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郑交恶:周王室权威落尽以子质于诸侯

图片 1

这样的周赧王在各国之间的号召力自然也减弱了。他曾经号召过一些国家来共同讨伐秦国,但是最后来的盟军却不多,这也导致了后来出现的周赧王“债台高筑”之事。如此落魄的天子恐怕也是历史上少见的吧。

公元前1066年二月底,姜太公与周武王率军伐纣攻入朝歌,商军战败,血流飘杵。武王斩纣头,杀妲己,报了囚父之恨。战争结束后,周武王宣布周朝建立,准备将商地分封,可是他又一转念,周本是商王朝的一个西方属国,如今取代了纣王的统治地位,殷商遗民会不会服周的统治呢?于是周武王马上召集师尚父姜太公,召公和周公商议这些问题,姜子牙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及其处境,他说:“殷商的顽固分子及敌视西周的大臣,立即处死,不能姑息养奸,留下后患。”周公不同意姜太公的看法,他说:“对于殷商的大臣,应加以区别,罪大恶极,民愤极大的杀;无罪者不杀,还应利用。”最后,周公提出了分化利用的主张,他说:“既要进行武力监视,又要施以笼络才是。”周武王听了频频点头。最后采纳了周公的建议,决定由殷纣王的儿子武庚来统治殷商的余民。

按照周朝的军制,一万二千五百人为一军。周天子有六军,大的诸侯国有三军,中等诸侯国有二军,小诸侯国则只有一军。对于各诸侯国武装力量的规模,在制度上有明确的规定,以此保证王室相对于诸侯的军事优势。

周赧王逝世后,东、西周公把持国权,秦国轻易收取了九鼎以及其它珍宝,后来西周、东周相继被灭,历时八百年的周王朝祭祀断绝,走向终结。因此,周赧王实际上是周王朝的最后一位君主。周赧王姬延是周王朝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后来周王朝被秦国所灭,他也就成为了这个朝代的最后一位君主。公元前256年,周赧王郁愤而终。他死后的墓位于枫香岗乡的丁家溶村。其墓地所在的山被称为周赧王山,古树茂盛,松柏挺拔,草木葱茏,山顶上更因有着名的周先祖陵而得名。

周武王命令整修了商纣宫殿,让武庚居纣宫,继续统治商民。姜太公考虑到武庚受纣王的影响,是不会脱胎换骨,立地成佛的。于是建议周武王要对武庚严加防范,在朝歌周围没邶卫三国,周武王将自己的弟弟康叔封镇这三国,来监视武庚。周武王又封了姜太公为齐国国君。再说姜太公被封于齐国,但他仍心系西周,他觉得让武庚再来掌权,是一大隐患,一旦气候适应,他就会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复辟殷商王朝,时常都不要放松对武庚的警惕。果然,不出姜太公所料,当周武王罢兵西去不久,武庚竟然居纣宫续殷祀。然后又带领尚臣来到鹿台,玉门祭祀父亲在天之灵,同时他又收拢殷商遗民之心,暗地联络东夷方国部落,磨刀霍霍,十分嚣张。消息由姜太公传到镐京。恰在这时,也就是周王朝建立第二年,周武王去世了,年幼的成王还管理不好国家大事。周武王之弟周公旦便代摄国家大事。

如果犬戎之乱之前,周王室至少看起来仍有那么强大的话,犬戎之乱之后,周平王依靠了秦、郑、晋等诸侯之力才将都城从镐京迁到雒邑,实力就明显下降了。王室丧失了旧关中平原地区广阔而富饶的土地不说,东迁之初拥有的方圆约六百里的王畿,也随着赏赐、分封和被外敌侵夺,逐渐缩减至方圆约两百里左右。以这样狭窄的土地上的产出,难以维持满员的六军。

周赧王的权势虽然受到限制,但他也曾为了周王朝的生存做出过一些努力,不过大多都没有成功罢了。公元前256年,周赧王在又一次联合诸侯相攻打秦国失败后,周王朝的末日也逐渐来临。周赧王向秦国献上了土地和人口之后,才得以回到西周,并在同一年就郁愤而终了。

图片 2

武公死后,庄公继承了郑国的君位,同时也继承了他在周王室的职务,成为了周天子的卿士。

周赧王的这个天子之位当得实在是没意思极了,甚至过得还不如一个普通的诸侯。他在位59年,但对周王朝产生的影响却少之又少。周赧王时期,王权削弱,他手下所统治的地盘和人口都很少,又被分为了“东周国”和“西周国”,且东周公和西周公各自为政,可以说周赧王手中握有的权势愈加微弱,连他自己也不得不依附“西周”而生存。

对此,管叔,蔡叔,等大臣极为不满,散布流言蜚语,说周公打算谋害成王篡位,企图起兵造反。因此朝内大臣勾结起来,联合东夷中的徐、奄、薄姑、熊、盈等方国部落,发动了大规模的叛周复殷战争,声势之大,使周的西土出现了骚动和不安。为了尽快平息这场暴乱,周公和召公彻夜难眠,积极部署作战计划,最后在姜子牙的倡议下,由周公以成王之命率军东征。姜太公亲临现场辅助周公,再一次返回牧野,杀向朝歌。早有准备的武庚,亲自带殷商努奴隶主贵族疯狂反扑,负愚顽抗。但终因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失掉军心的武庚,终究不能唤起将士的斗志,因而军心不齐,不战而溃,全部瓦解。武庚、管叔被处死,蔡叔被流放,霍叔遭贬斥。周公将这次叛乱平息后,以成王之命封康叔为卫君,建都朝歌。

“那就更该将他撤掉,另找有德之人担任这一要职。”周平王说。

周赧王姬延是东周的第25位君主,他的祖父是周显王,在位四十八年,而他的父亲周慎靓王仅仅在位六年就去世了。之后周赧王继位,他也由此成为了周王朝历史上的最后一位天子。

在周朝强盛的年代,各诸侯国基本能够按照规定朝觐与进贡;但在周平王东迁之后,王室衰微,王畿面积大大缩水,王室的经济越来越拮据、越来越依赖于诸侯的进贡,诸侯们反而将自己的义务抛到了爪哇国,进贡的周期越来越长,进贡的物品越来越少,有的甚至根本不来进贡。

图片 3

毫无疑问,周公旦是周朝卿士政治的一座丰碑,周平王不能强求郑庄公也像周公旦那样勤于王事,也不能要求郑庄公像他的祖父郑桓公那样以死报国。他的要求很简单,郑庄公身为王室的卿士,郑国又离王室最近,好歹按时到雒邑来点个卯,在表面上维护一下王室的尊严。

但是实际上,周赧王的墓与他生前所过的生活一样,都是极不平顺的。史料中,对于周赧王死后到底葬于何地其实是语焉不详的,这也导致后世流传了关于赧王之墓的好几个版本,有说葬在张家界永定区的,也有说在庆阳古城的,但是真相究竟在哪里,我们不得而知。不过,被后世人广为承认的还是“周赧王归葬大庸”这一说法。大庸在现今的张家界境内,丁家溶村也是大庸县内的。早在1200多年以前,诗人王维就曾来到古庸城旧地,写下了一首绝句《赧王墓》,说明那时候已经有人认可了周赧王是被葬于此地的。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周郑交恶:周王室权威落尽以子质于诸侯

相关阅读