯一选择就是把“威胁”付诸实施,这个成本当然就很高了。

图片 4

在一次军事会议上,隆美尔第一个站起来,他说:“我的元首,我想代表德国人民向你阐述西线的严重局势,首先我想谈谈政治局势……”

今年的10月25日将是抗美援朝65周年纪念日。65年前,为了打败美帝国主义的挑衅,支援朝鲜人民的社会主义建设,保卫新中国的国家安全,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本文分析了抗美援朝战争背后新中国应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威慑逻辑。抗美援朝的胜利说明,威慑逻辑的关键在于中国人民的强大组织和对美帝国主义强烈的竞争意志,从而以无形实力扭转了有形实力的劣势,树立了新中国自己的国际关系观。但在后革命时代,中共放弃了毛时代关于当今世界是“战争与革命的时代”的马列主义论断,转而在“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寻求“共赢”。这反映了革命时代的结束,体现了革命党转化为执政党时期的世界观转变,也导致当今中国的国际关系研究视野狭隘视野,再也找不到弱势博弈者的竞争方略。

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英国政府在议会的允许下,面对中国,送出的都是坚船利炮,对中国发动过多次战争:

没等隆美尔说完,希特勒打断他的话:“元帅,请谈军事形势。”

毛泽东后来对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期后果,做了一个简单评估:“推迟了帝国主义新的侵华战争,推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正是因为有了抗美援朝的胜利,毛泽东预计“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中国人民有这么一条:和平是赞成的,战争也不怕,两样都可以干。……如果美帝国主义要再打,我们就跟它再打下去。”正是从威慑信用的长期效果出发,付出的成本才是可以接受的:“抗美援朝战争用的钱也不十分多。打了这几年,用了还不到一年的工商业税。”威慑信用的有效性与自信心提升是一致的,1965年年底针对美国扩大侵越战争的事实,外交部长陈毅竟然发表谈话说:“我们等候美帝国主义打进来,已经等了十六年。我的头发都等白了。”

“议会人质”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希特勒为何逼死自己的陆军元帅隆美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